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都市情感>阴翳大佬的小宝贝>第六十章 正文完

  一阵急促的铃音响起,程一不耐烦的挂断,继续看手里的资料。

  叶之衔轻抿一口咖啡,往他那边瞥了一眼:“又是他?”

  程一:“谁?”

  “不是李荏吗?”叶之衔一脸我懂的表情。

  这几天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都会在饭点前打过来一个电话,而不出意外程一都会把他挂断。

  程一无奈:“该说的话我都说了,谁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他怎么知道我出国了?”

  叶之衔顿了顿,这他跟闻隽说过,不过李荏从哪得知的就不清楚了。

  “你干嘛不说话了,真是你说的阿?”

  叶之衔承认了有跟闻隽提过这件事。

  程一哦了一声:“没事,不理会就好了。”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这还是叶之衔第一次问起这件事,程一也不是很反感,抿抿唇道:“能有什么误会,只不过之前他不喜欢我,又享受我围在他身边转,现在我累了,他又舍不得罢了。”

  叶之衔:“那你们就这么耗着吗?”

  程一仰头:“这不是我能决定的,我都躲了他这么久,谁知道他什么时候腻。”

  “也是。”

  这一点叶之衔深有体会,他之前和程一也没太大区别,要是闻隽那时候不放他走,他也走不了,主动权不掌握在他们手上。

  “夫人,可以出发了。”

  叶之衔应了一声,和程一起身,保镖识趣的跟在后面帮他们拿行李箱。

  一觉睡醒,飞机刚好落地。

  这一片机场是闻家私有,下了飞机往门口走那一段路,没什么人。

  保镖拿着行李箱道:“夫人,闻先生还有一会到,他让您先去休息室休息一下。”

  叶之衔点点头,程一识趣的挥手:“那我就不做电灯泡了,我先回去,明天见哦。”

  程一说着还做了个飞吻的手势。

  叶之衔一脸恶寒:“明天见。”

  “给我。”程一从保镖手里接过行李箱,大跨步往前走。

  看着他慢慢远去的背影,叶之衔微微转身,余光突然扫见前面出现一个高大的人影,二话不说,俯身把程一扛到肩上,一手禁锢住身上乱动的人,一手拉着行李箱,朝这边笑着打招呼:“嫂子,那我们先走了。”

  说着转身就走,叶之衔还能听到程一咒骂的声音,他在心里替程一默哀一秒,然后继续朝刚才的方向走。

  没走几步,又一道熟悉的铃音响起。

  叶之衔停下脚步,看着来电显示,微微扬唇,做了个手势走进休息室。

  一接通,电话那边闻隽看到了这边熟悉的装潢:“累了吧,想吃什么?”

  是有点累了,叶之衔拖鞋蜷缩在沙发上,把手机支在桌子上。

  “随便。”

  闻隽唇角微扬,食指在大腿上轻敲:“那就我来点,吃清淡点。”

  叶之衔怎么会听不出来他语气里的调侃,耳根子一下子红得能滴出血来。

  “我有话问你。”

  闻隽语气温柔:“嗯,我听着呢。”

  “我刚刚看到程一被李荏抗走了,是你和他说的吗?”

  闻隽沉默半晌道:“可能是看到了我发的朋友圈?李家也有私人机场,不过距离比较远,也用过这个。”

  叶之衔直接道:“你故意的吧?”

  闻隽无奈的叹了口气:“知我者,老婆也,他们之间有误会,还是说开好一点,不过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叶之衔确实也希望他们说开,但是李荏终究是从他这里的得到的消息。

  “嗯嗯,老婆,你先睡一会,醒了就能看到我了。”

  叶之衔敷衍的嗯了一声,把视频通话撂了。

  不过下一秒沈希的消息就来了。

  沈希:落地了吗?

  Yzx:嗯。

  沈希:...这几天有个人一直想见你。

  Yzx:谁?

  沈希:你父亲,要见吗?

  叶国又找他做什么。

  Yzx:不见。

  沈希:好,嗯,你知道叶家最近发生了什么吗?

  难道是他走这几天闻隽做了什么?

  Yzx:不知道,我看看。

  沈希:不用麻烦了。

  接下来那边发过来好几个链接,各种新闻媒体的报道,还有一些八卦帖子。

  叶之衔看完,大概知道叶国为什么要过来找他了。

  他重新点开对话框,给那边发消息。

  Yzx:他下次要是还来,替我转达一句话,你就说,我不会见他的,要是他不想叶家倒了,那就好好经营。

  他们结婚那段时间,有闻隽给的资源和合作,叶家风头很盛,胃口也越来越大,不过那些合约也就只有一年的时间,上次后,闻隽就都没续签了。

  对于原本胃口撑大了的人来说,原本吃到过嘴里的东西,现在要吐出来,是很难受的。

  叶国不甘心,自然是要来找他的,不过看来明显叶国是明显没把上次他说的话听进去。

  闻隽推开休息室的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站在窗边看着底下的人。

  他走过去,从身后环住那人的腰,头抵在头顶上:“不是说睡一会吗?在想什么?”

