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仙侠武侠>给老皇帝当差,开局满级九阳神功>第11章 林荣:我到底是几把手?

镇抚司。

“这位同僚,我乃是应龙卫游击大统领林荣,刚到天都,特来报道,还请通传一声。”

林荣拱手,彬彬有礼的道。

“你就是林大人?”

门口两个小旗闻言,连忙检查了腰牌,而后其中一个躬身道,“林大人请进,卑职先领您去内堂稍坐。”

而另一个小旗,则是迅速前去通知指挥使。

曹天阙,生的极其威武,身高八尺有余,胡子浓黑,根根挺立,一看就是个钢铁猛男。

而那深邃如渊的目光,以及威严的神情,又彰显着其极深的城府。

总而言之,此人一看就是个绝对的大人物,而且还是打死都不能得罪的那种。

“启禀指挥室大人,林大统领前来报道了。”

那个小旗站在门外,恭敬的禀报。

“哦?他来了?!”

曹天阙连忙放下手中卷宗,起身大喝,“来人,快给本官更衣!”

下一刻,几个侍从连忙为他取来了官袍换上。

“再看看,本官仪容是否得体?来人呐,再为本官修剪一下胡子……”

曹天阙又道。

“曹大人,那林荣不过就是一个新晋大统领而已,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一个统领不解的问。

要知道,曹天阙除了面圣之外,可是很少穿官袍的。

而对于下属而言,能见其本人一面,就已经是得了天大的面子了,哪儿还值得曹天阙如此打扮?

“陆一刀那边早已发过消息来了,让我一定要好生照顾林荣,说林荣是他兄弟,决不能让其在天都吃亏……”

曹天阙解释。

“陆大人?”

那个统领更是不解,“可是曹大人,以前陆大人亲自前来,您也没给过这么大的面子啊,更何况还只是一个林荣……”

“你懂个蛋锤!陆一刀不是在求我办事,而是在提醒我!”

“偌大一个大武,能让陆一刀亲自写信要求关照的,总计也没几个!因此,林荣的根底,绝非看上去那么简单!”

“另外,你也不动脑子好生想想,那林荣是大统领吗?”

曹天阙撇嘴问。

“的确是大统领啊!”

这话一出,另外两个统领,也忍不住出声了。

“你们眼睛是长着出气儿的?‘游击’那么大两个字就看不见?”

曹天阙都有点想打人了。

“看见了,可那只能说明,他连个普通大统领都不如,就连明确的职权区域都没有……”

“你放屁!”

曹天阙恨铁不成钢的道,“你们想想,咱们整个应龙卫,能够不限权责区域,能够随意查察全国大案的,还有谁?!”

“额……,总,总,总指挥使?”

顿时间,几个统领全部懵逼。

如果这么说的话……,卧槽!

“随我出去迎接林大统领!”

曹天阙仔细收拾完毕后,这才快步往外走。

而此时,坐在内堂的林荣四人,茶都快喝了三杯了。

很明显,这是在给下马威啊!

不过也没办法,只能忍着。

“指挥使大人到!”

外面有人宣报。

林荣四人连忙起身。

曹天阙带人,直接走到主位上坐下,正要开口,却见林荣四人拱手,直接行了一个大礼。

“卑职林荣,胡不归,王成,刘晖,见过指挥使大人!”

林荣眼皮微微一抬,看了一眼曹天阙,不由心中赞叹。

果然不愧是威名赫赫,坐镇中央的中指挥使!

瞧瞧,这霸道,这严谨,这不苟言笑,这岿然不动的气度,简直了!

往这一坐,就是巍峨的巨岳啊!

也难怪此人的绰号,叫做一指镇世了。

除了其指法盖世之外,要是整个身体都镇下去,谁能扛得住?!

也好在有刘晖提醒,否则的话,今天自己肯定要闹个满脸灰。

而曹天阙心里,却是万千草泥马奔腾。

你瞧瞧,你自己好好瞧瞧。

身着五爪应龙袍,腰横人皇斩神剑,你丫的这行头,活脱脱的就是另一个总指挥使啊!这气魄,比本官强了何止十倍!

