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29章 发病,他渴望的都是别人触手可得的

  房间里有一个巨大的浴池。

  反派背对着江一妄,解开了衣服。

  水雾缭绕,男人踏入池中。

  他身姿修长,淡淡清冷,肌肤很白,比例优于常人,宽肩窄腰,薄薄的肌肉线条流畅有力,一点都不孱弱。

  江一妄来不及欣赏“美人入浴”图,担心反派的伤口,提醒,“胳膊抬起来,手腕别碰水。”

  席司延转身,浓墨色的长睫颤了颤,“没力气抬,下来托着我。”

  “江一妄。”他嗓音放轻,催促,“快下来。”

  里面的水温度有点热,席司延的苍白的脸染上淡红,湿漉漉的短发垂在额前,遮住过于秾丽漂亮的眉眼,无端上扬的唇给人一种锋利危险感,恍若看猎物一般。

  “……老大你转过去。”江一妄实在不好意思就这么脱衣服,他难以忽视反派灼灼的视线,粘在皮肤上,忍不住颤栗。

  席司延闻言好奇,“你在害羞?”

  江一妄:“……”

  这不摆明的?

  席司延眼神意味悠长,他信谁害羞都不会信江一妄害羞,江一妄可是用过各种方式引诱他,手段出奇的低俗。

  席司延眉梢抬了抬,声音虚弱,故意说,“没力气转过去。”

  江一妄张了张嘴,脑海里浮现反派半身是血的虚弱模样,心一紧,相信了他的话,赶紧快速把衣服脱了,没入浴池。

  他顾不得害羞,游过去搂住反派的腰,一只手托住反派的胳膊。

  体温相接,头一回没有隔着衣服抱,两人的身子都是一僵。

  江一妄脑子乱乱的,就像羊驼在大草原上狂奔,一点想法都没有。

  好一会才感慨,好滑。

  反派的皮肤滑滑的,由于没有力气,都是靠在他怀里,江一妄有一种当皇帝的感觉,而反派,是他千娇万宠的妃子。

  手掌下,传来挣扎的幅度。

  江一妄疑惑反派要做什么,就听见反派幽幽的声音,“哪里滑?”

  江一妄:“!”

  他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江一妄尴尬的咳了声,“都滑都滑,我俩皮肤真好。”

  反派声音还是幽幽的,“江一妄,你捏疼我了。”

  江一妄一惊,这才发现他出神的时候,手指捏住了反派胳膊上的肉。

  他看了眼,那一块皮肤都被他捏红了,与别的地方的肤色呈两个样。

  难怪反派要挣扎……

  江一妄不好意思的松开,轻柔的摸了摸反派的胳膊,“不小心捏到了,我的问题,我没个轻重,老大别生气。”

  青年的手指游离在他的胳膊上,席司延深呼吸一口气,压下心里涌起来的异样,眼尾很红,强装淡定,“以前帮别人洗过没?”

  这问题奇奇怪怪,江一妄说:“小动物算吗?”

  席司延:“不算。”

  “那就没有过。”江一妄想了想,“我不是很喜欢跟别人肢体接触。”

  不过到了书中世界,这个“不是很喜欢”需要重新定义了。

  因为他不讨厌反派的接触。

  即便反派想杀他。

  这是个很离谱的事,江一妄也不太懂。

  要说多喜欢反派,那也不见得。

  江一妄对反派,只有单纯的朋友间的关怀,哪怕知道反派凶残,内心最大的感受不是害怕,而是心疼他作为反派的设定。

  是设定如此。

  江一妄总是吐槽那个光环金手指,实际上,它让反派更加真实可爱了。

  就好像那个金手指解开了反派身上的封印枷锁,使得反派变回了他自己。

  席司延沉默的听着江一妄说完。

  两人明明贴的那么近,却好像隔了一个天堑,两颗心遥不可及。

  讨厌与别人肢体接触吗?

  那他的要求,对于江一妄来说,岂不是很恶心?

  席司延没有忘记江一妄卧底的身份,在江一妄心里,与他的每一次接触,是不是都是一场折磨,一场背叛?

  会觉得自己背叛了厉颂霆,而厌烦讨厌他吗?

  胸腔闷闷的。

  呼吸有些不畅。

  他明知道所以为的温暖,都是卧底装出来骗取他信任的。

  他还是忍不住去细想,去难过。

  凭什么厉颂霆就可以得到江一妄的喜欢?

  而凭什么他只是个被玩弄的小丑?

  席司延真的觉得自己很可悲。

  他这短暂的二十多年,只有苦楚时刻伴随他。

  除了母亲毫无条件的对他好,他再也得不到最诚挚的关怀。

  眼前缭绕的水雾聚拢再聚拢,席司延迷茫中看见了母亲温柔的面容。

  是他年幼时记忆中的母亲。

  她永远停在那一年的岁月里,眼角没有皱纹,年轻温柔。

  席司延低喃,伸手去触碰,“是来带我走的吗?”

  他的手穿过水雾,什么都没有抓到,但在他的视角里,母亲主动接过他的手。

  母亲说:“小延这些年太累了,跟我走吧,我们去一个温暖的地方,没有人阻挡我们幸福。”

  这是他多年的渴望,他的母亲活过来了,还要带他走,席司延不假思索的答应了。

  他热切满怀希望,脱下内心沉重的黑暗,他笑,“好,去一个温暖的地方,一起幸福。”

  他笑着笑就哭了,他责怪他抱怨,但更多的是撒娇,“来的太迟了,早点来带我走,就可以早点幸福了。”

  母亲愧疚的抚摸他的脸颊,“对不起小延,来见你的路太长了,母亲一不小心就迟到了。”

  席司延漂亮的眸子蓄着泪花,母亲心疼的擦他的脸,声音轻,温柔蛊惑,“好孩子不哭,母亲这就带你走。”

  席司延眼眸失焦,挣脱了江一妄的怀抱,往前方走去。

  他走出了浴池,前方是一面墙。

  “咚——”

  他毫不停留撞了上去。

  江一妄心一悸,四肢发凉,他不知道反派突然这么做是怎么了,他起身追了上去,把人拉着,对上一双失神的丹凤眼。

  “老大,你……”

  席司延没有理会,不顾一切的往前撞。

  好在江一妄拉的死,他的额头只是轻轻碰到了墙上。

  席司延额头那一块红红的,这还是在他没力气的前提下撞出来的,要是再用点力,江一妄都不敢想会出现什么样的血腥场景。

  江一妄伸手在席司延面前晃,发现他没反应,心里更慌了,“老大,你看看我。”

  席司延没有反应,他还是用微弱的力气往前撞,两人拉扯间,席司延的手腕伤口又渗血了。

  伤口的疼并没有唤回席司延的神志,他那双失神的眸子,缓缓流下眼泪。

  口里呢喃。

  反复重复。

  “不是带我走吗?怎么停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