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56章 老婆又逗他

  晚上,席司延从公司回来。

  别墅里灯火通明,空气泛着饭菜的芳香。

  江一妄跟席司延通过电话,特地拖到十点才准备吃晚饭。

  席司延脱掉外套,心疼,“太晚了,老婆不饿吗?”

  江一妄下午吃了不少糕点,不怎么饿,他葱白的指尖勾住席司延修长的大手。

  音色清雅温润。

  “想等你一起。”

  席司延心都化了,低下头蹭老婆的手,“下次不用等我,老婆饿了先吃。”

  江一妄歪了歪头,“就等。”

  席司延莞尔一笑,心里暖暖的,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也会有个人在家里等着自己回来。

  这种感觉,温暖又奇妙。

  仿佛是在梦里,透着不真实的幸福感。

  管家端着热过的菜从厨房里走出,看到两人这么温情,老泪纵横。

  “好久没看见先生笑的这么开心了。”

  江一妄:“……”

  经典永不落幕。

  旖旎的氛围散了几分,席司延接过菜落座,“老婆,这段时间公司忙,我可能都要这个点回来。”

  江一妄低头喝了口鲜美的汤,暖香在口腔里蔓延,顺势提出,“我想回公司。”

  席司延一怔,不太认同,“老婆,你的腿需要静养,不用急着回公司。”

  他不是很想老婆来上班,都是自家人了,他的公司他的钱都是老婆的,老婆可以不用辛苦。

  做个悠闲地老板娘就行。

  江一妄眉眼清冷,抬起头,“在家闲不住。”

  “去公司还能陪陪你。”

  席司延很意动,漂亮的丹凤眼只有老婆的脸,闷在公司一天,他很想老婆。

  如果老婆能来上班,他就能每天看到老婆了。

  只是老婆的腿真的不适合太劳累。

  席司延犹豫半晌,最终败在江一妄温柔的眼神里。

  “回公司可以。”

  “老婆就待在我办公室,哪都别去。”

  江一妄笑意吟吟,“在你办公室办公吗?”

  席司延脑子里装着的东西跟普通人不同,他一下子想到有关办公室的禁忌场面。

  冷白的脸覆上一层樱花色的薄粉。

  江一妄撑着下巴,捏了捏他的脸,“好烫,在想什么?”

  他的手有点凉,席司延裹住他的手,十指扣紧,“在想在办公室如果老婆想亲我怎么办。”

  反派给人的初印象是冰冷凉薄的,眼底总是盛满看不懂的阴郁,漂亮而冷漠。

  但此时,在江一妄面前,他就是个陷入恋爱的黏人小狗,爱说骚话。

  江一妄自然而然的说:“那就搂着我,回应这个亲吻。”

  席司延喉结轻滚,长睫抖动,如簌簌的清雪,“老婆你好会。”

  他受不了老婆用平淡的语气说出暧昧勾人的话。

  他整个心都软在甜甜的糖水里似的。

  甜的要跳出胸腔了。

  江一妄眼里促狭,语调懒懒散散,“还有更会的,睡前要试试吗?”

  席司延呼吸微沉,搂着江一妄的腰,把人圈怀里,“试。”

  “任由老婆指挥。”

  匆匆吃了晚饭,席司延陪着江一妄洗漱。

  这期间,某只大狗狗的眼神一直都是晦暗的,沉淀着炙热的情愫。

  他把晚饭期间江一妄的话放心上了。

  于是心心念念跟老婆做些亲密的。

  半小时后,席司延发丝滴着水,沉默的看着床上的巨大拼图。

  江一妄笑的看不见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下午下的单,晚点就到了。”

  “来,陪我玩。”

  “拼好了再睡觉。”

  席司延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大狗狗耷拉着脑袋,不太开心,“老婆,你说的‘会’就是会拼图?”

  江一妄笑的直不起腰,好一会才说出话,“是呀。”

  席司延彻底不开心了。

  他嫌弃的拿走那副拼图,疯狂暗示,“老婆,换个,不想玩拼图。”

  江一妄配合,“好,那换个。”

  席司延眉心一跳,正要高兴,他亲亲老婆从床底下掏出一本书。

  脑筋急转弯?

  席司延CPU要烧了。

  就听见一道含着笑意的清冷声音传来,“猜这个,答案都在后面,看谁猜出的题目多。”

  席司延咬牙,服了老婆的玩弄,“赢了怎么说?”

  江一妄没想好,“都行。”

  席司延:“好,那就输的那方满足赢的那方,一个要求。”

  江一妄直觉某只坏狗要搞事情。

  不过他就是故意逗席司延玩,席司延想的,他都不会拒绝。

  更过分点的都没事。

  他点头,“可以。”

  有了筹码,席司延兴趣提了上来,“一起看。”

  第一页的题,大象的左耳像什么?

  席司延智商跟他的脸一样妖孽,答案一秒就出,“右耳。”

  江一妄眨眨眼,题目还没看清,他就答出来了?

  席司延很享受老婆崇拜的眼神,得瑟,“亲我一下,我让让你。”

  江一妄没理他,翻了下一页。

  席司延:“……”

  下一题他依旧一秒答出。

  就当席司延以为老婆要翻第三题时,老婆把那本脑筋急转弯丢了。

  然后仰着脖子亲他的喉结。

  “关灯,睡觉。”

  软香温玉在怀,席司延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那书可能就是老婆逗他玩的。

  调情前的小娱乐。

  席司延开心了,垂眸回应这个热切的吻。

  他暂时还不打算碰老婆,老婆还需要再养养。

  不过一些别的事,还是能做的。

  席司延眼梢晕出漂亮的红,他把灯关了,嗓音嘶哑,“嗯,睡觉,”

  一夜旖旎。

  江一妄睡醒后,揉了揉酸麻的手腕。

  某只狗不是很听话,缠着他,咬着他的耳朵,说了好多荤话。

  说的最多的就是,“老婆,你的手好暖。”

  嗯,然后他就一巴掌拍上了某狗的脸。

  某狗瞬间就老实了。

  席司延醒的早,洗漱过后就坐在床边,当起了望妻石。

  发现老婆醒了,身后不存在的狗尾巴摇了摇。

  “老婆,早。”

  江一妄懒懒的嗯了声,“抱。”

  这是一个多月来,养成的习惯。

  席司延一手抱住自己的全世界,低笑,“老婆,感觉到你的‘会’了。”

  江一妄意识到他在说昨晚。

  又拍了一巴掌过去。

  “没个正经。”

  “在老婆面前,不用正经。”

  “……”

  江一妄洗漱了一番,和席司延吃了早饭,一起去了公司。

  公司都是生面孔,但是他们认得江一妄。

  看到坐轮椅的江一妄,眼里装满了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