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47章 领证,老婆~

  嗯,很好。

  以后知道怎么拿捏他的男朋友了。

  江一妄的双腿一直很疼,反派动了下,有些碰着了,他立马吸了口气。

  席司延关切问:“怎么了?”

  江一妄实话说,“腿疼,你压着我一点了,往右边挪一挪。”

  席司延脸上的血色顿时散得一干二净。

  见他没动静,江一妄疑惑,“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

  席司延心脏像被怪物用爪子挠了无数次一样,又胀又痛。

  他一直避开伤势这个话题,没想到还是提及了。

  江一妄的腿……

  席司延扯出一个难看的笑,胸间的窒闷令嗓音都变得嘶哑。

  “男朋友,等下遇到什么事,你都答应我,不要过激,好吗?”

  江一妄不清楚他打什么哑谜,有点好奇,“你说。”

  席司延握了握拳,眼里不忍,眼眶刹那红了一圈,“你的腿……”

  直接说出来太窒息了,席司延换了个说法,“以后就要坐轮椅了。”

  江一妄比席司延想象中淡定,平淡的拆解这句话,“站不起来吗?”

  席司延缓缓点头。

  期期艾艾的。

  眼里又有泪花了。

  江一妄笑了下,很无所谓,“怎么这么悲痛?不就是站不起来了?跟捡回一条命相比,这是个很划算的买卖啊。”

  对于江一妄,这是书中世界,无论书中的世界他怎么缺胳膊短腿,现实中的他都是毫发无损的。

  所以江一妄超级乐观。

  但是席司延不知道,他满心一个想法——

  “江一妄的未来毁了,他将永远活在别人异样的注视下”。

  席司延颤着睫羽,嗓音破碎,“为什么要救我?”

  眼泪不要钱的哗哗流出。

  江一妄云淡风轻,“想救就救了。”

  “好了,不哭。”他轻拍席司延的后背,“我这不是没事吗?”

  “什么叫没事?”席司延咬唇痛哭,“你的腿没了,以后再也不能走路了!”

  “你再也不能像正常人那样行走,再也不能像正常人那样自由的穿梭行人之间你知道吗?他们会嘲笑你,会嫌弃你,会觉得你是个无用的残疾人……”

  “怪我,是我害了你……”

  席司延哭个不停。

  抽抽噎噎。

  这段时间他没好好吃饭,腰瘦了一圈,气色很不好,看上去比江一妄还病弱。

  “那你嫌弃我吗?”江一妄歪头问。

  席司延音调拔高,“怎么可能嫌弃?你是因为我才变得这样……我嫌弃自己都不会嫌弃你。”

  “那不就好啦。”江一妄安慰他,“我最在意的人不嫌弃我就好了。”

  “其他的不重要。”

  “我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这温柔的安慰只会加剧席司延心里的痛苦。

  “江一妄,你真是个笨蛋。”

  “嗯是是是,我笨。”

  席司延:“男朋友,我难过。”

  江一妄:“要怎么才不难过?”

  席司延闭上眼睛,抬了抬下巴,漂亮的眼型狭长勾人,“亲我,狠狠亲我。”

  让他沉溺在温柔的旋涡里,什么都不想吧。

  “好……”

  江一妄的亲吻给人的感觉像阵风,柔柔的,不带任何占有的意味。

  席司延的手臂缠绕着江一妄的脖颈,唇瓣水色诱人,他眉眼稠丽,浓墨色的长睫一颤一颤,喉间发出小动物似的轻哼,陶醉的加深这个吻。

  良久两人才分开。

  席司延呼吸乱颤,倚着江一妄的胸口,眸子里氤氲着水汽,看上去呆呆的,一颗糖就能拐走。

  “别难过了。”

  江一妄舔了舔唇,这个简单的动作显得极其色气,“已经发生的事,就让他过去吧。”

  席司延乖乖的嗯了声。

  眼神依旧黯淡。

  江一妄做了个鬼脸,“笑一个。”

  席司延呆愣看他,看了会,眼睛再次蓄满泪花,“男朋友,我对不起你。”

  江一妄想扶额。

  说好的不难过了呢?

  怎么又可怜巴巴的掉眼泪?

  “没什么对不对得起的,我心甘情愿。”

  他细声细语,一遍又一遍哄,可算是把人哄好了。

  席司延红着眼,“我好好照顾你,男朋友,我照顾你一辈子,不会让你委屈的。”

  江一妄没回话。

  他没有一辈子的。

  他跟反派只有短暂五年。

  万一中途出现意外,他们连五年时间都没有。

  等厉颂霆从牢里出来,绝对会联系他。

  穷途末路的时候,反派会发现,原来跟自己谈恋爱的男朋友是一直潜伏在身边的卧底。

  反派最恨背叛了。

  江一妄胡乱的想,在他们有感情之后,反派还会毫不犹豫的把刀刺向他,把他扔海里喂鱼吗?

  江一妄心里窒闷,不敢往下深想。

  席司延继续说:“我买了轮椅,怕你看到难受,就先放阳台了……以后我专门给你推轮椅。”

  江一妄扣住他的手,言笑晏晏。

  “那就麻烦男朋友贴身照顾了。”

  —

  江一妄体质不好,在医院又待了一个月,双腿的疼痛才降下去。

  他们那天约好的领证,一直拖到了今天。

  江一妄坐在轮椅上,身后的漂亮反派低垂着眉眼,安安静静的推他。

  出了好一段距离。

  直到周围没什么人了,反派才出声。

  他眉眼弯出好看的弧度,眼里跳动着细碎的光,“男朋友,我们是合法夫夫了。”

  在书中世界,任何国家都支持同性婚姻。

  他们很顺利的领到了结婚证。

  席司延拿出红本本翻来覆去,跟得到了心爱之物一样,喜不胜收。

  又盘弄了一会儿,他忽然低头亲了下江一妄的脸。

  悄悄的,小声的说:“老婆。”

  江一妄忍俊不禁,“为什么是我当老婆,不能当老公?”

  席司延不纠结这个,“那就叫老公。”

  过了会,他自己否认了,“不行,我要当老公,老公有顾家养老婆的责任,我要养老婆。”

  他浓稠的睫毛往下垂落,黏黏糊糊的叫,“老婆。”

  江一妄被甜的一激灵。

  一般反派用这种语气,基本上都是索吻。

  每次亲的气喘吁吁,情/动不已。

  但碍于他的伤腿,他们一直没有做到最后一步。

  于是他们就用……

  咳咳。

  打住,不可以色色。

  江一妄伸开双臂,席司延熟练的低头亲他。

  嗓音低哑。

  透着一股玩味。

  “老婆,你硌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