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66章 呵,花言巧语

  小茹大眼睛盯着江一妄,敷衍的对着哥哥哦了声。

  男人脸黑了。

  要不是小茹非得在这里待三天,怕不好解释江一妄这个多出来的人,他说什么也不会让两人见面。

  不过没关系,江一妄只是个心脏提供者,他分不走他妹妹的注意力的。

  男人意味不明的笑了下。

  江一妄无视男人冷漠尖锐的眼神,推着轮椅跟在两人后面。

  早饭很清淡,只有白粥和凉菜。

  司机站着等他们,小茹热情的说:“早呀,司机伯伯。”

  司机和蔼点头,“早上好,小姐。”

  他视线往后面扫去,“早上好,少爷,江先生。”

  今天多了个人在场,小茹明显比以前活泼,吃饭的时候一直盯着江一妄看。

  江一妄生的好看,他只是坐着,就有一股温润如玉的美感,小茹年纪小,不懂复杂的词汇,只觉得这个哥哥好好看,气质比她的哥哥绝多了。

  小茹喝了两口粥就出神发呆,还直直的看别人,男人嫉妒的冷哼,怕吓到小茹,压抑着怒火。

  “小茹,吃饭不要盯着别人看,会影响别人吃饭。”

  小茹迷迷糊糊的眨了眨眼睛,软声软语的说:“对不起。”

  脑袋往下低了低,看上去有点低落。

  她想到自己是个麻烦,从小就生着病,总是吓得哥哥彻夜不眠。

  现在还打扰新认识的哥哥吃饭,她好愧疚,白嫩的小手捏着勺子,皮肤紧绷,微微发白。

  江一妄学过心理学的,小孩子的心思一眼就看出来了。

  他无视男人不虞的面容,哄她,“小茹很可爱,不会影响我,不用道歉。”

  小茹怯怯的,“真的没影响旺哥哥吃饭吗?”

  江一妄在她对面,他柔声说:“真没影响。”

  “被小茹这么可爱的女孩子盯着,是种小幸运。”

  小茹脸红了,病弱的脸挂着两团红红的小云朵,她把头埋在碗里喝粥。

  心想旺哥哥好温柔呀,比哥哥还温柔。

  她见过哥哥生气的样子,每次在医院回来,哥哥就会把自己关在房里,摔好多东西。

  其实她都知道,哥哥是担心她的身体,担心她越来越近的死期。

  但她好久没有看到过温柔的哥哥了,这段时间的哥哥,脸色一直都是阴阴的,她有点害怕。

  “咔嚓——”

  手里的筷子被男人折成了两半。

  他的怒火快压不住了,咬着牙,“江先生哄小朋友真是一套一套的。”

  饭桌上的气氛顿时冷了下去。

  小茹的身子抖了下,这种语气的哥哥,一般都是在生气。

  可是哥哥为什么要生气?

  小茹从来没被哥哥凶过,发脾气也都是背着她发,所以她不觉得哥哥在生她气。

  那就是生旺哥哥的气。

  旺哥哥没有说什么吧……哥哥好小气,这都生气。

  小茹拉了拉男人的袖子,“哥哥,我没力气,你能喂我吃吗?”

  她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倒映着男人英俊的脸。

  男人的怒火一下子没了,春风化雨,化成宠溺的笑容。

  “好,我喂小茹。”

  小茹放下勺子,悄悄的对着江一妄挤了下眼睛。

  像是在说,不怕,我镇住我哥哥。

  江一妄回了她一个wink。

  小茹眉开眼笑,男人以为是自己的喂食让小茹开心,唇角也勾起了笑意。

  换完心脏,小茹就健康了。

  他有大把大把的时间陪着小茹。

  究极妹控的男人,漫不经心的想,反正江一妄只是个废人,活着没有意义,倒不如成全他的小茹。

  他会给江一妄的老公一笔钱,就当报答这颗心脏的。

  男人叫祁煜修,是京都祁家家主,财力富可敌国。

  他所谓的一笔钱,绝不会少。

  买下整个a市都绰绰有余。

  祁煜修不认为刚结婚的两人能有多少感情,他赔的一笔钱,足够席司延把他的公司更上一层楼。

  相信席司延很乐意这笔买卖。

  “哥哥,我吃饱了。”

  小茹很久没有胃口了,今天不知不觉喝了大半碗。

  祁煜修惊喜,随后紧张起来,“小茹有没有不舒服?”

  小茹摸摸鼓起来的小肚子,暖洋洋的,“没有。”

  “哥哥,我想去大平原。”

  祁煜修自然一万个满足,“好,哥哥推着小茹去。”

  小茹叫住祁煜修,“旺哥哥不一起吗?”

  小女孩单纯的大眼睛满是渴望,她很喜欢新认识的大哥哥,想跟他一起逛大平原,凉风自由散漫,吹着可舒服了。

  祁煜修很想拒绝,但他前面说了,江一妄是他邀请来陪小茹玩的,拒绝了怕是会让小茹伤心。

  小茹不能情绪起伏太大,心脏会负荷崩溃。

  祁煜修淡蓝色的眼眸冷冷一瞥,“一起。”

  小茹欢呼一声。

  江一妄摸摸鼻子,这男人瞪他一眼怎么这么像吃醋不满的意思。

  他又不会抢走他的妹妹。

  而且,他只是个被囚禁的心脏提供者,不至于跟他这种将死之人吃醋吧?

  不懂男人的脑回路,江一妄只能感慨他妹控属性拉满了。

  江一妄吃完碟子里的凉菜,推着轮椅跟上两人。

  司机没跟上来,独自收拾碗筷了。

  天气阴沉,空气质量倒是挺不错的,猛吸一口感觉整个肺部都清凉了。

  小茹闭着眼睛,张开手迎着风,柔软的发丝吹得高高的。

  “哥哥,你推慢点,等等旺哥哥。”

  祁煜修:“?”

  刚见面就用花言巧语俘获了他妹妹芳心是吧。

  祁煜修非常非常不想理会这个要求,黑着脸郁闷好一会,不情愿的把速度慢了下来。

  小路很平,江一妄的轮椅没有阻碍,一会就跟上两人。

  听到动静,小茹睁开眼睛,侧过身子,小脸憨憨的。

  “旺哥哥,这里可大了,有不开心的事,都可以说出来,让风带走一切烦恼。”

  江一妄烦恼的事好多,眼下就烦怎么保住自己的心脏。

  他张张嘴,推着轮椅的男人眉眼冷沉,算了,说不了一点,鸟不拉屎的犄角旮旯,没人帮他。

  先忍忍。

  找机会。

  江一妄说:“烦恼?我没有烦恼。”

  他顿了下,“每天总会遇到开心的事,比如,今天遇到了小茹。”

  青年声音温雅,钻到耳朵里,棉花一样柔软。

  小茹又红了脸,嗫嚅,“我遇到旺哥哥,也超级开心。”

  似乎成了电灯泡的祁煜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