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61章 他永远是第二选择吗

  厉颂霆……

  厉颂霆突然不想江一妄跟宋然道歉了。

  万一,是宋然先挑事。

  让江一妄道歉,太不公平了。

  这件事要不就算了吧。

  反正宋然脸上的伤不至于毁容,养养就好了。

  厉颂霆抽了两张纸巾,他起身,高大的身影几乎遮住江一妄。

  “好,不逼你。”

  “小妄别哭,我们不道歉了。”

  他难得温柔一次,想给江一妄擦眼泪。

  关键时刻,江一妄挡住他的手,“我自己来,不脏了你的手。”

  他抽出纸巾,余光似乎有个白色灯光闪了一下,转瞬即逝。

  江一妄闭眼缓了下,眼睛看向厉颂霆身后。

  透明的窗户大开着,外面是很好看的观赏花园,花草树木重叠交错,一览无遗。

  没有动物也没有人。

  “喜欢看花?”

  厉颂霆正愁着怎么哄哄江一妄,注意他的视线,心底有了想法。

  他打给酒店前台,让他买999朵红玫瑰送到包间里来。

  江一妄哪是喜欢花,他是在找那个发出白光的东西,心跳声微微加快,总觉得要发什么大事。

  “退了吧,你给我送花,我没地方放。”

  厉颂霆蹙眉不太爽。

  他想起来江一妄为了博取席司延信任度,已经跟席司延住一块了。

  两人甚至可能亲密的做过什么。

  心里有团火在烧,厉颂霆眼里阴霾升腾,“小妄,你们到哪一步了?”

  江一妄推着轮椅来到窗边,把窗户关好,“没到最后一步。”

  厉颂霆放下了心,没有做那种事就好。

  他以前可以无所谓这个,但现在不行,他现在对江一妄感兴趣。

  江一妄就必须是干净的。

  这样他才能心无芥蒂的碰他。

  厉颂霆坐回位置上,“等会饭菜上来,你吃点。”

  “吃完跟我回房间,有力气做事。”

  江一妄眼皮猛然一跳,“做什么?”

  厉颂霆低笑,“小妄,做一件你一直很想的事。”

  江一妄两只手交叠,掐住手心,痛感令他的脸更白,“不了吧,席司延还在等我回去。”

  “他不放心我一个人出来,再晚点,我怕他会报警。”

  厉颂霆脸沉了下去,他对警察深恶痛绝。

  就是因为该死的警察,害他在里面待了那么久。

  还好他有钱,里面的日子不算太难。

  厉颂霆不耐的啧了声,他是很想把肉吃到嘴里,但是警察……

  算了,再找机会。

  厉颂霆吃不到肉,烦躁的要命,打电话给前台,让前台把玫瑰给退了。

  他放下手机,笑容暧昧,“小妄,我们再找时间。”

  江一妄敷衍的点点头。

  厉颂霆眼里火焰跳了跳,哑着嗓子,突然说:“小妄,包间其实也行。”

  江一妄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死死的抓着扶手。

  男人黏腻的眼神如臭水沟里的污垢,滑溜溜的恶心。

  包间的空调冷气很凉爽,江一妄的后背愣是出了一层汗水。

  “吃饭的地方,不适合……”

  江一妄白着脸,强颜欢笑,“美好的事情,要在正规的地方。”

  “这里,不好。”

  厉颂霆也就说说,毕竟什么都没准备,玩也不尽兴。

  “是不合适。”

  “小妄,你吃了点东西就回去吧。”

  “那个新产品的核心数据,尽快拿到手。”

  “听说他们要在下个月上市,你大概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时间还挺多。

  足够江一妄在数据上造假了。

  江一妄:“好,我尽量快点。”

  厉颂霆的公司差席司延很多,上次新项目没拿下,双方差距更大了。

  这次只能祈祷江一妄卧底任务顺利。

  否则,厉颂霆想把他公司发展起来,将会更漫长艰难。

  “小妄,千万要拿到。”

  江一妄是最接近席司延的人,厉颂霆寄予厚望,郑重又期待。

  江一妄:“嗯。”

  包间后面上了菜,江一妄吃了点就说饱了。

  厉颂霆这时收到了宋然的短信,【厉哥哥,他道歉了吗?】

  厉颂霆:【道歉了。】

  【然然吃饭了吗?】

  宋然发了个害羞的小猫,【还没有,厉哥哥呢?】

  厉颂霆放下筷子,笑了,【我也没有,一起?】

  宋然刻意的等了一分钟,像是不好意思的捂着脸发了会呆,【好呀。】

  【厉哥哥来接我~】

  隔着屏幕,厉颂霆都能想象到宋然清纯可爱,撅着嘴撒娇的模样。

  厉颂霆笑出了声,江一妄看他忙,便提出离开的想法。

  厉颂霆心情好,挥了挥手,慷慨的放他走。

  江一妄松了口气。

  可算是解脱了。

  跟厉颂霆待在一起,他总有种背着反派“偷情”的感觉。

  不太美妙。

  江一妄从酒店出来,在路边等车。

  他没注意,身后跟着一个鬼魅的身影。

  ……

  总裁办公室。

  “老板,你要的东西我给你发过去了。”

  “下次还需要做这种事,继续找我哈。”

  席司延挂掉电话,眼底是化不开的浓墨,晦暗不明。

  私心作祟,他找人跟踪了老婆。

  现在,那人把拍摄的照片发给了他。

  犹豫片刻,席司延点开跳动的电脑邮件。

  只一眼,眼里的阴戾就抑制不住的流露出来。

  邮件是一张照片。

  一个高大的男人半弯着腰,他的面前是一个坐着轮椅的青年,青年眼睛红红的,情绪似乎很激动,像是见到了此生的挚爱。

  他们……

  在接吻?

  骤然的认知,天塌似的。

  席司延狭长漂亮的黑眸染上一层寒冷的冰雾。

  无可挑剔的面容带着窒息般的茫然,有一种野兽受伤后,等死的绝望和崩溃。

  他咬住唇,因过于用力而咬出了血,血腥气很快充斥口腔。

  席司延恍若未察觉,一双黑沉沉的眼睛牢牢地,不可置信却又不得不信的粘在电脑上。

  这张照片说明了一切。

  他所以为的幸福,都是江一妄给他编造出的美梦、幻境。

  喉咙哽咽,席司延全身力气仿佛被抽空,他捂着窒闷的胸口,唇忍不住哆嗦起来,泪顺着脸颊滑落。

  这个梦好短。

  拼死保护他的人,心却在别人的心上。

  江一妄在他身边的每分每秒,是不是都在念着厉颂霆?

  他是不是后悔救了他?

  是不是在为自己失了腿不完美而配不上厉颂霆而委屈?

  席司延不贪心的,江一妄只要伪装出有一点喜欢他,他就满足了。

  可是他发现他做不到不贪心,他疯狂的渴求江一妄的爱。

  一个多月的温馨相伴,让他置身云端。

  却在今天,让他认清现实。

  他再怎么样,也比不过厉颂霆。

  他永远是第二选择。

  永远是被丢下的。

  就像母亲,很坏很坏的去了另一个世界,把他留下来,面对这冰冷孤寂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