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33章 替反派挡一拳

  “小心点。”

  席司延说。

  江一妄比了个“OK”手势。

  两人错开。

  江一妄为了给席司延争取机会,咬咬牙加速。

  小腿蓦地一软。

  耳畔男人呼吸声沉重,粗重的声音粘稠刺耳。

  他淫笑声不断,“小辣椒,跑不动了吧?看哥哥怎么把你抓怀里。”

  “把小嘴给哥哥亲亲,哥哥想死了……”

  啊啊啊,受不了!这人说话真恶心!

  江一妄浑身起鸡皮疙瘩,恶臭的酒气熏得他胃里泛酸,想吐。

  余光中,席司延已经从黑衣男裤子里掏出了钥匙。

  精神顿时一振。

  他回头吐了口口水,吐了黑衣男一脸,“我就是亲狗也不会亲你。”

  “你个自我良好的油腻男!”

  黑衣男被骂得一愣一愣的。

  他难以置信,“你的意思是,我连狗都不如?”

  江一妄笑了,“我可没说啊,这都是你自己说的。”

  黑衣男爆了句粗口,大手就要抓住江一妄的后颈,江一妄往下滑溜一退,直奔门口,扯着嗓子喊,“老大,开门!”

  什,什么?

  黑衣男看到打开的大门,大脑还是懵的,转而想起来自己脱掉的裤子里放着房间钥匙,脸色顿时黑沉了下去。

  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

  “你们给我站住!”

  黑衣男暴跳如雷,他不能接受到手的“猎物”就这么跑了。

  这是个耻辱。

  黑衣男满脑子都是怒火,兴冲冲的追在两人身后,结果发现那两人并没有仓皇乱跑,而是把看得见的房间都敲了一遍。

  大脑仿佛被锤子砸了一下,他一下从暴怒中恢复几分神智,惊恐不定。

  坏事了。

  老板让他把人看好,他转头就想把人玩弄一番,这要是被老板知道了,他会面临极其恐怖的惩罚!

  精虫上脑的脑袋开始流下冷汗。

  他喝酒喝忘了,这两个是拍卖会上压轴的看点,要是有任何不完美,引起富豪权贵的不满,他们这些人,都得……

  黑衣男喉咙干巴巴,凶狠的面目挤出一个难看谄媚的笑,“两位兄弟,我跟你们闹着玩呢,别那么紧张。”

  他的一只手骨折疼着,他用另一只手憨憨摸头,瓮声瓮气,“怪我哈哈,我这人一喝酒就会乱来,吓着你们了吧?”

  他说的话没人理会。

  江一妄随手又敲了一扇门,门刚好从内部打开。

  江一妄顿住脚步,不废话,开门见山,“你们的人搞我们。”

  门口的人恰好是中年人。

  他吃了夜宵,从一个女人的身上刚爽过,准备出去透透气,等下赶往拍卖会主持,突然看到精心准备好的拍卖品出现在眼前,神情愕然了一下。

  反应过来江一妄说的话,他的心像是绑了一块大石头,沉入了谷底。

  “搞你们?”

  中年人紧张的把两人从上到下都看了一遍,神色很难看,深陷的五官皱在了一起,“你们被谁碰了?”

  他们这边有规矩的,要拍卖的货谁都不能碰,要保持被拐来的原样。

  这样的货,就是干净货。

  众多大佬们砸钱砸起来才会心无旁骛,毫不手软。

  中年人指望今天这场拍卖会成就自己,结果没高兴一小时,梦就破碎了?

  中年人两眼冒火,恨不得把那个坏他好事的畜牲给剁了,“谁干的,说啊!”

  江一妄眨眨眼,拉着席司延往旁边站了站,黑衣男的身形立马暴露在中年人眼前。

  中年人睚眦欲裂。

  上前就踹两脚。

  “我安排你做事,你把人……”

  “不!”黑衣男神色狂变,他跪在地上,汗流浃背打断中年人的话,“我没有。”

  “是这两个贱人勾引我。”

  “老板,我是这里的老人了,我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他愤恨瞪着江一妄和席司延,“老板相信我,我是无辜的,是他们陷害我,想我们内讧出事才这么说的。”

  他努力辩解的样子很狼狈。

  不复刚刚在房间那么威风生猛。

  嗯,官大压死人。

  中年人深呼吸好几口气,只想听重点,“所以,你到底有没有碰他们?”

  黑衣男疯狂摇头,“没有,还没有来得及碰。”

  “也就是说,他们还是干净的?”中年人急切的问。

  黑衣男点点头。

  中年人拍了拍胸口,捋了捋气,“那就好那就好,拍卖会还有戏。”

  黑衣男低眉顺眼,语气小心翼翼,“老板,那我这就把他们送拍卖会后场?”

  中年人冷冷的说:“你已经没资格做这种事了。”

  自以为能逃过一劫的黑衣男,心里一阵咯噔。

  他惊惶摇头,“不,不要罢免我,我没有碰他们,我没有错……”

  他身上酒味都快腌入味了,中年人哪能不清楚男人醉酒的德性,肯定是没忍住欲望,准备做些什么。

  结果人太蠢了,偷鸡不成蚀把米。

  笑死。

  中年人懒得理会黑衣男的狡辩哀求,他哪里敢再敢把人交给他,这完全就是拿他的前途,拿他的命去陪葬!

  他是疯了,才会把自己的命交给一个蝼蚁身上。

  他一脚踹在黑衣男的脸上,“给老子闭嘴。”

  拉开衣服,中年人对着一个对讲机说了句,“来一趟,把人带走,随你们处置。”

  “不……”黑衣男瘫了,两腿间流出一滩黄色液体。

  结局已定,他被抛弃了。

  准确来说,他犯了规矩,成了一个“死人”。

  后面等待他的,是无尽的折磨。

  可能江一妄有点坏在身上,看到黑衣男这么惨,他浑身舒坦。

  欺负他跟反派的时候,叫的多凶。

  现在傻了吧。

  人组织直接不要他了。

  江一妄内心巴拉巴拉,突然,地上的黑衣男暴起,一只完好的拳头,带着急促撕裂的风声,朝着席司延袭去。

  “既然横竖都是死,我要拉着你们俩陪葬!”

  都怪这两个人,但凡配合他一点,让他爽一爽,他就不会走到这样的结局。

  他要拉着这两人一起走黄泉路!

  席司延距离黑衣男最近,所以成为了他的优先目标。

  江一妄想也不想,一个飞扑挡在席司延身前。

  “嘭——”

  剧烈的疼几乎要把腰间的骨头凿碎。

  江一妄闷哼一声,站不稳的跪倒在地上。

  “江一妄!”

  反派在叫他。

  江一妄耳朵嗡嗡的,什么声音都听得见,又好像什么声音都听不见。

  他用剩下的力气攥住席司延的衣角,声音轻的像阵烟,“老大,你没事就好。”

  席司延猝然红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