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54章 恶毒也爱,他超爱

  管家幽灵般飘了出来。

  “嗻。”

  管家宝刀未老,一只手就把宋然提了起来。

  宋然还处在江一妄骂他是狗的震惊中,一下子失了重,四肢在空气里挥舞。

  “干什么干什么?”

  “放我下来!”

  “你们这是侮辱人,我要去席总那里告你们!”

  宋然气的脸都红了,扭曲着叫嚣。

  属实不知道他哪来的底气。

  孟诉觉得丢人,脸上火辣辣的,毕竟人是他带过来的。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他有点抬不起头。

  “嫂子,那什么,你别往心里去,他从小摔伤过脑子,就爱乱说话。”

  江一妄冷笑,“你不是医生吗?治不好他的脑残?”

  这下给孟诉问住了。

  犹豫了会,他说:“脑子坏的很彻底,没救了。”

  江一妄:“……”

  宋然不满孟诉这么说他,囔囔道:“你才脑子坏了,我要告诉叔叔阿姨,你骂我。”

  他声音尖尖的,刺耳朵。

  江一妄指骨抵着轮椅扶手,敲了敲,“管家,快丢出去。”

  太吵了。

  烦人。

  江一妄这两天精神很差,宋然尖锐的嗓音跟刺一样,扎的脑袋疼。

  管家欠了欠身,拎着宋然就要离开。

  宋然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从管家手里挣脱了出来,他揉了揉被抓疼的后颈。

  嘴巴一撇。

  趾高气昂。

  “你是席总的管家?”

  “你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你被开除了。”

  管家:“?”

  神经。

  哪里的野狗,代替先生发号施令?

  宋然理了理皱起来的衣服,发现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他。

  他享受的仰起脖子,重新坐上真皮沙发。

  “我有席总的电话。”

  江一妄眼皮跳了跳,眼睛更冷了,“所以呢?”

  宋然以为江一妄忌惮他了,脊背绷得笔直。

  “我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你们虐待客人,他就能知道自己的老婆不是个好东西。”

  “然后……”他顿了下,倏地笑起来,格外恶劣解气,“就会跟你离婚。”

  “你个没背景的狐狸精,等着被席总抛弃吧!”

  他捧着脸,做起白日梦,“我这样的人,才是最适合席总的。”

  在场的所有人:“?”

  这真的不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吗?

  说的话没一句是正常的。

  可以说,全都是臆想。

  江一妄心里没有波澜,因为他把眼前的主角受当跳梁小丑看待。

  看小丑没有什么好气的呢?

  “脑子不好就赶紧治,别浪费社会资源。”

  宋然脸一僵,恨恨的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你就是嫉妒我比你健全,你个残疾人有什么好骄傲的?”

  说着,他把手机掏出来。

  摁下号码键盘。

  “我这就打给席总。”

  他女王似的对江一妄翻了个白眼,调了扩音,“等着吧,你马上就要哭哭啼啼的离开这栋别墅了。”

  江一妄缓缓呼出一口气。

  这样的癫公,除了厉颂霆,竟然还有一个。

  不愧是这本书的主角。

  如此与众不同。

  作者究竟是以什么样的精神状态写下这本书的?

  江一妄想不通。

  “嘟嘟嘟——”

  手机响了几声,顺利接通。

  紧张的宋然眉开眼笑,“喂,是席总吧,我是……”

  他刚说几个字,对方礼貌的说,“你好,我是席总的秘书,你有什么事吗?”

  秘书声音很浑厚,是个男性。

  并不是宋然期待的人。

  他扯了扯僵硬的嘴角,“我打的不是席总的电话吗?”

  “嗯?”对方说:“席总私人电话不外露的,你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吧,你看到的号码是我的,你有事联系我,用不着麻烦席总。”

  宋然霜打茄子般弓了背,他抓着手机,不去看客厅的几人,手心里出了汗,“这样啊哈哈,我找席总有事,能帮我传几句话吗?”

  对方很礼貌,“你说。”

  宋然语速加快,添油加醋的说:“我现在在席总家里,他老婆对我拳打脚踢,极其残忍,能不能让席总赶回来处理一下?”

  对方:“啊?”

  宋然以为对方没听清,又说了遍。

  结果对方直接挂了。

  宋然听着挂断音,懵了一瞬。

  他想再打回去,客厅里传出音乐声。

  江一妄垂眸,苍白指尖划开手机屏幕,屏幕上显示“老公”备注。

  席司延的电话。

  轻轻点下通话键。

  “老婆。”

  男人声音清冷沙哑,他似乎在喝水,喝了两口才继续说:“家里进贼了?”

  秘书就在他旁边办公,接电话的时候他听到了里面的描述。

  担心老婆出事,赶紧弹了电话。

  江一妄指尖敲击屏幕,面容苍白温雅,“是进贼了,嘴很脏,一直骂我。”

  “我让管家把他丢出去,他厚着脸皮赖下,说要打电话给你,让你看清我恶毒的真面目。”

  “老公。”

  他轻咬着两个字,语调懒散暧昧,“你会因为我恶毒,就抛弃我吗?”

  江一妄很少叫这两个字,那头的席司延耳朵都要酥了。

  他宠溺的扬起唇角,“当然不会抛弃老婆。”

  “老婆越恶毒我越爱,即便拿刀捅死我,我也心甘情愿。”

  漂亮的眼睛愉悦的弯起,艳红的唇衬得肤色更冷白。

  他如同地狱爬上来的魔,明明能迎接黑暗,却甘愿再为心爱之人堕入更深的炼狱。

  江一妄不是个较真的人,但被主角受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心里还是存了个小火苗。

  他故意问席司延这种问题,就是变相的回应那些挑衅。

  江一妄冷淡的抬眼,直直的对着呆住的宋然勾了下唇。

  来自正宫的不屑。

  意识到这一点,宋然彻底绷不住了。

  他冲过来,对着手机控诉,“席总,你别被狐狸精骗了,他就是个虚伪恶心的坏蛋,他除了脸能看,没有一点拿得出手!他只会粗鄙的恶言恶语!席总,你听我的,这样的老婆不能要,要换个温柔顾家的,我觉得我……”

  他说了那么多字,一口气早用完了,脸红的像猴子屁股。

  他吸了两口气,然后看见青年修长的手指点开了手机屏幕,上面的通话界面早就挂了。

  也就是说,他刚刚的那番话全白说了。

  席总根本没听到。

  宋然要疯了,两眼瞪大,“我要跟席总说话,快给他打回去!”

  江一妄平静无波,“我为什么要听一条狗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