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49章 醋意一点就着

  嗯,还有更那什么的,就不提了。

  江一妄实在是不敢深入回忆。

  江一妄点开手机,插上耳机听了会音乐。

  这段时间的安逸,让他彻底遗忘了厉颂霆。

  后面看到新闻,才想起来厉颂霆被特警抓了起来。

  也不知道厉颂霆会在里面待多久。

  江一妄倒是希望厉颂霆待个几年,最好五年,这样他就能跟反派安心谈恋爱了。

  “叮咚——”

  手机来了条陌生短信。

  【江先生,你出院了吗?】

  江一妄眼皮一颤,这个语气,应该不是厉颂霆的。

  他谨慎的回了个问号过去。

  对面立马回,【我是周时南!】

  【很抱歉这两个月没来看望你,我休养好后一直在封闭式训练……】

  【我是来道歉的,我没在病房见到你。】

  【……那开车撞我们的人是针对我的,害你们受到了牵连。】

  【我会给你们一定的补偿,请不要拒绝……】

  来不及想周时南怎么知道他的手机号码,身侧一暖,一大只贴了上来。

  语气低沉危险。

  “老婆,你在跟谁聊天?”

  反派的眼睛不笑的时候,很冷。

  狭长的眸子泛着冰冷阴郁的光,他修长的手指捏住手机的一角,淡淡的看了一眼。

  音色更加的冷。

  像是一块冷玉掉在了地上。

  “补偿?”

  同为男人,席司延一眼看出里面的门道。

  所谓补偿,不过是一个接近他老婆的手段。

  还有,这份官方的补偿,实际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给他们了。

  他们在医院住院期间,所有费用全免。

  并且额外给了每人50万。

  老婆当时还没有醒,他就把这些补偿放到了一起。

  后面他把这事给忘了,就没有跟老婆提。

  席司延冷冷的盯着江一妄发过去的一个问号。

  他的老婆竟然给居心叵测的男人发消息。

  真是让人嫉妒。

  江一妄与周时南仅有的交流还是在车里的那一段尬聊。

  他回答席司延,“那天带队的特警。”

  “不熟。”

  这个不熟很大的取悦了席司延。

  席司延眼里回了点温度,但依旧冰冰的。

  “不熟就别理会,这是个满口谎言的恶臭男。”

  江一妄不解,“恶臭?”

  席司延从口袋里掏出官方给的卡。

  “官方的补偿很早之前就发放了。”

  他讥讽嗤笑,”他隔了那么久联系老婆,肯定别有心思。”

  说完,他语气缓和,蹭蹭江一妄脸,“老婆,你别理他,他是坏蛋,会伤害你。”

  肖想别人老婆的人能是个什么好人?

  席司延心里呵呵两声。

  然后默默的拉黑掉那串陌生号码。

  江一妄又把号码拉了回来,“我跟他说声不需要吧,直接拉黑不太礼貌。”

  席司延脸色不太好,江一妄亲了亲哄了哄,“乖。”

  席司延勉强掀了掀眼皮,“就一句话。”

  意思只能发一句。

  江一妄慢一拍抬眸,“吃醋了?”

  席司延别过头,“我像是个会吃醋的人吗?”

  偷偷的看老婆编辑了好长一段话,席司延又咬牙,“对,我就是吃醋了。”

  “你跟这个男的赶紧断干净,否则……”

  搞得好像他出轨了一样。

  江一妄腹诽。

  他挑了挑眉,“否则什么?”

  席司延眉眼稠丽,漂亮的脸如同妖艳的罂粟花,“否则我就‘咬’死你。”

  江一妄的脸,瞬间红的跟大虾似的。

  脑海里闪过几个画面。

  都是席司延半跪在地上的画面。

  长睫湿漉漉的,汗水打湿了胸前的一片………

  空旷的房间里只能听到两个人或深或浅的呼吸声。

  江一妄不自然的眨了两下眼睛,“拒绝他了,还能享受‘咬’死的服务吗?”

  席司延喉间溢出一声笑,眸光暗了暗,“老婆想要,那就能。”

  两人坐的是专车,司机在前面被隔板挡着,因此无论两人的话题有多荤,都不怕被人听见。

  江一妄怂不了一点,“好,这服务先欠着,晚上偿还。”

  席司延眉梢晕出一点红。

  喉结反复滚动。

  他用手扯了扯领带,心想有时候老婆太诱人也不太好,他现在就想做一些不太好的事。

  可惜地方不允许。

  —

  车子行驶了两三个小时,进入了一个超级豪华的富人小区。

  车子缓缓停下,车外传来司机有些朦胧的声音。

  “先生,到了。”

  席司延收拾好东西,一把抱起江一妄下了车。

  门庭水榭,别墅超级大,一眼望不到头。

  江一妄只想感慨,到处都是金钱的味道。

  进门有个管家毕恭毕敬的弯了弯腰。

  “席先生,欢迎回家。”

  注意到席司延怀里的人,管家明显愣了愣,随即震惊的呼出一口气。

  江一妄心数三二一。

  管家激动的说:“还是第一次见到先生带人回来。”

  “这一定就是未来的夫人吧。”

  江一妄:“……”

  小说里的管家都是一个模子刻画出来的吗?

  席司延心情很好,“已经领证了。”

  管家更激动了,一口一个夫人,“我去吩咐杨妈准备晚饭。”

  “夫人有什么忌口吗?”

  江一妄不挑,就说都行。

  管家喜气洋洋的退下了。

  席司延把人放沙发,动作很轻柔,“今天着急回来,主要还是公司那边有情况,需要我本人到场。”

  “等会我出去一趟,老婆你吃了晚饭早点睡。”

  “我可能明早才回来。”

  江一妄懒洋洋的窝沙发上。

  “嗯。”

  席司延皱了皱眉,忽然不开心了,“老婆,我不能陪你,你一点都不难过?”

  江一妄又不是小孩子了,难过什么?

  不就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休息。

  江一妄敷衍两声,“难过,舍不得你。”

  席司延:“……”

  席司延叹了口气,眼里蒙上一层水雾,“太早得到果然不会珍惜。”

  江一妄用手戳了戳席司延的胸膛,“戏精。”

  席司延一把抓住他的手,咬住一根细长白皙的手指,“记得想我。”

  “一晚上不见,整的跟生离死别一样。”江一妄笑他。

  “不管。”席司延强硬要求,“必须想我。”

  反派太磨人,江一妄逗弄席司延的舌头,懒散答应,“好。”

  席司延这下才放心,亲了口老婆葱白的指尖,依依不舍的从老婆香香的怀里离开。

  “轮椅在门口,我待会儿让管家推过来。”

  “老婆,我去公司了。”

  江一妄挥挥手,席司延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几乎是同时,怀里的手机又响了。

  江一妄以为还是周时南。

  点开一看,血液近乎凝固。

  【小妄,我在你家,你在哪呢?】

  【霆哥哥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