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仙侠武侠>综武挂机合神功,女主们都惊呆>第237章 我就是来看热闹的!

夜幕降临,中间最大营帐内,耶律家三人秉烛夜谈。

突然,嗖!

一道黑影急掠而入。

“谁?”耶律齐倏地起身,挡身家人面前。

“耶律公子,别来无恙。”完颜萍从黑暗中走出。

“完颜姑娘……”

耶律齐默然。

身后耶律燕忍不住喝道:

“完颜萍,你三番四次行刺我爹,我二哥都好生放你离去,你怎好意思又来?”

“家仇国恨,岂是说放就放?”完颜萍轻叹口气,接着向耶律齐抱拳道,“我只能说声,得罪了。”

“无妨。上次你落魄离开,我还多有担忧。现如今,见你平安无恙精神尚佳,倒是让我心中宽慰不少。”耶律齐淡然笑道。

“……”完颜萍沉默一秒,望向他冷然说道,“当日,我们曾有过约定,可还算数?”

“当然,男子汉大丈夫,一诺千金。我答应过的事儿,向来说话算话……”耶律齐爽声笑道。

听到此话,耶律燕忍不住上前打断:

“二哥!当日你是担心她轻生,为救她才说出那番话,岂可轻易作数?”

“说了便是说了……”耶律齐说完,望向完颜萍叹口气道,“当真要动手?”

“是!”完颜萍一脸坚定。

“好!就如上次我们所说,若你能逼我使出左手,便当场引颈自戮,绝无半点怨言。”

耶律齐一脸正色,令现场众人无不脸显敬意。

……

正此时……噗!

一道极其轻微的嗤笑声响起。

声音极轻,若有若无。

若不是帐内一片寂静,差点儿都没听到。

耶律齐等人微微一怔,忙循声望去……什么也没看到。几人相视一眼面露狐疑,仿佛怀疑是不是错觉。

只有完颜萍表情较为奇怪,眼神发痴,全是柔光。愣了两秒后嘴角微扬,望向耶律齐时一双丹凤眼已是灼灼发光:

“不必如此!若是我能击败你,那便不要再阻我报仇。若是不能,以后,我也永远不会再出现。”

“这……请姑娘进招。”

耶律齐脸显无奈,摇头叹气。

完颜萍也不废话。

唰!

寒芒一闪,一柄柳叶般的弯刀,划出一条诡异弧线,骤然袭出。

“咦!?”

耶律齐面色微变。

显然,这一招的诡谲,让他有些错愕难当。

不过,他也并未被吓到。表情虽意外,手中却没停。右手倏地长伸而出,刹那间攻入刀光之中。

同时手指疾伸,向着刀刃而去。显然要以全真绝技空手夺白刃,抢夺完颜萍弯刀。

然而,现实情况,却令耶律齐大为错愕。

就在他手指快要夹住刀刃之时……

嗖!

刀芒如同灵蛇,倏地缩回寸许,堪堪避开他的手指。紧接着,仿佛弹簧积蓄力量,唰得弹出,疾如闪电,直向耶律齐手指“咬”来。

啊!

耶律齐惊呼一声。

右手仓惶避开。

同时,身后微微后撤,显然想要拉开一些距离,重新寻找良机。

然而,现实并不遂他愿。

唰唰!柳叶刀划过一道道寒光,紧随其后绵绵不绝而来。

说也奇怪,眼前虽是重重刀光,却诡谲异常,全无刀法轨迹。

若是无迹可寻,又如何去夺刃?

所以,耶律齐只能施展身法,全力避之,同时间隙之间予以还击。

此时,他脸上的惊愕之色,已是越来越浓。

……

见此一幕,耶律燕早已目瞪口呆。

忍不住惊呼出声:

“怎会这样!?”

“怎么?”身旁耶律楚材眉头微蹙。

“多日未见,完颜萍的刀法,怎会如此厉害?还好是二哥出手,要是我,肯定早已败于她刀下。”耶律燕一脸惊愕,喃喃自语。

“……”耶律楚材眉头皱起。

“怎么可能!!二哥他,功夫高深,同龄之中少有人敌。之前与完颜萍相斗,未施全力便可轻易夺其兵刃。没想到,这次,竟然被逼到如此地步……”

耶律燕越看越是惊骇。

耶律楚材越听,脸上担忧之色越浓。

……

片刻间,场上两人已斗数招。

耶律齐身形纷飞,脸上表情越来越凝重。完颜萍面不改色,手中弯刀却愈加诡异莫名。

此消彼长之下,很快,现场局面出现变化……

耶律齐一个闪身避开刀光,仿佛有些不耐。右手倏地化拳,暗含空明之意,突向完颜萍手腕轰去。

这一击,高深奥秘,令人防不胜防。

完颜萍显然无法躲开……

见此一幕,耶律燕眼神骤亮,脱口而出:

“空明拳!”

