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75章 关不住的爱恋,甜蜜

  “不怕,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江一妄哄他。

  双手锁在床头,他抱不到席司延,只能用言语哄。

  席司延耳边嗡鸣,听不太清江一妄说什么。

  这几天情绪挤压太多,头痛欲裂。

  在知道江一妄是在别人那里受罪,心刀绞般疼。

  席司延好累,他抱着他的洋娃娃,委屈,“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老婆,你消失了好几天,我失眠了好几天。”

  “我没敢去找你,怕你亲口说不要我了。”

  “我不知道你被绑架了,怪我……都是我的错。”

  “老婆,你骂我吧。”

  没找到江一妄前,席司延只想发疯。

  他把人锁着,贪婪的亲吻江一妄的身体,为自己拥有最宝贵的东西而沾沾自喜。

  可当江一妄醒来,当他的眼里装满自己,席司延又疯不起来了,他愿意听江一妄的解释,哪怕有可能是骗术。

  他依然心甘情愿,为爱俯首为臣。

  所以,他把自己的姿态放的很低。

  祈求所爱之人的心软和爱意。

  反派哭的稀里哗啦,眼尾湿红,糜烂漂亮。

  江一妄本该心疼,莫名觉得这样的反派很诱人。

  他轻叹,“怎么会不要你?”

  他拿命护着的反派,哪里舍得说不要就不要。

  “乖,不哭了。”

  他越哄,席司延哭的越狼狈。

  漂亮的脸挂满泪痕,冷白的皮肤因摩擦而泛红。

  “老婆,我好想你。”

  “我也想老公。”江一妄说:“先把锁链解开好不好?”

  席司延警惕的像只兔子,红着眼睛,就差头顶冒出两只长耳朵,“老婆你要去哪?”

  浑然忘了江一妄没腿,跑不了。

  江一妄:“哪都不去,想抱着你吻你。”

  席司延耳朵尖微红,“真的吗?”

  江一妄好笑,刚刚还强吻他半小时,现在倒是纯情的不得了。

  “当然是真的。”

  锁链叮当响。

  青年腕骨红红的,精美细致恍若上好的瓷器。

  席司延定定的看了会,觉得这样的老婆很蛊惑。

  舍不得就这么拆开精心定制的锁链。

  金子做的锁链,镶嵌了不少红宝石,衬得青年皮肤更白皙。

  像冬天枝头上的腊梅,覆盖了层薄雪,朵朵艳色隐蔽其中,却在不经意间招摇出自己的美丽。

  席司延凑过去亲了亲江一妄的手,从口袋里拿出钥匙,解开了其中一层限制。

  江一妄手能动了,不过手腕上的那圈手铐并没有被解开。

  江一妄就当这是情趣了。

  他倚着枕头,眉眼雅致,葱白的手指拂过席司延的眼尾。

  拂去潮湿。

  另只手攀上席司延的后脑,微微用力。

  席司延顺从的往前靠。

  江一妄的吻落在席司延的额头。

  这是个哄小孩的吻。

  席司延两条手臂圈揽江一妄的腰身,克制的没把力气压在江一妄身上,眷恋的把头埋在江一妄的颈窝。

  一回来他就给两人洗了澡,擦了同款沐浴露。

  他老婆散发着跟他一样的香味。

  席司延嗅着,咕哝,“老婆,你好香。”

  “想吃吗?”

  席司延嚯的抬头,发红的眼睛呆呆的,像只直起身子的呆兔子。

  席司延喉结滚动,眸子裹着浓烈暗潮,声音又低又哑,“吃?”

  江一妄这次吻了他的唇角,眉眼含笑,“就是你想的意思。”

  席司延耳朵全红了,凌厉的丹凤眼纯情的睁大。

  似是不敢置信天降好事。

  气息交缠。

  席司延喉结不停滚动,“可以吗?”

  回应席司延的,是温和的亲吻。

  春风化雨绵软。

  于是,席司延懂了。

  那双时常阴郁冷寂的眸子,亮亮的,像狗狗得到了主人的关心,璀璨夺目。

  “老婆……”

  窗外在下雨,很快,雨停了,一轮七彩的彩虹出现在天际。

  雨后的小雀儿重新跳上了枝头,叽叽喳喳吵闹个不停。

  大开的窗户时不时的传出奇怪的动静。

  小雀儿们歪头晃脑,豆大的小眼睛往同一个方向看。

  “撕拉——”

  窗帘被一只青筋暴起的手拉上。

  隐隐约约有青年在说:“老公,不能贪吃。”

  回应青年的,是一声不知餍足的低笑。

  “老婆,男人不可以说不能……”

  小雀儿们听不懂,被吓了一跳,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

  江一妄真的要死了,腰酸背痛,折腾的说不出一个字。

  他拍拍肚子上枕着的头,嗓子全哑了,“贪吃鬼。”

  席司延不满,“明明是老婆纵容的。”

  江一妄纵容个锤子。

  他后面挣扎,一直在推席司延,席司延掐着他的腰,覆在他身后,调笑,“老婆疼疼我。”

  坏狗。

  “以后不给了。”

  席司延脸色一变,可怜兮兮,“老婆,我错了,别不给我。”

  江一妄抽了口气,“看你表现吧。”

  他的腰不休养个一周半月,别想好了。

  席司延勾住江一妄的手,摩挲他发红的腕骨,刚刚那几个小时里,锁链响个不停,画面过分……

  席司延食髓知味,要不是老婆实在是体弱,他能一直……下去。

  “老婆,饿不饿?”

  江一妄惊恐瞪大眼睛,“还来?”

  “我是问老婆,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东西?”

  “想吃什么,我让杨妈去做。”

  席司延幽暗的眸闪过一丝笑意。

  老婆真可爱。

  江一妄有气无力,不太饿,嗯,原因大家都懂的。

  但体力耗费的有点多,他想想还是打算吃点。

  “清淡点就好。”

  席司延起身,“我去吩咐下,老婆休息会。”

  江一妄累的不想说话了,鼻音嗯了声。

  清冷清隽的青年,懒洋洋的窝在被窝里,神情恍惚,一看就是被欺负狠了。

  这副样子,厉颂霆没见过吧?

  想到老婆生涩的表现,还有那句,“我不太会”,席司延愉悦的眯了眯眼睛。

  他是老婆的第一个男人呢。

  厉颂霆再得宠,也没有他做的多。

  没人能知道席司延内心多喜悦,他做好了老婆曾有过别人的心理准备,没想到今天得到一个天大的惊喜。

  席司延勾着唇角,几天积累的妒火化成优越感。

  昂首挺胸,抬头阔步。

  活像个打败了敌人的大公鸡,雄赳赳气昂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