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51章 能不能,杀了他?

  聊了会儿,江一妄把电话挂了。

  管家过来叫江一妄吃饭。

  整整一大桌子。

  江一妄心里想着事,吃的不多。

  管家在一旁操碎了心。

  他听到夫人跟先生打电话了,该不会是先生说了什么让夫人不开心吧,夫人怎么能吃这么少?

  管家欲言又止,强烈的倾诉欲,即使是走神的江一妄都无法忽略。

  “怎么了?”

  管家捋了捋,小心开口,“先生脾气不好,夫人别惯着他,千万不能委屈了自己。”

  这个管家胳膊肘往外拐。

  江一妄愣了会,意识到这个问题。

  心里的郁气莫名散了些。

  “他没有对我不好,我只是追剧心情不好。”

  管家一心想两人和睦,闻言很开心,老脸笑出了褶皱。

  “那就好那就好。”

  江一妄心不在焉的吃完饭,操着轮椅在一楼找了个房间睡下。

  夜里辗转反侧,良久才睡着。

  醒来的时候,腰上缠绕了一条胳膊。

  男人清冽的气息包裹住全身。

  他动了一下,席司延就醒了,蹭了蹭江一妄的颈窝,慵懒的唤,“老婆。”

  江一妄摸摸他的头,细白的手指穿插在黑色的软发中,显得那份白,愈发惹眼。

  “忙完了?”

  “还没有,下午还要忙。“席司延眼里淡淡疲惫,一夜几乎没睡,心里念着老婆,赶紧抽空回来了一趟,下午还得回公司。

  江一妄按压席司延的太阳穴,让他好受点,“爱惜点身体,看你都快成国宝大熊猫了。”

  席司延舒服的闭上眼睛,喉咙里溢出低吟,“赚钱养老婆,心甘情愿的。”

  江一妄轻声说:“我很好养活的,你可以不用这么累。”

  “那怎么行?”席司延有了困意,说话有点飘,“老婆要富养,我要把天底下最好的都给老婆。”

  而好的东西,需要金钱购买。

  金钱怎么来?当然是好好工作,把公司运营好。

  席司延一直都认为,江一妄很爱钱,而他最不缺的就是钱,以防未来老婆离开他,他要赚更多的钱,锁住他的白日焰火。

  江一妄闻言说了句傻子。

  眼里又泛起热潮。

  反派对他越好,他就越怕这场美妙的梦境消散。

  对未来的迷茫,像一张大网笼罩着心脏。

  时时刻刻传来细密的疼痛。

  不怕死,也不怕失去一百亿。

  而是怕反派知道他的身份,痛苦绝望。

  怕他们之间的甜蜜,如同一场盛大虚幻的海市蜃楼。

  刹那间化成虚无。

  在这方面,江一妄不敢去赌。

  他不是没想过坦白身份,只是书里的描写,让人望而却步。

  反派……

  真的真的容不下背叛他的人啊。

  江一妄放轻了力度,“睡会吧,养养精神。”

  没有回应。

  席司延已经在江一妄的怀里睡着了。

  侧颜安静,漂亮的像幅画。

  江一妄守了一会,爬到了轮椅上,垂眸解锁手机。

  厉颂霆很早就发来了短信。

  【快点。】

  江一妄控制着轮椅出房间,管家迎了上来,“夫人,早餐都在桌上。”

  江一妄没胃口,拿了块面包垫了下肚子。

  管家一直跟在江一妄身后,见他前往大门方向,说:“夫人是要出门吗?”

  “嗯。”

  管家立马安排,“我去叫老白。”

  为了方便出行,司机也是住在别墅里的。

  管家不愧是管家,事情做得很全面,没两分钟,江一妄顺利的坐上了回家的车。

  半小时左右,目的地就到了。

  老白想把江一妄送上去,江一妄拒绝了。

  “我东西不多,收拾好就下来。”

  老白连连说好。

  电梯缓缓上升。

  江一妄捏着指尖,死死的盯着上升的楼层。

  即将被裁决似的紧张。

  “叮——”

  四楼到了。

  江一妄指纹解锁,推着轮椅进去,入眼就是个胡子拉碴的男人。

  厉颂霆。

  他在牢里过得并没有那么舒心。

  脸颊有一块青紫,看上去是跟人打架打的。

  江一妄看他的时候,厉颂霆也在看他。

  近距离接触江一妄,厉颂霆眼里闪过惊艳。

  与那张有失手法的照片不同,眼前的青年苍白漂亮,温润的眉眼卷着病气,面无表情也不会给人冷感,相反,给人的感觉很是温柔。

  “小妄。”

  厉颂霆眸光惊喜,伪装出见到心上人的样子,“好久不见。”

  江一妄实在叫不出那个腻人恶心的称呼,点了点头,“好久不见。”

  他态度冷淡,厉颂霆倒是没察觉,只觉得他该死的撩人。

  青年说话的时候,唇会微微的抿一下,唇肉受到挤压,再恢复的时候会多点血色,使得那张本就好看的脸更加活色生香。

  比他猎艳的目标绝色太多。

  以前怎么没发现江一妄有这么漂亮的脸?

  厉颂霆把门关上,转头的时候眼里多了丝暧昧,他想去拉江一妄的手。

  这是他第一次想触碰舔狗的手。

  江一妄……

  竟然避开了。

  厉颂霆一怔。

  显然不太理解作为自己的舔狗,为什么非但没有欣喜若狂的接受他的馈赠,反而躲掉了他的接触。

  没等他说话,江一妄解释说:“感冒了,别传染给你。”

  厉颂霆了然。

  心想江一妄比以前细心了,还知道病气会传染。

  厉颂霆坐沙发上,坐姿高傲霸道,没头没尾的夸了一句,“小妄,你做的很好。”

  江一妄静静听他说。

  厉颂霆歪嘴龙王笑,“这些天给我憋了个大的,竟然成了席司延的枕边人。”

  “这样一来,我的计划就更容易办成了。”

  “小妄。”

  他忽然深情说:“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等我成为厉家继承人,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照常画了几个大饼,厉颂霆进入正题,“小妄,我这次见你,是想你偷个东西,”

  江一妄:“什么东西?”

  “一些资料。”

  “新产品的核心数据。”

  厉颂霆说:“小妄,你找个机会去席司延的公司,拷贝他电脑u盘里的东西。”

  “我需要它。”

  “只要我有那些核心数据,我就能……到时候……再然后……”

  江一妄听的心神恍惚,心里涌出一个奇怪的念头。

  厉颂霆似乎是一个人来这里的。

  楼下没有别的车,也没有其他奇怪的人。

  他杀掉男主……是不是能藏住他卧底的身份?

  江一妄的袖口里,藏着一把刀。

  是他从桌上拿的水果刀。

  这把刀如果能插进厉颂霆的心脏……

  江一妄眸子微闪,他倏地抬眸,绽开温柔笑意,“我做这些,有奖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