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70章 他见到了心心念念的人

  侍者声音传来:“祁少,有人找。”

  祁煜修:“让他进来。”

  门打开,一个高高的男人大步流星出现在祁煜修面前。

  厉颂霆堆满笑容,客气的说:“见过祁少。”

  祁煜修听出这个声音是刚刚跟自己抢红宝石的,挑眉,“财力拼不过我,打算求我让你?”

  厉颂霆神色未变,笑容谄媚,“哪能抢祁少的东西。”

  “我来是给祁少送好宝贝的。”

  “早就听闻祁少妹妹喜欢亮亮的小玩意,我前段时间拍了一颗夜明珠,现准备送给她当生日礼物。”

  “我妹妹生日还早。”祁煜修这个妹控,怎么可能接受别人给妹妹的东西,他嗤笑,“而且我妹妹不喜欢夜明珠这种廉价玩意儿,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厉颂霆的脸无形之中被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眼里有怒意,但祁煜修他惹不起,京都这里,他就是一条虫,啥也不是。

  他赔笑,“是我考虑不周了。”

  “祁少妹妹喜欢什么?我去收集,一定让她满意。”

  他说着,往祁煜修身旁看。

  小女孩天真烂漫的年纪,她正低头抱着果盘,白嫩的小手指在点着红艳艳的草莓,仿佛在挑最好最大的吃。

  她挑了一个,抬了头,刚好视线与厉颂霆撞上。

  厉颂霆立马摆出一个温和大哥哥的形象,笑容偏温柔和气。

  他以为小女孩会好奇的问他是谁,没想到小女孩当没看见他扭过了头,用后脑勺对着他。

  厉颂霆:“?”

  他不高不帅吗?

  怎么一个反应都没有?

  这种年纪的小女孩,应该对他这种帅哥没有抵抗力的。

  祁煜修冷哼一声,拉回了厉颂霆的注意力,他说:“我妹妹只喜欢我给的东西,你可以滚了。”

  祁家足够强大,祁煜修不用忌惮任何人,他毫不客气的撵人。

  话没说多久,小女孩清脆的小甜嗓萌萌的,“谢谢旺哥哥喂的蓝莓,很甜!我很喜欢!”

  祁煜修:“……”

  打脸来得很突然。

  心情变得很糟糕。

  祁煜修张张嘴,没话说,他总不能让江一妄滚,妹妹那么喜欢江一妄,她会不理解然后怪他的。

  他不愿在小茹心里变坏,哪怕一点点。

  厉颂霆听到小女孩说话,意识到这里还有第三个人。

  刚好被祁煜修挡着了,他才没看见。

  他往旁边动了动,一缕呆毛率先映入眼帘。

  后面就是第三人的脸。

  温润漂亮,精致秀美,眸子亮亮的,含着笑,像颗黑曜石,深邃夺目。

  脸颊病气苍白,面容恬静,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清欢。

  这是……

  “江一妄?”

  厉颂霆愕然,直接叫了出来。

  祁煜修表情瞬间阴沉,两人竟然认识。

  不过没有家族比得过祁家,就算两人认识,他也救不了江一妄。

  江一妄的心脏,必是他妹妹的。

  祁煜修:“你们认识?”

  厉颂霆:“……”

  这句话应该是他说吧。

  江一妄这个小人物,怎么能认识京都的土皇帝?

  这可是祁家,他厉颂霆都没资格触碰的存在。

  江一妄竟然能和谐的跟他们共处,甚至俘获了祁少妹妹的欢心。

  他凭什么?

  等等。

  江一妄是他的人啊,不管江一妄怎么认识的祁煜修,最终得益的只会是他厉颂霆啊。

  江一妄这条舔狗,对他一呼百应。

  他随口一句话就能肝脑涂地。

  他应该高兴江一妄人脉广,能帮到他。

  要是能在祁煜修手里抠出点资源,他的公司还不得爽死。

  厉颂霆搓搓手,笑容真切,“是的祁少,我们认识。”

  舔狗跟祁煜修认识,他腰板都不自觉挺直了。

  祁煜修淡淡的哦了声,“你可以滚了。”

  厉颂霆笑容僵住,怀疑自己的耳朵,他跟江一妄认识,祁煜修还让他滚?

  在舔狗面前被人说了两次滚,厉颂霆面子挂不住,强颜欢笑。

  他挽尊没走。

  祁煜修皱眉。

  厉颂霆说:“祁少,我跟江一妄好久没见了,能否单独说两句话?”

  单独?

  祁煜修启唇,“不能。”

  厉颂霆:“就在这包厢门口,说两句我就走。”

  他把夜明珠放在桌子上,态度谦卑。

  祁煜修还是要拒绝,头一偏,看到了江一妄眼底的轻微抗拒。

  他掩饰的很好,祁煜修也是琢磨了下才看出来。

  很好。

  能让这个吸引妹妹注意力的混蛋不自在,他格外开心。

  祁煜修说:“行。”

  “说完把人放回来,我妹妹还要跟他玩呢。”

  后面一句话冷冷的,风暴雷霆夹杂在其中。

  厉颂霆没听出来他什么意思,维持着感激语气,“谢谢祁少。”

  江一妄跟着厉颂霆来到包厢门口。

  门口站着侍者,还有祁煜修带来的高个特种兵保镖。

  保镖牢牢地盯着江一妄,生怕江一妄长翅膀飞走。

  江一妄攥着手,指望厉颂霆带他走,不现实。

  厉颂霆这家伙出门竟然不带保镖。

  江一妄头疼,好不容易有个插曲,结果希望又破灭。

  江一妄不敢闹事,这里的人,都以包厢里的男人为主,他只要敢逃,分分钟被抓回来。

  “小妄。”

  江一妄低眉神情不明,厉颂霆垂头,叫了他声。

  “你怎么出现在祁煜修的身旁,席司延呢?”

  江一妄:“……”

  厉颂霆又说:“不过你待在哪里都对我有益处。”

  江一妄点点头。

  有种温顺的意味。

  厉颂霆绽开邪笑,凑到江一妄耳边,“你多在祁煜修面前提提我,尽量让祁煜修注意到我,最好促进我们公司合作。”

  “小妄,我知道你能力强,这种小事不在话下,霆哥哥最喜欢你了。”

  光线落在两人身上,明暗交错。

  某些角度,看上去不像在交谈,而像是在接吻。

  —

  席司延出来透气。

  他是受邀来参加拍卖会的,不过拍卖会没他感兴趣的,扫了两眼就漠不关心了。

  席司延走了两步,忽然顿住。

  瞳孔猛然骤缩。

  前方不远处,有个他死也不会忘记的人。

  江一妄。

  他认出了那个轮椅。

  那是他挑了好久的定制轮椅,每一处都是他精心比对选上的。

  席司延本就头晕,现在更是站不稳。

  他扶着旁边的墙,眼底漫出一层猩红。

  指尖抠进了墙体,斑驳的血液晕了开来。

  他心心念念的人,陪着另一个男人来拍卖会,甚至,接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