希彤小说>仙侠武侠>我在大虞当杀手那些年>第4章 百花谷诚邀遭拒

“不知马三娘可在?”

那自称雏菊的姑娘,勒马停在客栈院外,扫了眼院中的狼藉,旋即视线往客栈里望去。

此时,

刘茂林已是被裴礼的杀人如麻给吓傻了。

剑都没出鞘,随便挥几下就有剑气杀人是什么鬼?

这种武道强者,是他一个只懂些军中拳脚的小角色配遇上吗?

正当他不知所措之时,百花谷雏菊出现了。

“女侠!”

刘茂林匆忙下马,由于太过紧张直接摔在了地上。

他顾不得疼痛,一瘸一拐地跑了过去,“这位女侠,你们大谷主近来可好啊?”

雏菊坐于马背上,略微低头,“你识得我百花谷大谷主?”

“识得识得!”

刘茂林激动道:“在十年前,我有幸见过一次海棠仙子,那时候我们还相谈甚欢。”

闻言,

雏菊蹙了蹙眉。

十年前都还没有百花谷,这人所说之话,她根本判断不了真假。

她冷声道:“你若真与大谷主有旧,大可去百花谷寻她,若是无事,还请退开一些。”

“女侠,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叫刘茂林,我还请你们大谷主吃过饭呢。”

雏菊微愣,“你说你叫什么?”

“刘茂林!”

“你就是刘茂林。”

“你听说过我的故事?”

“呵。”

雏菊点点头,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神情。

“雏菊姑娘,能不能看在你们大谷主的面子上,帮我杀个人?”

说罢,

刘茂林一指院中的裴礼,“这死瞎子杀了我狮威山五十来号兄弟,还请……”

“噗!”

长剑刺破血肉的声音。

刘茂林的话音戛然而止,缓缓低头,一把锋利的剑尖从身后穿透了出来,其上鲜血不断滴落。

随着长剑缓缓抽出,刘茂林倒在了地上,胸口鲜血汹涌,最后只看到雏菊掏出手帕擦拭长剑上鲜血的一幕。

他到死都不明白,雏菊怎么会突然对他出手。

“脏了本姑娘的剑。”

雏菊眼中闪过一抹厌恶,旋即长剑插入马背上的剑鞘内。

她作为三谷主侍女,自然知道一些旁人不得而知的秘闻。

十年前的海棠谷主曾有一次险些被倭寇抓走,幸有镇东军中的一名小将搭救。

而在营中治伤时,一个送饭的士卒竟是想轻薄她。

那个色欲熏心的士卒,就叫做刘茂林。

这家伙居然还有脸自报家门,还说请海棠谷主吃过饭?

是怎么敢的?

这边,

裴礼见刘茂林已死,也就没了待下去的必要,转身就往客栈里走。

“裴哥哥,她的剑好快!”

路过秦水莲身旁时,其忍不住的感叹。

“此为无情剑道,你不可学。”

秦水莲下意识问道:“为什么?”

“于剑道而言,此路不通。”

裴礼说道:“你学了便是舍本逐末。”

“哦。”

秦水莲深信不疑的点头,心中直接将这无情剑道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两人的谈话并未刻意掩饰,雏菊听的真切。

她很是诧异的盯着裴礼的背影,一直到两人进入客栈,都还迟迟无法收回视线。

“啧啧啧。”

柜台处,老板娘玉臂环胸,挤的胸脯海拔又高出不少,念叨道:“屋子里的血还没来得及洗,院子里又脏了。”

裴礼给了秦水莲一个眼神,后者从包袱里取出五十两银子放在桌上。

老板娘不客气的将银子拿走,调笑道:“你这瞎子还挺大方嘛,难怪能勾搭出小姑娘陪你行走江湖。”

“我…我不是……”

秦水莲羞涩的低下头,俏脸飞上一抹红霞。

她悄悄看了眼裴礼,可后者一点反应也没有。

这时,

那雏菊已经走了进来,视线一直在自饮自酌的裴礼身上。

“这位姑娘可是住店啊?”

老板娘笑盈盈的问道。

雏菊看向老板娘,抱拳道:“敢问阁下可是江湖人称,榕树底下一丈红的马三娘?”

“你找她有事?”

老板娘并未否认,直接坐到了柜台处,掏出一把瓜子嗑了起来。

雏菊刚欲直言,倏地瞥了眼一旁的裴礼两人。

“能否借一步说话?”

“没那个必要。”

老板娘说道:“这位雏菊姑娘,我大致知道你来的目的,不过你还是回去吧,我哪也不去。”

“姐姐不如再考虑考虑。”

雏菊劝道:“如今世道越来越乱,姐姐势单力薄,短时间或许无甚要紧,可长此以往,焉能自保?”

老板娘说道:“这就不劳你费心了,百花谷我是不会去的。”

闻言,雏菊眉头愈发紧了,还想再劝说一番,可马三娘一副态度坚决的模样。

雏菊叹息一声,“我家三谷主会在披星城逗留半月,若是姐姐改变主意,可以来清风客栈找我们。”

老板娘笑了笑,算是回应。

雏菊转身便要离开,老板娘还象征性的挽留一下。

随着一声骏马嘶鸣,雏菊一人一骑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中。

“裴哥哥,百花谷是什么地方?”

秦水莲一脸好奇。

裴礼正欲说话,老板娘却是插了一嘴,“一个近些年才新冒头的江湖势力,而且,里面只收留女子。”

秦水莲不解道:“为什么只收留女子?”

“因为三位谷主都是女子呀。”

马三娘妩媚一笑,补充道:“据说这三个女子都被男人伤害过,所以只收留被伤过的女子。”

闻言,

秦水莲不说话了,只盯着马三娘,眼神有了变化。

马三娘莞尔一笑,拍了拍秦水莲的小脑袋,“小丫头,你很聪明。不过你猜错了,我没有被男人伤害。”

说完,她似是担心秦水莲不相信,又道:“我男人只是还没回来而已。”

“他去哪了?”

“不知道。”

“你在这等他很久了吗?”

“不算很久,也就十二年。”

“十二年都没回来,那……”

“那我就再等他十二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