  “叶国来找我了。”叶之衔也没打算瞒着他。

  闻隽蹙眉:“他?”

  看来给的教训还不够。

  叶之衔感觉到身后的人身体顿了顿,他回头抬眸看着他:“你在想什么?”

  闻隽垂眸:“你不希望我对叶家下手?”

  叶之衔点点头又摇摇头,迎着闻隽疑惑的眸,他解释道:“没必要,只要他不再没事找事,别的都无所谓,况且我还持有叶家的股份呢,每年的分红也能给森森买点东西。”

  闻隽那么忙,不想让他对这种小事上心,再过段时间,他们公司就能和叶家抢占市场了。

  况且,他一直都知道,叶家有人利用职务之便获利,放着不管,过叶家迟早会倒,何必劳心劳力。

  “可是..”

  闻隽还想说些什么,叶之衔打断他的话:“别可是了,反正这件事到此为止了,还有,你下次要是再偷偷给你那个兄弟通风报信,以后就别想知道我的行程。”

  闻隽低头:“知道,不会了。”

  他才懒得掺和别人之间的事。

  “回去吧,我想森森了。”叶之衔说着掰开身后人的手,接过一转头看到了一张幽怨的脸。

  “怎么了?”

  闻隽不满道:“好绝情啊,这么久不见,你都不想我吗?我可是一知道你要回来,兴奋得一晚上没睡着,一处理完工作就飞奔过来了,结果连个吻都没有。”

  叶之衔:...你多大?

  虽然这么想,但是他没说出来,不然肯定就别想回去了,在他记得休息室里一应俱全。

  纠结半晌,他抬头:“低头。”

  意识到他要干什么,闻隽满脸笑意弓下身。

  “闭眼。”叶之衔道。

  闻隽看着他脸上薄薄的红晕,听话的闭上眼睛。

  闻隽刚才说的好像是真的,他今天身上穿的衣服之前没见他穿过,黑色的风衣将他的身形勾勒得当,身姿卓卓,还做了个造型,身上除了家里沐浴露的味道,还有一股淡淡拿到清香,很好闻。

  叶之衔环住闻隽的脖颈,微微踮脚,闭眼吻了上去,不过他显然是不太擅长,只是胡乱啃着,唇刚要分离,闻隽一下子将人环住,二人身份颠倒。

  -

  到家的时候,阿姨正好在和森森玩。

  听到开门声回头,看到了二人,于是打了个招呼,识趣的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叶之衔换好鞋,小跑过去,闻隽看了一眼:“你慢点。”

  “没事。”

  听到小爸爸的声音,森森立马转头,看到许久不见的人,伸手:“啊啊。”

  叶之衔还担心出去几天儿子不认识自己了呢,见到他这么兴奋的样子,心里甜甜的。

  看来自家这个傻儿子记性还挺好。

  他抱着森森举高高,森森高兴得不行,一个劲的傻乐,口水从他嘴里流出来。

  叶之衔嫌弃的擦了擦,正好看到也坐过来的闻隽,问道:“要不要带森森去看看啊,都快一岁了,别说说话了,连爬都不会爬。”

  闻隽看着被放在前面扑腾的森森道:“不用,医生不是说,每个孩子的进度不一样,森森的报告不是没什么问题嘛,别担心。”

  叶之衔转身:“什么叫做报告没问题,那报告也不是什么都查了啊,你能不能上点心。”

  “我说错了,明天就去查查。”

  看他认错这么快,叶之衔一股气堵在喉口,上不去,下不来。

  他也不知道在气什么,就是看闻隽不爽。

  “...嗯。”

  “帕帕,包。”

  叶之衔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转头看到森森扶着沙发边晃晃悠悠一步,一步走过来。

  “森森,过来。”叶之衔伸手,一副要抱的姿态。

  那张开的手就在眼前,森森也不怕了,吧嗒吧嗒跑过来,快被抱起来的时候,叶之衔又往后退了一步,他当场就愣住了,转了方向去大爸爸那边,然而也是一样的结果。

  他哇一声哭了出来,之间倒了下去,平躺了哭。

  两人对视一眼:.....

  半晌,叶之衔妥协了,走过去把人抱起来,用口水巾擦了擦他的眼泪:“再过一年你就要去上幼儿园了,马上就是大孩子了,别哭了。”

  还不到一岁的森森:

  看着怀里哭得可怜的自家儿子,叶之衔低头吻了吻。

  闻隽走过来将父子俩一起抱住,叶之衔看着窗外慢慢暗下来的天色,眸色微闪。

  不知不觉间,他也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血脉,还有爱人,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走。

  或许未来还有坎坷,可是他至少曾经拥有过,这段回忆是独属于他的。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