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仙侠武侠>综武:截胡南宫,李寒衣提剑上门>第154章 芦苇荡刺杀

“呸!”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明明就是下棋输给了我,还要嘴硬的说给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赢了。”

赵玉清在心中暗骂了几句,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师兄。”

“这天色也不早了,是不是该走了?”

赵玉清也懒得跟黄龙士争这个虚名,反正自己已经赢了一局,这就足够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

黄龙士抬头望了望天色,笑着颔首道:“师弟,或许你的加入会让这个世界变得更有趣,师兄我很期待啊。”

说罢。

黄龙士直接带着李白狮直接消失在了夜色中。

“呼!”

直到黄龙士彻底消失不见后,赵玉清方才深深的吐了一口长气。

别看赵玉清在黄龙士面前谈笑风生,实际上却是步步惊心,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赵玉清考量过后才才说的。

“麻蛋。”

“跟这些老狐狸聊天真是费时费力,要是人人都是李怀念,那该多好啊。”

赵玉清平缓了一下心情,这才朝着客栈而去。

-------------------------------------

襄樊城外。

芦苇荡。

这里本就是水陆交替,纵横交错。

随处可见的芦苇荡遮挡住了众人的视线,形成了一片片壮观的绿色海洋。

芦苇的叶片细长而柔软,随风摇曳,发出沙沙的响声,像是在诉说着古老的故事。

一条主路上。

赵玉清与徐凤年一行人缓缓前行。

“老赵。”

“说真的,你没有必要趟这一趟浑水,他们都是奔着我来的。”

徐风年先是看了一眼四周,那遮挡住视线的芦苇下,不知隐藏了多少的凶险,让他感到不安。

而他早就预料到此行不会顺利,所以早早就做了一些安排。

但。

他明知芦苇荡这个地方凶险,却又不得不主动踏入这里,只为了给所有人一个交代。

只是他不想把赵玉清也牵连进来。

“安啦。”

“调戏王妃的人是我,他们要杀的人是你,与其担心我的安危,不如好好想想,你自己怎么从这里活着离开。”

赵玉清却是心知肚明,这一次的谋划完全就是一盘大棋。

明面上的刺杀看似凶险,实则却是不值一提。

而在芦苇荡的更深处,那些隐藏起来的人才是真正的大恐怖。

“老赵!”

“你这家伙就是油盐不进,听不懂好赖话是吧?”

“我这里可是有剑神守护,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怕是别人只要略微出手,那便是你不能承受的极限了。”

徐风年也很是无奈。

虽然跟赵玉清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可赵玉清这家伙跟二姐的关系不简单。

万一赵玉清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情,那他还怎么去见二姐啊?

“呵呵。”

“现在才想走的话,是不是已经迟了些?”

只见一个气势惊人的男子缓缓的走出芦苇荡,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好强!”

此人一出场就让徐风年身边的一众高手,齐刷刷的变了脸色。

“天下第十一的高手,王明寅。”

熟知剧情的赵玉清比谁都清楚,当即一口就道破了此人的身份。

“哦?”

“你就是那个有着天下第一才子之称的赵玉清,倒是有几分眼力,只可惜,你跟错了人。”

王明寅的目光随即看向了赵玉清,桀骜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屑。

一个未入天相的读书人,根本就入不了他的眼。

至于所谓的天下第一才子之名,对他来说更是狗屁不通,随手一指可杀。

“是嘛?”

“相比于你这个充满水分的天下第十一高手,我这个天下第一才更加实至名归吧?”

赵玉清同样不屑的看着王明寅。

所谓的武评榜根本就没有收录许多的老怪物,他这个天下第十一的水分太多了。

“找死!”

见赵玉清一个文弱书生,也敢这样讥讽自己,王明寅自然是怒了。

“前辈!”

眼看赵玉清拉仇恨的能力如此之强,徐风年在心中怒骂了一声‘猪队友’,却还是连忙对着马车内的李淳罡喊道。

要知道。

王明寅虽然未入武评前十之列,却同样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当初镇守樊城的王阳明便是他的亲兄弟,而他在武评榜上也仅仅低了韩貂寺一位。

韩貂寺何许人也?

那可是与徐骁,黄龙士并称为当世三大魔头,最擅以指玄杀天象,陆地神仙境下几乎无敌,指玄境第二的顶级高手。

“来得好。”

“今日老夫便试一试,现在的天下第十一究竟有几分能耐。”

剑神李淳罡也是难得的没有拒绝,直接飞身而出,挡下了王明寅的含恨一击。

“李剑神。”

“前番我败于剑神之手,今日便携素王剑,再与前辈一较高下。”

就在这时。

又是一男一女从芦苇荡飞身而出,径直的冲向了李淳罡。

“是他!”

“吴家剑冢的剑冠吴六鼎。”

在吴六鼎出现的那一刻,徐风年就迅速的认出了此来。

毕竟此人曾在春神湖上出现过一次,只是那一次来去匆匆,徐风年看的东西并不多。

但。

吴六鼎的出现完全打破了现有的平衡,直接牵扯住了他们这边的最强战力。

一时半会。

李淳罡怕是难分胜负。

而没有了李淳罡这位剑神在正面,谁来抵挡这天下第十一的高手?

“哼!”

“现在没有了那个老家伙保护,我看你还有几分能耐。”

王明寅显然也看到了这一点,脸上泛起一抹冷笑。

话音未落。

只见王明寅整个人纵身一掠,全身内力凝聚在手掌上,朝着赵玉清拍去。

“公子小心!”

就在徐风年准备拔刀之时,身边的死士青鸟提着长枪,直接冲向了王明寅。

即便青鸟的实力不是王明寅的对手,却还是成功牵扯住了王明寅。

“呼!”

“好险啊,老赵你...”

徐风年不禁擦了擦额头浮现出的细汗,刚欲问一问赵玉清的状况。

却发现。

赵玉清竟是不知何时来到了靖安王妃裴南苇的身边,一只大手更是放在了那个圆润的地方。

看的徐风年怒火中烧!

好家伙。

我们在这里提心吊胆的厮杀,你吖的在这里花前月下?

你对的起我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