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71章 不爱就锁住他,做他的金丝雀

  第二次了。

  第一次是照片。

  第二次是眼前。

  纵然席司延做好了江一妄不要他了的准备,仍被这一幕刺激到窒息绝望。

  江一妄,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心好酸好疼,无数只手在柔软的心脏上反复的捏紧似的,无力颓然。

  席司延以为他们是互相喜欢的,只不过他的喜欢要比江一妄多的多。

  现在看来,江一妄可能没喜欢过他。

  救他只是一时的心软和愧疚。

  他一直都是喜欢的厉颂霆。

  席司延小声咳嗽,眼角不停有泪,奇怪,明明他不是个软弱会哭的性子,怎么一碰上江一妄的事,就那么无力想哭呢。

  席司延不够虐似的,一双眼睛牢牢地死死地盯着那两个人。

  离得稍微有点远,还是能听见厉颂霆的笑声。

  志得意满。

  是啊,有一个满心都是自己的卧底,怎么会不得意。

  席司延苍白的唇张了张,可是那个卧底前不久还是他的。

  是他每天抱在怀里亲吻的宝贝。

  怎么忽然就离他而去了呢……

  席司延脸上都是泪,视线早已模糊,等他擦干净泪水,包厢外的两人已经不见了身影。

  可能是进包厢了,也可能是离开了。

  无力感再次如潮水涌上心头,席司延不敢去想,两人单独的时候会多么的亲密暧昧。

  肯定不止亲吻吧。

  把他没做过的事,全部做上一遍。

  席司延脸更白了,他把那些“恐怖”画面从脑海里踢出去,过了会,还是会形成新的影像。

  影像里,厉颂霆压着他最爱的人……

  席司延用头撞墙,好几下,才让疼痛感驱逐掉那些画面。

  他跌跌撞撞回到自己的包厢。

  桌上有未开封的酒,他撬开瓶盖,大口大口的喝。

  辛辣的酒,顺着喉管流入到胃里。

  火辣辣的。

  胸腔盛满火辣辣的痛。

  席司延的脸潮红漂亮,如同绝望之境的恶鬼。

  消散前的最后的狂欢。

  席司延不知喝了多久,久到侍者提醒,“先生,拍卖会结束了,我们这里要清场了。”

  席司延唇色嫣红,他抬眸,视线聚焦良久,突然狠戾的揪住侍者的衣服,神色阴郁晦暗。

  “如果你有一个爱而不得的人,且那个人喜欢别人,你会怎么做?”

  侍者吓了一跳,男人喝了酒的疯样,说是杀人他都信。

  他小腿肚打颤,说出自己的看法,“放手,让他追寻自己的爱。”

  席司延思考了会,皱眉,“不对。”

  “不应该是这个,你再好好想想。”

  他笑,笑容能让人天灵盖发凉。

  侍者要哭了,他就是一个普通人,根本不敢得罪这些非富即贵的大佬。

  到底什么样的答案才是正确答案?

  瓶子倒在桌上,里面剩余的酒液一滴一滴的落下,这个声音让人头晕。

  侍者大脑急速思考,紧张的再次开口:“把,把他锁起来,绑在自己的身边。”

  “哪怕他不爱我,我也要留住他,让他的眼底只有我。”

  对这种精神不正常的人,这种答案才是最合理的吧?

  毕竟眼前这人,就快把“不甘心”三个字写在脸上了。

  侍者苦着脸,惴惴不安。

  席司延陷入沉思,倏地低笑起来。

  阴沉疯魔。

  病态阴冷。

  漂亮的眼睛红血丝交错,他笑,白玉似的脸在阴影下像是裂成了两半,一半恶如魔鬼。

  “说得对。”

  “他不爱我又怎么样?”

  “我把他锁起来,做我一人的金丝雀。”

  “他的眼底只有我。”

  “不爱我……不爱我也要留在我身边。”

  他呢喃几句再次笑。

  这次是大笑,笑的眼泪都掉出来了。

  宛若个疯子。

  侍者两眼一翻,吓晕了。

  他就不该来这里工作,大晚上要下班了还撞鬼。

  席司延甩开侍者,在他身上扔了一叠红票子,一双眼睛从未那么清明过。

  江一妄不选他不要他,那他就囚禁他困住他,这辈子,江一妄的眼里,都只有他一个人。

  厉颂霆?

  他不配。

  席司延早就被妒火烧毁了心智,他疯狂的嫉妒厉颂霆,嫉妒他有江一妄的爱。

  从来没人这么爱过他。

  从未。

  江一妄是他的。

  是他的一切。

  他要抢回来。

  席司延推开包厢,拨出个电话,“查厉颂霆这几天的位置,每隔五分钟给我发一次定位。”

  他要亲手把他的宝贝抓回来。

  那天定制的纯金打造的锁链,还在等着它的主人。

  男人斜倚着墙,眉眼阴郁漂亮,他勾唇,薄唇红润,索命艳鬼一般。

  垂下的手青筋交错,冷白的肤色,衬得这双手愈发色情。

  “老婆……”

  我很想你。

  —

  拍卖会快结束的时候,祁煜修带着两人回去了。

  小茹不能熬夜,得早些休息。

  江一妄安静睡下,门口有了响声。

  毛茸茸的脑袋顺着门缝探了进来。

  小女孩轻声轻语,“旺哥哥~”

  江一妄直起腰,“小茹?”

  小茹进来把门关上,蹑手蹑脚,“是我!”

  她身子弱才坐的轮椅,今天感觉没那么不舒服,就抛弃轮椅了。

  她挤到江一妄的床上。

  “旺哥哥,我睡不着,我能跟你一起睡吗?

  床头开了小灯,小茹眼底亮亮的。

  江一妄还是第一次有跟小茹单独相处的机会,思绪纷杂。

  江一妄给小茹让了点位置。

  “不会被哥哥发现吗?”

  小茹理直气壮,“不会,我一直都要求自己一个人睡,哥哥不会发现的。”

  江一妄不放心,坐着轮椅,把房间反锁了。

  他躺床上,小茹小声说:“旺哥哥,你会讲故事吗?我想听你讲故事。”

  小茹喜欢旺哥哥的声音,温柔恬淡,岁月静好。

  江一妄:“好。”

  他给小茹讲了好几个短故事,温馨甜蜜。

  小茹听着愈发精神。

  大眼睛里都是仰慕。

  江一妄见气氛不错,顿了顿,“小茹,其实我不是你哥哥的朋友。”

  “我是被绑来的。”

  小茹一时没反应过来,过了会,瞪大眼睛。

  她看到好看的大哥哥指了指心口位置,“他想把我的心给小茹。”

  小茹脑袋一片空白。

  哥哥这是要杀人?把别人的心脏换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