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48章 是谁没有老婆,原来是你们呀

  “要不要老公帮?”

  不要脸的大型狗狗蹭着老婆的唇,低低的笑出声。

  他的手扣着江一妄的腰,指腹轻轻的摩挲。

  感受到江一妄的放松,他故意用了点力气掐了下,得寸进尺的吻得更深。

  这些天高温,江一妄就穿了一件白衬衫,被他弄的一身汗,衣服皱在身上,哪都不舒服。

  江一妄咬了口席司延的舌头,席司延吃痛的抬眸,眼神湿漉漉的,很不满。

  “老婆干嘛咬我?”

  江一妄无情的说:“吻技太烂了。”

  席司延漂亮的脸绽开一抹不可置信:“?”

  他辛辛苦苦练习了一个月的吻技,自认为高超无比,没想到会被老婆嫌弃。

  席司延还想亲上去证明自己,江一妄敏锐的察觉到周围路人的灼灼目光,赶紧一巴掌拍过去。

  “回医院病房里亲。”

  “不回去了。”席司延低头蹭江一妄微红的手,“等会去机场,回a市。”

  他黑沉的眸子亮了亮,“回我的别墅亲。”

  “医院不用待了?“江一妄这些天快闷坏了,医院里都是消毒水的味道,一点意思都没。

  而且他只能坐轮椅,很多事不方面,想做什么都得找席司延。

  席司延什么都不让他做。

  美名其曰怕他腿疼。

  然后就把他控制住,陪着他办公。

  江一妄每天盯着那些代码,脑袋生疼。

  做梦都是代码在他面前扭着屁股跳舞。

  他委婉表达自己想做点别的事,例如玩手机。

  席司延唇一抿,耷拉着脑袋,狗狗似的委屈说:“男朋友,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没关系的,我知道我性子很无趣,不被人喜欢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我……我要学会一个人……男朋友,你去做自己的事吧,我不孤单的。”

  他说完,抹了抹眼角,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自己一个人搬着小板凳,坐在阳台上,对着天空,45度角,忧伤叹息。

  那表情,活脱脱被人甩了一样。

  江一妄面无表情的嗅着空气里荡开的浓烈茶香,片刻后妥协。

  “不想玩了。”

  席司延毫无反应。

  不过能看见他的唇角往上提了提。

  江一妄自然瞧见了,但他宠反派,所以当做没看到,软声软语的哄。

  “手机不好玩,没有男朋友香。”

  “我最喜欢男朋友了。”

  “男朋友乖乖,不难过了好不好?”

  没有人能扛得住江一妄的诱哄。

  起码席司延不能。

  江一妄就算一个字不说,就静静的看他,他都忍不住抱住他吻他。

  席司延侧过身子。

  他喜欢的人,坐在轮椅上,盈着笑意,周遭的光落在他的周围——

  衬得他好像进入人间历练的天使,随时都能离开。

  心不受控制的慌乱。

  明明人就在他面前,他却有种他很远的错觉。

  席司延也顾不得茶言茶语了,过去埋进江一妄的怀里。

  “我也最喜欢男朋友了。”

  他的声音有些闷,江一妄当他在撒娇。

  天天撒娇的可爱小狗。

  不,是无时无刻。

  就好比现在。

  黏人的漂亮狗狗仰着头,嗓音飘飘的,“不待了,医院不是个好地方,老婆回我别墅静养。”

  他特地把“别墅”两个字重读。

  似乎在撒娇炫耀:你老公很有钱哦。

  江一妄巴不得脱离医院,清隽的脸荡开摄人心魄的笑容,“好啊,回别墅做老公的金丝雀。”

  在医院时,小护士看出江一妄无聊,偷偷塞给江一妄几本小说。

  其中有一本强制爱。

  里面的男主,将另一个不爱他的男主囚禁在自己的家里。

  整天整夜的做奇怪的事。

  人前斯文败类,人后疯批病娇。

  极其带感。

  江一妄觉得吧,那男主的描写有几分像席司延的,席司延就是个大疯批。

  眼睛动不动就猩红。

  说来就来。

  席司延眼睛立马红了,眼底流淌着兴奋莫名的情绪,“金丝雀?”

  大手覆盖江一妄白皙的手腕。

  留下一朵红痕。

  他恨不得现在立刻回去,“那我可以买链条锁着老婆吗?”

  “再给老婆买个大大的鸟笼……”

  大概是那个场景过于的销魂,席司延乌黑的眼睫颤抖不停。

  脸和脖子渐渐的镀了一层粉色。

  越说声音越大。

  周围的路人频频侧目,耳朵竖起来听。

  席司延不喜欢他们黏腻的眼神,冷冷的睨了他们一眼。

  “怎么?你们没有老婆跟你们play?”

  路人如遭雷击。

  江一妄捂住他乱说的嘴,耳根子热热的。

  —

  回a市的路上,席司延特别乖,没有闹江一妄。

  只是他会时不时的用一种深沉的目光看江一妄。

  江一妄疑惑回看他时,他又若无其事的移开视线。

  江一妄伸长脖子去看,反派手里的平板画面一目了然。

  是淘宝。

  搜索词条,“情/趣………”

  不愧是该死的有钱人,买的链条都是纯金打造的。

  江一妄默默收回目光,想想他在自己世界,买瓶贵点的水都心疼。

  万恶的有钱人,买几百万的黄金眼睛眨都不眨。

  不过,现在这个可恶的有钱人是自己老公,变相的,他也是有钱人了。

  江一妄舒服了。

  他倚着柔软的座椅,温润的眉眼裹了层豪气,“再镶几颗宝石。”

  “不,镶个几百颗,不差这点钱。”

  反正这链条是用来锁他的,等于说是他的私有物。

  很好,席司延花那么多功夫,最后便宜的是他。

  席司延低低的嗯了声,他也有这个打算,他觉得老婆适合艳丽的色彩。

  老婆浑身清冷,这些艳丽瑰丽的宝石,会将老婆拉下神坛,染上世俗的味道。

  能永久的困在他的怀里。

  想想老婆白皙的脖颈,锁骨,手臂,都缠绕着奢靡的链条,席司延喉结克制不住的滚动。

  买!

  几百颗不够,买几千颗。

  镶嵌不上的,就镶嵌在笼子里。

  如果还有多余的,可以用在……

  席司延咳了声,换了一个坐姿,右腿搭在左腿上,矜贵的垂眸看手上的平板。

  他的手上青筋尽显。

  很显然,内心很震荡。

  江一妄不说有多了解席司延,但绝对知道,他在想很色色的东西。

  毕竟有无数次,黏人的大狗狗都用一种难耐渴望的眼神看他。

  然后……

  然后他的嘴就遭殃了。

  被亲得差点破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