结果,见面二话不说,直接就行了这么大一个礼,还让人活不?

吓得本官动都不敢动啊!

现场直接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好半晌,曹天阙才尴尬的出声道,“林荣啊,快,快往前坐,来人呐,快上本官最好的茶!”

“下面的人不会办事,竟然拿这种次品招待林大人,当真是该罚!”

他不住的打哈哈,想要活跃气氛。

“卑职不敢逾规!”

林荣连忙退回末尾落座,显得极其的恭敬。

要知道,这可是天都。

就他所知,自己的官职上面,除了曹天阙之外,还有总指挥使,三个副指挥使,几个参谋副使……

反正就是还有一堆大佬就是了。

除此不论,哪怕就是同级大统领,人家也该坐在他前面。

就算人没来,自己也不能瞎占位,搞不好就得得罪人。

自己该坐哪儿,这点数,心里还是得有的。

“逾规?”

曹天阙不解的眨了眨眼睛,随后立刻便明白了林荣的意思。

“林大统领多虑了,你当坐本官左手第一位,这本就是规矩啊!”

曹天阙笑着起身,将他扶到了相应的位置上。

“纳尼?”

林荣直接人都傻了。

二把手?

这情况有点不对啊,他连忙道,“副指挥室大人的位置,卑职岂敢……”

“大武六十四州,我们镇抚司就统领十八州,地域何其广袤,他们都在外忙公务,在外面也有自己的镇抚司,没事根本不回来,所以这里没他们的位置。”

曹天阙解释。

“那参谋副使……”

“他们是辅职,没什么话语权,所以一般不入正堂,不必理会……”

曹天阙摆了摆手道。

“可卑职还有同级同僚,如此……”

“同级同僚?”

曹天阙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林大统领果真幽默,大统领可不是大白菜,一州才有一个,这中镇抚司虽然坐镇天都,但已经有指挥使了,哪儿还会安排大统领这等主官?本官之下,就算是大宗师,最大的官职,也就只是统领而已,当然了,林兄弟你除外!”

胡不归三人,直接听的是冷汗涔涔。

好家伙,当真是好家伙!

林大人一过来,单论官职,直接就是镇抚司的二把手了啊!

林荣也被搞懵了。

这游击大统领,好像即便是放在天都,腕儿也不小啊!

“多谢大人解惑,卑职明白了。”

林荣这才安稳的坐下。

“唉,别一口一个卑职的,搞得太生分,要不得!”

曹天阙还是不满的摆了摆手。

“那……,小子斗胆,叫声曹叔?”

林荣心中大喜。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啊!

刚离开冷叔,又来个曹叔,爽歪歪。

“林兄弟,你这……,以后还让我怎么跟老陆见面啊?”

曹天阙不满的道。

胡不归三人闻言,差点一口老血喷出去。

兄弟?

他们对视一眼,只觉得耳朵出问题了。

而林荣早已打蛇随棍上,“曹大哥,小弟初来乍到,之前在望州当差,偶得两门指法武学,小弟深知大哥在指法的造诣之上,整个大武也是无人能及,正所谓宝剑赠英雄,小弟拿着也没用……”

说着,林荣就取出了,自己写下来的弹指神通和拈花指,笑嘻嘻的递了过去。

曹天阙接过去翻了翻,顿时面露狂喜。

普天之下,指法类武学,比起掌法,剑法,拳法等,可就要少的太多了。

这两门指法绝学,对他的作用,不言而喻!

他正欣喜,林荣又一一给几个统领,送上了自己的心意。

不多,每人十万两!

一时间,所有人看向林荣的目光都变了。

见面就是十万两,这可是比亲爹还亲的人啊!

“好!这声大哥叫的好啊!林兄弟,咱们哥俩今天也不说别的了……”

“来人,上酒!今天正好是黄道吉日,本官就与林兄弟义结金兰……”

……

大佬们,麻烦免费的用爱发电走一走啦,叩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