紧接着,整个人双眼圆睁,嘴巴微张,露出一脸见鬼般的表情:

“怎么可能??”

无怪乎她惊讶。

刚才,就在耶律齐一拳击中完颜萍手腕时,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

完颜萍被击中之处,竟然如柳絮般弯折,如轻羽般轻轻一荡……无处着力,令耶律齐的一拳,瞬间化为乌有。

耶律燕被惊失态。场上耶律齐也是脸色唰变,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正此时,寒光一闪,柳叶刀不受影响,直向耶律齐右手斩来。

此时,他躲闪不及,无奈之下,左手唰得击出,拍向刀刃。同时,整个人急向后撤。

谁料,柳叶刀微微一颤,虽被拍中却丝毫不惧。

反而轻轻一荡,消除劲力,同时迎难而上,嗖得激射而出。

仿佛灵蛇出洞,刹那长伸出去……

嗤!

一抹血光,随着刀芒溅起,同时惊滞空中。

“二哥!”

耶律燕大惊,脱口而出。

耶律齐右手捂住左手肘部,一脸惊愕失神。

耶律楚材眉头皱起,暗叹口气。

完颜萍则横刀俏然而立,冷声说道:

“承让。”

“我输了。”耶律齐颓然呢嚅。

“既如此,还望耶律公子不要阻我。”

“不行。”

“你答应过!”完颜萍喝道。

“我只是说过,若我被逼用左手,便自刎当场,以消姑娘心中之恨。并未说过,要眼睁睁看着你杀我之父。”耶律齐说完,叹口气:

“既然技不如人,那我便兑现诺言。希望姑娘也不要出尔反尔,再伤我家人。”

话音刚落,唰!

耶律齐抽出随身短剑。

耶律燕惊呼声“二哥”,身形一闪上前阻拦。

然而,耶律齐的短剑,已横置脖颈之上。

完颜萍一怔,下意识脱口而出:

“住手!”

“……”耶律齐手持短剑,望向她淡然说道,“要我住手,除非姑娘你就此罢手。”

“这……不行……”

完颜萍脸显纠结。

见此情景,耶律燕急声喝道:

“完颜萍,你也太没良心了!我哥对你一片真心,你却还执迷不悟。早知如此,上次我就不该同意放你离去。”

“我……”完颜萍脸显痛苦,挣扎之后,突然抬头,望向无尽黑暗,“师父??”

“??”

耶律燕等人莫名其妙。

谁料,正此时,一道轻笑声自他们身后响起:

“在呢。”

“Σ(°△°|||)︴”耶律燕等人脸色唰白,猛然转头望去。

身后依旧空空如也。

只有一片虚无的黑暗。

最可怕的是,身后并没有门窗。

营帐的大门,在前方,在完颜萍身后。

若是有人,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进来的?在哪儿?

若是没人,说话声从何而来?

……

耶律楚材虽最为年长,见多识广,也不禁脸色发白。

耶律燕惊叫一声,靠紧自己哥哥。

耶律齐虽脸色同样惊骇,却强作镇静,声音微颤道:

“请问,是何方高人,可否现身一叙?”

“……”没人回答。

与此同时,完颜萍却望着耶律齐,痴痴说道:

“我该怎么办?”

“??”耶律齐莫名其妙。

正此时,却见耶律燕双眼大睁,一脸骇然大呼:

“啊!二哥,你,你背后!”

“??”

耶律齐转身,什么都没有。

正当他茫然时,一道叹息声自背后响起:

“我哪儿知道,我说过,想干嘛就干嘛,自己的事情自己决定,我就是来看热闹的。”

“Σ(°△°|||)︴”

耶律齐浑身一颤。

只觉声音,如此之近,就在自己身后响起。

倏然转身,却还是什么都没有。

突然间,他顿觉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尤其是,耶律燕和耶律楚材,还同时望着自己身后。双眼圆睁嘴巴大张,露出惊骇至极的表情,仿佛见鬼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