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57章 总裁不就是喜欢笨蛋职员?

  “江哥,你的腿……”

  “江哥,你请了几个月的病假,我们以为你是生病休养了,没想到……”

  电梯里,众人惋惜的说着话。

  席司延面色沉沉,这些话,只会刺激老婆,让老婆委屈难受。

  他的老婆,妄妄,再也不是健全的人。

  压下眼里的痛色,他冷冷的说:“上班期间,禁止废话。”

  实际上,距离正式上班时间还有十分钟。

  不过看到总裁这么生气,众人缩缩头,不敢多言。

  江一妄不在意这些眼神。

  他当时没钱,衣衫褴褛睡大街,吃垃圾桶食物的时候,那些人的怜悯更甚。

  电梯上了总裁专属楼层。

  席司延推着轮椅,言语小心,“老婆,他们话多,你别理会。”

  江一妄没往心里去,“嗯,不理会。”

  席司延亲亲他的发窝,“老婆最乖了。”

  目睹一切的男秘书:“……”

  他是不是不该出现在这里?

  话说,江哥怎么成为总裁的老婆了?

  这也太惊悚了。

  两个多月没见到人,回头发现,自己的同事和自己的大老板搞在了一起。

  男秘书咽咽口水,佩服。

  直接从社畜成为他们的老板娘。

  该死的不公平的世界。

  席司延眼睛一瞥,男秘书手里捧着昨天产品实验数据,他伸手拿过。

  “下去吧,没事别上来。”

  “对了,给老板娘倒杯热蜂蜜水。”

  男秘书心想公司哪来的蜂蜜,就看见总裁从一个黑色小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罐子。

  男秘书愣愣接过。

  “好,好的。”

  男秘书一边接热水一边心神恍惚,明明没吃早饭,怎么感觉胃里胀胀的,吃饱了一样?

  他捧着蜂蜜水,迷迷糊糊的递给江一妄,“江哥,给。”

  江一妄礼貌点了头,“谢谢。”

  席司延视线凉凉的,“倒完可以走了。”

  言下之意,别妨碍我跟你老板娘甜蜜独处。

  男秘书一脸黑线,但是总不能忤逆顶头上司吧,恭恭敬敬的退下了。

  跟个皇帝面前的小太监似的。

  临走时,他想。

  泡蜂蜜得用温水,不烫,江一妄低头喝了口,“我办公的东西得拿上来。”

  席司延坐下,打了个电话,“帮老板娘的东西收拾上来。”

  刚回到自己座位的男秘书:“?”

  很好,今天又是打杂的一天。

  男秘书叫徐平,长相普普通通,业务能力出色,一毕业就进了这家公司。

  这两年,亲眼看到公司崛起,他心里充满了自豪感,每天干劲十足,现在嘛,干劲死了。

  徐平跑了趟江一妄待的单位,里面有张桌子是空的。

  他慢悠悠的把东西装纸箱里。

  有人看见了,好奇问:“江哥不来了吗?挪东西给别的员工?”

  “来啊。”徐平说:“江哥搞了个大的,已经是我们顶头上司了,我忙着把东西搬上总裁办公室呢。”

  众人懵了。

  “顶头上司?”

  徐平最先知道这个消息,得意的说:“不知道吧,江哥这家伙,把我们老大拿下了。”

  职场大新闻啊。

  同事变老板娘。

  众人七嘴八舌,“江哥平时不爱说话,怎么拿下总裁的?”

  “羡慕了,我要是长得好看,我也能少走二十年弯路呜呜。”

  “啊啊啊,羡慕江哥……”

  徐平说完,表情一顿,“别急着羡慕,我们比起江哥,要幸福许多。”

  “什么意思?”

  “徐哥,别打哑谜!”

  徐平叹息,“江哥的腿出了问题,坐了轮椅,看着怪让人心酸的。”

  比起高贵的地位,他更珍惜健康的身体。

  江哥他,这辈子都是残缺的人了。

  某种程度上,反而很可怜。

  即便装了义肢,他依然跟常人不一样。

  众人炸锅了。

  “公司群有人说江哥出事了,我本来还不信呢,原来是真的啊。”

  一个举着手机的小年轻说道。

  众人眼里跳动着八卦的焰火。

  “出车祸了吗?”

  “会不会跟老大有关?”

  “出完事回来,就跟老大在一起了,该不会是狗血桥段吧,你们懂的,电视剧演的那样。”

  “这么刺激?过命交情啊,难怪会在一起。”

  “……”

  他们讨论期间,徐平把东西都收拾好了。

  “上班了别聊了,等会小心被主管看到扣你们工资。”

  众人顿时熄火。

  “不聊了不聊了,下班群里聊。”

  徐平不置可否,耸耸肩出了门。

  正要乘坐电梯上去,一个人拦住了他。

  模样清秀的少年穿着他们公司的保洁衣服,手里拿着滴着脏水的拖把,死死的盯着他,“你们刚刚说什么?什么轮椅,什么车祸?”

  少年是宋然。

  他不想听孟诉的话辞职,就继续过来上班。

  刚刚拖地的时候,听到这边动静很大,就过来仔细听了一下。

  他们太吵,他听的不清楚。

  只听到几个关键字眼。

  这几个字眼,让他想到了昨天那个坐轮椅的青年。

  该不会是同一个人吧?

  徐平不认识这个宋然,但是认识保洁衣服,他皱眉,“关你什么事?你个打杂的要知道这么多干什么?”

  宋然银牙差点咬碎了,声色俱厉,“我想知道,你告诉我!”

  “神经病吧。”徐平嘀咕。

  一个打杂的,有什么资格命令他。

  他可是总裁秘书啊,身份尊贵!

  徐平挺直背脊,不耐烦的绕过他,“不关你的事就少打听。”

  他进了电梯,电梯门很快关闭。

  宋然:“……”

  宋然盯着电梯数字,若有所思。

  他进了徐平离开的单位,晃悠悠的拖地。

  拖地弯腰的时候,他拍了下一个男人的肩膀,小声询问:“哥哥,你们刚刚聊的那位是谁呀?”

  宋然长相清纯,男人本来工作被打扰,有点恼火,见到他的脸,瞬间没了脾气。

  在宋然一口一个哥哥下,把他们讨论的事一股脑说了出来。

  宋然边听边点头。

  眼里诡谲。

  果然是同一个人。

  那个青年叫做江一妄。

  是席总的老婆。

  今天还来公司上班了。

  就在总裁专属楼层。

  宋然心里满是气,一个坐着轮椅的残废,凭什么高高在上?

  他宋然,哪里比不上那个残废?

  他攥住手,手心火辣辣的疼。

  他想到昨晚恶补的霸总小说,心里有了底气。

  像席总这样的冰冷总裁,就喜欢迷糊的笨蛋职员。

  他机会大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