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36章 厉颂霆怎么在这

  冰冷的房间里面充斥着一股甜蜜的恋爱气息。

  两个身材壮硕的黑衣男:“……”

  不是,你们有没有身为货品的自觉性?

  你们不应该惊慌失措,然后绝望的等待命运的抉择?

  怎么若无旁人的亲昵调情起来了?

  席司延托了托狐狸面具,眼神若有若无的扫过那两个黑衣男,给人的感觉,似乎是……得意?!

  满脸写着:啊,这面具是我老婆挑的,你们看,好看吧?

  黑衣男:“……”

  行吧真相了,两个傻逼恋爱脑。

  黑衣男嘴脸抽搐,两人把脸别了过去,懒得看恋爱脑调情,生怕自己被腻死。

  江一妄挑完反派的面具,转身挑自己的。

  看了眼,随手拿了个戴了起来。

  他没特别喜欢的,能戴就行。

  一只手突然闯进江一妄的视野。

  江一妄后背一暖,反派贴在了他身后,嗓音淡淡的,沙哑勾人,“我给你挑一个。”

  暖流擦着耳垂,江一妄看着那只苍白的手,在面具上停停留留。

  反派的手精致修长,轻轻的捏面具时,指骨会微微泛红,欲得要命。

  江一妄不禁想到反派的手掐住他腰时的样子。

  他的手背会凸起蜿蜒的青筋,同样欲到骨子里……让人有一种冲动,恨不得让那手掐住自己的脖子……

  打住打住!

  想歪了。

  江一妄摇摇头,把脑子里不健康的黄色画面踢了出去,回神发现眼前多了个挑好的面具,是个猞猁形状的。

  猞猁猫科动物,但食肉。

  主食小型动物,偶尔也会吃狐狸。

  江一妄挑眉笑了,“老大,你还特地挑了个对家。”

  “猞猁可是吃狐狸的。”

  愣了两秒。

  江一妄无声念了两遍“对家”。

  后背的热度似乎在这一瞬间变得冰冷,江一妄心跳控制不住的快了些。

  反派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还是说,选猞猁只是凑巧?

  几乎下一秒,江一妄又放松了下来。

  都要死了。

  用不着纠结自己有没有暴露身份了。

  江一妄笑容自然,“给我戴上?”

  席司延撑起面具给江一妄戴上,戴好才慢悠悠的说,“没想那么多,主要是够野。”

  胸腔震动,夹杂几分笑意。

  “像你。”

  野?

  江一妄长这么大第一回被说野,他给人的形象一直都是温润有礼的。

  “有多野?”他好奇。

  席司延沉吟了会,“动不动就把人弄伤,自己也笨得要死。”

  他的手抬起,绷带上的血渍赫然入目。

  另只手,在他腰侧揉了揉。

  江一妄张张嘴,没法辩解。

  好像穿书以来,一直都在受伤和使人受伤的路上。

  他确实“野”。

  反派评价的没错。

  “老大。”江一妄突然叫了席司延一声。

  席司延低眸去听。

  江一妄说:“狐狸也野。”

  他顿了下,“还骚。”

  席司延微怔,哑然失笑。

  “报复心挺强。”

  “不是报复。”江一妄说:“是真的像老大。”

  青年戴着猞猁面具,平常的温润被盖下去三分,扯唇笑起来有几分戏耍人的生动。

  “一个模子出来的。”

  席司延不反驳他,垂首说着好。

  旁若无人的搂着青年,指腹流连于青年的腰侧。

  软肉温热,手感极好。

  席司延喉间痒痒的,心头的渴望如藤蔓疯长,想把人永远留在自己的怀里。

  这样,就能永远留住这份鲜活。

  “哗啦——”

  挂在墙壁上的电视黑屏了。

  发出雪花的声音。

  站在门口的黑衣男说:“中场休息,十分钟后上压轴,你俩别抱了,把衣服理好了,等会跟我们上台,听见没?”

  这么快就到他们了?

  活命的剩余时间又少了一点。

  江一妄强颜欢笑,“行。”

  江一妄与席司延分开,他坐沙发上,唉声叹气。

  他的一百亿,真的没有希望了吗?

  席司延摩挲失去温度的手指,眼里闪过不满,冷冷的睨了两黑衣男一眼。

  黑衣男心头狂颤。

  这男的,该不会是哪个家族培养出来的大少爷吧,这气势也太足了……眼神比他们老板都凶,杀过好多人似的可怖。

  他们本能的缩了缩脑袋,随即想到这是他们的地盘,腰板瞬间又挺直了。

  “看什么看?就你有眼睛?!”

  一个黑衣男粗着嗓子吼道。

  席司延冷嗤一声,阴戾的眼睛眯了眯,金丝狐狸面具发出冷淡的光泽。

  他不说话,黑衣男的气势自己弱了下去。

  弱弱的嘀咕。

  “看吧看吧,我又不少块肉。”

  谁知道他说完,那气质冷然的男人,迅速移开了视线,生怕玷污了自己眼睛似的。

  黑衣男:“……”

  死恋爱脑。

  席司延坐到江一妄旁边,他侧眸,视野里的青年坐姿很乖,两手放在膝盖上,抿着唇,忧愁的呆呆望着地板。

  一看就是在担心接下来的拍卖。

  “不会有事的。”

  江一妄全当反派在安慰自己,没有精气神的嗯了声。

  席司延蹙眉还想说几句,房间的门被踢开了。

  紧接着,门外的嘈杂钻了进来。

  “听说今天压轴换人了……我心仪的宝贝没了……气死了……烦人……我倒要看看……换的人有多好看……”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江一妄心头一窒。

  豁然抬头望去。

  这个声音。

  是男主,厉颂霆的。

  可是,厉颂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门口的男人目测一米八几,面具拿在手里,一张脸十分俊美,他正不耐的皱着眉,旁边的黑衣男为难的说:“厉少,这,这不合规矩。”

  “拍卖前,我们的货是不给看的。”

  厉颂霆听到笑话似的笑了起来,语气不善,“是你们擅自换人,我看照片赶过来拍卖,你们他妈告诉我换了人,这不是搞笑吗?”

  黑衣男脸一白。

  确实,这件事是他们不对。

  但谁知道那些人集体自杀啊!

  临时换人是没办法的事。

  黑衣男六神无主,看到中年人过来,看到救世主一般,“老板!”

  中年人低头哈腰,想着息事宁人,“能看能看,厉少您随意。”

  他推开黑衣男,给厉颂霆让位置。

  厉颂霆酒后容易失控,进房间看到坐在沙发上戴着面具的两个人,火气上来,“玩我呢?戴着面具我怎么看?”

  中年人态度卑微,“我这就让他们摘下来。”

  他使眼色,厉声,“听到没!厉少让你们摘面具,赶紧把脸露出来给厉少看看!”

  江一妄还没有所反应,脑海里穿书系统疯狂预警。

  【杀意,杀意值,爆,爆了!!!!!!!!】

  江一妄愕然。

  “你说什么?”

  【杀意值: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