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41章 “车祸”,他护着他

  “它,它又加速了。”

  “队长,它就是冲着你们来的!”

  “……”

  从“可能”变成“就是”。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糟糕透了。

  周时南脸色沉了下去。

  所有的车以一个几乎同样的速度前行,但他们的车在正中间,前有车后有车,根本停不了。

  面对这种突发性事件,除了待在车上,他们根本没有一个好的解决方法,

  周时南镇定的吐了口气,心里有了最坏打算,“那个东西有多大?”

  手机那头声音抖了抖,“正常小轿车那么大。”

  在一个极高的速度下,两辆车相撞,即便是特警专用的反恐车……

  周时南捏紧手机,眼神有些放空。

  悬了。

  唇紧紧抿了抿。

  手机那头要哭了。

  “队长,怎么办?我们帮不到你们,那东西好像知道你在上面,方向捏的死死的。”

  “最慢二十秒……就……就会……”

  说话间,外面传来轰鸣声。

  那东西,已经来了。

  借着车内的灯光,江一妄的脸靠近关好的车窗玻璃,向外看——

  有个巨大的黑色东西,从不远处的小山上一跃而下。

  速度很快。

  江一妄黑色的瞳仁里渐渐的倒映出那东西的样子。

  是辆改装的车。

  原型看不出来了。

  只知道那车看上去很坚硬。

  江一妄不知道自己此时是什么表情。

  大概是无奈的。

  无奈他的活命之旅艰难险阻。

  逃过一劫,又出现新的劫数。

  几乎每天都那么的刺激。

  关键时刻,周时南终于回神,苦笑着说:“那东西是冲我来的,抱歉,连累你们了。”

  驾驶那东西的人,应该就是前面队员说跑了的那个人。

  他恨特警。

  尤其是带队的他。

  所以,不惜跟他同归于尽。

  周时南深深的看了眼江一妄,像是要把人刻在心里,即便死后也能在奈何桥边认出。

  “祝我们……好运。”

  说完,他闭上了眼睛。

  而江一妄,思绪百转千回。

  回眸,摩挲了下反派被他咬破的唇。

  最终做了个决定。

  他默默摁了摁反派的头,把他摁在怀里,用身子挡着他。

  他要把渺茫的活命机会给反派。

  他死了,顶多回归自己世界,可反派死了,就真的死了。

  他护着点,说不定反派能好运活下来。

  反派还有好长的剧情才会落幕,不能死在这里。

  江一妄不是个伟大到能奉献自己的人,他只是,克制不住的想要去保护反派。

  或许,是曾经烂掉的同情心,又因为不会真正死的基础下,重新生长出来了。

  “系统,下次再有一百亿的获取机会,能不能优先考虑我?”

  绝境间,青年神情轻松,笑着跟穿书系统说。

  穿书系统看到这惊险的一幕,彻底愣住了。

  不是很懂,爱钱如命的人,怎么会把“生”的机会放弃。

  明明对于他来说,这只是个书中世界,别人的性命与他无关。

  明明只要把反派挡在身前,就会多一分机率活下来。

  威胁他生命的主要者,不就是反派吗?

  合理解决掉反派就好了啊!

  这宿主,好笨啊。

  穿书系统没注意,它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江一妄笑笑,是好笨。

  但是不后悔。

  反派本性,是不坏的。

  就像金手指展现的那样,反派应该是个傲娇可爱的性子。

  他变得阴郁暴戾,都是有原因的。

  “平平无奇的人,偶尔想做回英雄。”

  就像今晚的反派,毅然决然让他乖一点,他去引开那些人一样。

  做一回闪闪发光的英雄。

  就当是,还给反派了。

  他不喜欢欠别人东西。

  “席司延,再见了。”

  耳边传来叹息声。

  席司延的手指动了动。

  他其实被那吵闹的电话声弄醒了。

  模模糊糊的,知道要有重要的事发生。

  心里升腾起不安感。

  没等他睁开眼,仿佛一道惊雷在耳边炸响,有个东西撞向了他们的车。

  意识天旋地转,他们的车被撞的不停翻滚。

  席司延感觉到了疼痛。

  手臂那一侧,火辣辣的疼。

  但除此之外,竟然没有其他的痛意。

  似是有什么东西保护住了他。

  有个更深的猜测在脑海里浮现,席司延呼吸沉了沉。

  慌乱和恐惧一瞬间填满大脑。

  不会的。

  他那么自私,为了厉颂霆,为了达成目的,把他玩弄股掌之间。

  怎么可能放弃心爱的人护着他?

  不会的……

  他早就看透了江一妄,江一妄贪生怕死,虚伪自私……

  席司延从梦魇似的状态清醒,他们所在的这辆车还在翻滚,令人牙酸的重物翻滚声响彻着万籁俱寂的山林间,好一会儿才停止,接着他听到了痛吟声。

  但转瞬即逝。

  那人只痛苦哀嚎了两声,声音就戛然而止了。

  像是,像是彻底丧失了生机,再没有机会发出声音。

  是江一妄的声音吗?

  是不是他的?

  席司延呼吸间,血腥味充斥着鼻腔,脸上传来温热的溅射物。

  惊惶下,他用尽力气睁开眼睛。

  入眼的是黑暗。

  车在翻滚坠落时,裂成了两半,灯早就坏了,席司延什么都看不见。

  他动了下身子,有什么东西从他身旁掉了下去。

  血的腥味顿时更大了。

  席司延怔住了,呼吸都轻了轻,他来不及看周围什么情况,用手摸了摸旁边。

  是温热的触感。

  他比谁都熟悉的触感。

  大脑轰隆隆的,席司延唇色死白,是江一妄,真的是江一妄。

  他护着他。

  在生死关头。

  积攒在心头的杀意,像是没拧好的水龙头,一下子就倾泻了出去。

  他茫然无措的眨动眼睛。

  为什么?

  那么羞辱他,玩弄他。

  却又在这种时刻,保护他。

  他于江一妄而言,究竟算什么?

  席司延眼里湿润,他头痛欲裂,血腥味使他又想到了那一夜。

  同样是这么重的血色,那个人高高在上的搂着一个恶毒的女人,而他的母亲跪在他们身前,全身绑了绳索,胸口插着一把刀。

  他的母亲,在他们面前,疯了。

  她接受不了曾经最爱的人,联合别人欺负她。

  接受不了这么多年,她是别人的替代品。

  所以她发疯的大笑,用胸口撞击地面,让那把刀陷得更深。

  满地的血,凄冷的夜。

  他躲在门口,目视这样地狱样的场景。

  无力的看着他的母亲死在他面前。

  “唔——”

  一个声音生生的止住了快发病的席司延。

  是江一妄的声音。

  席司延死寂的眼睛亮了亮,激动的一直落泪,他还活着。

  江一妄还活着。

  车的顶部周遭全都呈现凹陷状态,席司延艰难的动着身体。

  他往前爬。

  车头不知道断哪了,周围都是杂草树枝,上面带着小刺,席司延的掌心磨出了血。

  他艰难的爬了出来。

  月亮被参天大树遮挡,没有月光,周围黑的很彻底,席司延只能慢慢的用手摸。

  他去摸车,一不小心就划了一个口子。

  席司延抽了口气,没去管,继续摸。

  好一会摸到了车门把手位置。

  他用力的扯动。

  万幸,车门开了。

  席司延半边身子探进去,声音颤抖,“江一妄,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