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仙侠武侠>雪中:加钱居士,开局刺杀徐龙像>第167章 杀机四伏

南宫扑射坐靠在众多书架的其中一个书架上。

手中端着一卷书,苏逍进到藏书阁后。

南宫扑射身子没动,头也没抬,身上就有一个地方动了,那就是她的眼睛。

她打量着苏逍,那日绞肉机大战,苏逍轻描淡写就在欢呼中成了百人斩。

当时南宫扑射就非常期待要看苏逍的武功套路,怎知当晚牢房就发生了突变,没了后来。

苏逍也同样看了她一眼。

并不是因为她是天下第一美人,而是苏逍同样在暗记藏书阁内的环境。

徐晓在楼上那就更好不过了,那里顶多就有一个李仪山,苏逍完全能杀了徐晓,弄晕李仪山,然后再从藏书阁顶部,偷偷溜走。

苏逍上楼。

身后的南宫扑射忽然叫住了苏逍:“你功夫很高。”

她不会在乎苏逍是谁,是何官职,只是问出心中想问的问题。

魏书阳知道这不男不女的白狐脸一向怪异,反正徐晓只吩咐了,魏侯爷到藏书阁后,就让他上楼,并无其他吩咐。

至于苏逍要跟谁说话,那魏书阳就管不着了。

魏书阳不理会二人,独自到藏书阁门外的小石桌旁坐着,端起一碗早就沏好已经放凉的茶水抿了一口。

然后捧起一本阵法要诀仔细研究起来。

对于功夫高不高这种问题,苏逍向来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在他眼里,对武功如何算高,如何算低,并没不能用绝对的眼光来看待。

“不算高。”

苏逍本不想回答,不过他还是答了一句,因为苏逍现在正站在木梯间,这种位置能更方便他记住藏书阁的结构。

南宫扑射对于苏逍边跟她说话,眼神边左右四顾,并不在意。

因为普天之下,任何一个会武之人到了北凉的藏书阁,都会饥渴四顾的。

不看,那才怪了。

听潮亭绝大半数的高手,能屈服于此,都是因为这里面的藏书。

“那天在斗场之中,我看到你出手了,在那种情况下,能轻松把那浑身蛮力制服的人,至少是一品上。”

南宫扑射接着说:“还有你捡起刀来,出刀的时候,虽然是补刀。”

“不过我能看得出,你是个用刀的高手。”

苏逍暗中赞了南宫扑射一下,她居然如此心细。

不过这并不奇怪,南宫扑射现在已经到了指玄境,就她的悟性来看。

更何况她是善用刀者,就算是遇到天象境,只要让南宫扑射率先出刀,也能五五开。

有这点观察能力,并不足为奇。

苏逍没必要掩饰自己是个用刀的人:“身为北凉士卒,用刀,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吗?”

南宫扑射道:“合理,我只不过是想说,你有时间的话,我希望能与你切磋切磋。”

苏逍这时候已经记住了藏书阁一层的格局,便冷冷抛下一句:“没时间。”

一路上到楼顶。

这时候要是把苏逍换做一个普通人,那么他一定会觉得。

听潮亭的藏书阁,这个令人闻名止步的北凉禁地,似乎很平静,很普通,什么危险都没有。

要是有点观察力的,那便会说,这听潮亭周围,顶多有点机关,至于其他嘛,不用担心,连负责戒备的守卫都没有。

但苏逍可不会这么认为。

这是酷暑天气,听潮亭周围,无虫鸣。

而且还有一点,只要细点就能发现。

藏书阁内,居然没有一个蚊虫!

要知道,听潮亭除了被花草树木包围外,还有大片湖水。

这种地方,就是蚊子的滋生地。

而在这种气候下,这种环境中,藏书阁内还没有点着任何驱蚊用的香薰,或者驱蚊药水药粉。

居然没有一只蚊子。

苏逍太清楚这是为什么了,这是因为,听潮阁内藏着高手。

并不单单有老剑神李纯罡和南宫扑射,光他们俩还不够。

这里平时一定还有其他高手,而且很多。

他们在修炼过程中的真气形成了一副天然的驱虫屏障。

因此,苏逍心想,在不清楚暗中存在着什么样的对手之前,是完全不能轻易动手的。

因为要是失败,先不管苏逍能不能从北凉王府突围出去。

关键的是,以后要是再想刺杀徐晓,就是困难再上加上一层困难了。

马上就到顶层,暗黄色的烛光越来越浓,苏逍甩了一下脑袋,让头脑减少一些被酒精带来的麻痹。

他不能把酒完全醒掉,没有一个二十来岁的人,在一顿专门为他而设的酒宴之后,还能保持清醒的。

“嘿嘿嘿,咱们的魏侯爷来啦......”

徐晓一开始是面朝阁顶的窗户的,那个位置,正好能把苏逍进来藏书阁的整个过程尽收眼底。

徐晓早已退去宴席上的华服,此刻穿着件深紫色的丝袍,背负着双手,黝黑的脸上带着笑意。

乍一看就像是一个和蔼的中老年人,不过只要你看着他的双眼你就能知道。

这是一双能挖掘人性看透本质的眼睛。

阁楼上除了徐晓还有两个人,一个是世子徐风年,他一身素衣,正毫不掩饰的上下打量着苏逍。

最后一人,自然就是徐晓的智囊,那位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李仪山。

李仪山面对着棋盘,他自到了这听潮阁内,似乎除了下棋,就是下棋,而且是自己跟自己下。

李仪山也抬头看了一眼苏逍,他身子佝偻着,头发枯黄凌乱,看似一个干瘪老人,不过他一双眸子却在昏暗的光线中灼灼发亮,里面暗藏着无数诡诈。

这不得不让苏逍打起二百分的精神来。

礼罢,徐晓安排落座。

“一个年轻,且身手如此之好的人。”徐晓开门见山的说着:“竟然做了一个恶霸的手下。”

“之后不久,却又做了溃军,你本有机会跑的,为什么不跑?”

苏逍道:“我没做亏心事,为何要走?”

徐晓笑了:“难道你不知,北凉的溃军,就是九死一生?”

苏逍道:“一开始确实不知。”

气氛开始变得异常紧张,徐晓的笑容消失不见:“说一说,你的来北凉目的是什么?”

“别说是为了名,或是为了利,又或者是为了到藏书阁内浏览一番,这些都不足以说服我。”

徐风年补了一句:“小心说哦,说不好,你就会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