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34章 耳边的小红痣很可爱

  黑羽似的睫毛颤了颤,他接住向前倾倒的青年。

  “江一妄……”

  青年很轻,腰都没什么肉,他都不敢用力,生怕青年疼得更难受。

  “你给我挡什么……”

  他能躲开的。

  只是青年比他更快一步。

  坚定的将他护在身后。

  心微微抽疼。

  茫然无措。

  江一妄,这一刻的你,是真心想要保护我的吗……

  他可以把这下意识且不带犹豫的行为,当成青年对他的心软吗?

  他有没有分得清,他跟厉颂霆呢?

  好多好多话想问出来。

  最终只是红着眼,把人往怀里拢了拢。

  “好傻,我不会有事的。”

  江一妄头上冒出好多小星星,反派的脸就在这些小星星里,一副委屈要哭出来的模样。

  他疼得龇牙咧嘴。

  挤出个温柔笑意。

  “可能,我喜欢当英雄。”

  他手指蜷缩,脸苍白如纸,一看就是强忍着痛苦,却偏偏温和笑着。

  “别哭。”

  哄小孩似的语气。

  席司延垂眼,遮住眼里的浓烈的复杂情绪,眼尾晕出的红格外浓稠绮丽。

  “傻子。”

  江一妄眨眨眼,不乐意了。

  他保护反派还要被反派叫傻子?

  “叫大英雄。”

  他认真说。

  席司延沉默了会,语气很低,重复了一句:

  “傻子。”

  做英雄的都是救世主,而救世主,要与天下为敌。

  还是傻子好。

  每天乐呵乐呵的,什么烦恼都没有。

  江一妄醉啦,心想反派真没良心,救他都不夸一下,还一个劲说他傻子。

  再有下次这种突发情况,他不会再管反派了!

  心里的小人板着脸。

  却在感觉到脸上的滚烫而慌张。

  怎么哭了?

  反派此时低垂着头,叫人看不清神情,要不是江一妄脸上多出几滴泪水,还以为反派冷心冷情,对他的保护毫无感觉。

  江一妄艰难抬手,后背一抽,疼痛感再次拉满,他没管,只是慢慢的把反派的眼泪擦掉,“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他安慰,“我没事的,缓一下就好了。”

  席司延沉闷的嗯了声。

  掉的泪反而更凶了。

  止不住的,啪嗒啪嗒。

  而在一旁的中年人,终于从这个插曲中反应过来。

  看着黑衣男不解气还想蓄力打出第二拳。

  气不打一处来。

  这两个人可是关系着他的未来,这智障玩意儿犯一次错不成,还想犯第二次。

  还有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中年人也是练过,一个飞脚过去,把人踩在脚下,对着黑衣男的脸左右开弓。

  “你他妈,把老子的话当耳旁风?”

  “你很牛是不是?啊?说话!”

  “老子弄死你!”

  黑衣人的脸高高肿起,中年人又是飞脚又是拳头,他的牙挣扎期间掉了好几颗。

  血水流了一地。

  酒味混合着血腥味,臭的离谱。

  他含糊不清的求饶。

  “你说什么呢?”中年人越打越爽,把人弄晕才起身,理了理衣服。

  黑衣男已经出气多吸气少了。

  中年人冷嗤,“说话都说不清楚,要你有个鸡毛用。”

  他掏出纸巾擦掉手里的血,抬头看那抱着的一对,皱紧了眉。

  拍卖会要开场了。

  这其中一个顶级货,看样子有点脆弱不堪,下一秒就好像要闭上眼睛死去……也不知道那些富豪们喜不喜欢这样的。

  要是没人满意……

  中年人咽咽口水,不去想这个问题,他冷冷对二人说:“跟我走。”

  席司延黑沉的眸抬起,他眼睛很红,脸漂亮无害,却无端给人恐怖惊悚感。

  就,就好像黑暗中索命的厉鬼。

  平静中隐藏着暴虐杀机。

  中年人心猛地一跳,头皮发麻。

  竟不敢与他对视。

  “等下,让他再休息下。”

  嘶哑的声音淡淡的,没有过多情绪。

  中年人嘴唇翕动,不情愿但很怂,“五分钟。”

  拍卖会开场会有裸/体美人献舞,他能给这两人五分钟休息时间,多了就不行了。

  中年人把身体背了过去。

  不去看两人腻一起的画面。

  席司延轻轻的用手揉江一妄的腰。

  “能站起来吗?”

  “我试试。”江一妄跪在地上,试着依靠自己站立,腰部的疼痛感一扩散,立马软倒了回去。

  下巴搁在席司延的胸肌上,有些硌人。

  温香软玉在怀,席司延喉结轻滚,声音更哑,“别乱摸。”

  乱摸?

  江一妄一怔,随即发现自己的手抓在了席司延的臀部,触感格外饱满。

  咳……

  江一妄一脸不知情的把手放到别的位置,结果反派喉结滚了滚,红了脸。

  ?

  反派附在他耳边,咬字,“江一妄,是不是故意仗着不舒服揩油。”

  语气肯定,没有波澜。

  “……”江一妄目光缓缓往左侧移动,漂亮,自己的另只手搭在了反派的另外半边屁股上。

  江一妄脸也红了。

  寻思着自己也不是变态啊。

  他顾不上腰疼,抬起胳膊,改为搂反派的脖子,一不小心碰到了反派的耳朵边。

  反派喉结滚动更频繁了,几乎是呼着气咬着每个字,“江一妄,你就是故意的。”

  他的耳边有一颗小红痣,分外敏感,江一妄的手碰到,几乎瞬间让他半个身子麻痹,心里的渴望随之而来的涌出。

  脸色潮/红。

  眸光暗沉,沉着晦涩不明的水色。

  湿漉漉的。

  江一妄这下真的不理解了,他两只手都腾开了,怎么还说他故意揩油?

  他是什么很坏的人吗?!

  诬告,这是彻彻底底的诬告。

  江一妄学着席司延咬字,“我怎么故意了?”

  席司延握住他碰他耳朵的那只手,“这只手,在故意使坏。”

  江一妄眼皮挑了挑,他这只手总共就碰了反派两处地方……

  目光停留在席司延的耳边。

  他抽回手,又去碰了碰。

  这下碰到了一个小小的东西,有点不太明显,他轻轻的摁了下。

  耳边,是反派骤然变喘的呼吸声。

  江一妄:“!?”

  所以,他是碰到反派敏/感点了?

  脑海里回荡着反派的一句话,“江一妄,我们有点暧昧了”。

  席司延黑瞳深邃,从喉间溢出无奈的笑,“还说不是故意使坏,嗯?”

  江一妄没反驳,又摸了摸,摁了摁,“死之前使坏一下,不犯罪吧?”

  拍卖将近,没有出现任何意外的话,他会嘎在买家手里。

  这大概是他们生前的最后一次拌嘴。

  还是有点不甘心啊,明明很努力想要活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