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19章 无意间亲了反派喉结

  浓稠的眸子里升腾起浓郁的占有和偏执的病态。

  席司延掐住怀里人的细腰,唇角悄悄上扬。

  另一边。

  纸醉金迷的夜店。

  厉颂霆喝的醉醺醺的,一个电话打来,他看了眼备注,喜笑颜开。

  计划成了?

  拍了拍脸,按下接通键。

  顿时,电话里传来女人哭哭啼啼的控诉。

  厉颂霆越听脸色越阴沉。

  他勃然大怒。

  扬手摔掉一个酒杯。

  喘着粗气吼道:“江一妄还活着?不仅如此,还毁了我的计划?”

  厉颂霆怒火中烧,两眼通红。

  江一妄不回他消息,他还以为江一妄卧底身份暴露了,已经领了盒饭。

  没想到活得好好的,转头就把他的死对头救了。

  厉颂霆怒极反笑,“好,好样的,我真是小看江一妄了。”

  以为最没心机,最好掌控的棋子,却在关键时候狠狠给了他一击。

  想到新项目的酒会上,那些顶级权贵嘲讽不屑的眼神,厉颂霆几欲发狂。

  要不是江一妄没拿到项链,他至于在席司延的手里节节败退?

  他准备的资金可是比他的两个哥哥还要充足!

  怒火太盛,厉颂霆一挥手,砸了几瓶名贵的好酒。

  服务人员噤若寒蝉。

  电话没有挂,那头的女人小心翼翼开口,“或许,他在博取席司延的好感与信任。”

  厉颂霆倏地冷静下来。

  有这种可能性。

  江一妄这人他接触过几次,一心爱慕他。

  只要他出现,江一妄的眼睛里就全是他。

  他吩咐的事,江一妄总是积极完成。

  事无巨细。

  再加上他经常性的画饼,江一妄一颗心早就奉献给了他。

  不太可能背叛他。

  厉颂霆翻看与江一妄的聊天记录。

  对方字里行间,充满了对他的爱慕。

  活脱脱一个陷入爱情的傻子。

  好忽悠的很。

  厉颂霆脸色稍霁。

  心想这件事可能有点误会,江一妄那边应该发生了什么,所以才那么久没有回消息。

  也就是说,江一妄这颗埋伏在席司延身边的棋子,还能用。

  厉颂霆雨过天晴,心情又好了。

  他抬了抬手,有眼力见的立马给他倒了杯酒。

  厉颂霆眯着眼睛,虽然这次新项目失利,但后面还有很多机会。

  这次江一妄在席司延面前刷足了好感度,下次搞事情更容易得手。

  据说席司延公司要上市新产品,目前正在研发的紧要关头。

  如果,江一妄能把核心数据偷到手,他的公司抢先一步制作完成,且注册商标……

  厉颂霆浑浊的眼睛亮了亮。

  贪婪的舔了舔唇。

  席司延公司的产品以精品为主,但凡他的公司偷到数据研发出来,他高低能在饱和的市场分一杯羹。

  到时候岂不是力压他两个哥哥?

  前景广阔,厉颂霆笑出了声。

  一扫前面的烦躁。

  他点了支烟,吞云吐雾。

  醉意又浮了上来。

  等江一妄那边的事稳定下来,会给他发消息的。

  他只要等待,然后让江一妄偷核心数据即可。

  厉颂霆想的挺美,殊不知他的卧底早就换芯子了。

  且,正躺在他死对头的怀里安详睡大觉。

  江一妄睡觉挺不老实的,喜欢翻身,喜欢乱踢被子……

  本来是背对着席司延的,愣是跟泥鳅一样,丝滑的翻了个身。

  与席司延面对面。

  呼出的气息喷洒在席司延下巴处。

  温热丶暧昧。

  “江一妄。”席司延掀开眼皮,眸子里荡开一圈涟漪。

  喉结轻轻滚动。

  不自然的想要拉开江一妄。

  他声音低,江一妄睡的香,压根听不到,八爪鱼一样缠绕着席司延。

  胳膊和腿紧紧的锁着席司延腰臀。

  席司延越想拉开,江一妄缠得越紧。

  两人衣服都是浅浅的一层,热度因为细小的磨蹭而不断叠加。

  江一妄可能是梦到了什么,吧唧了一下嘴,一口亲在了席司延的喉结上。

  “江……”席司延闷哼一声,额头多了层薄汗。

  心跳猛地加速。

  真是要了命了。

  冷白色的皮肤“蒸”得通红,席司延眼尾渐渐晕出一层欲色。

  他咬着唇,哑声,“我真怀疑你是故意的。”

  他的洋娃娃,睡梦中都要勾引他。

  席司延报复似的重重的掐了一下江一妄的腰,眼里的墨色沉重勾人。

  江一妄梦里正经历天降黄金这种好事,抱着几个纯色亲了又亲。

  突然腰侧一疼。

  梦里奢靡的景象如同镜子碎裂那样消散。

  江一妄迷蒙睁眼。

  病房内昏暗,只有门缝传来一些走廊上的光线。

  他什么都没看到。

  动了一下,腰部酸疼无比。

  江一妄仔细感受了一下,发现是反派在掐他的腰。

  也不知道他睡着期间,反派掐了几次。

  可能是不为人知的癖好吧。

  江一妄为自己的腰感到默哀。

  “老大。”

  好梦被破坏,江一妄声音有点不满,带着刚睡醒的沙哑。

  “不许掐我……”

  “疼……”

  像猫儿撒娇的语气。

  低低的,软软的。

  席司延有被可爱到。

  下意识把捣乱的手从江一妄腰上放下。

  过分听话的席司延:“……”

  “江一妄。”席司延声线磁性惑人,咬牙不爽,“你知道你刚刚做了什么?”

  江一妄茫然的“啊”了声。

  “我做了什么?”

  他睡着了能做什么?

  席司延:“……”

  喉结那块凉凉的,江一妄的口水还粘在上面。

  席司延气笑了。

  “真不知道?”

  江一妄摇摇头。

  席司延垂眸盯着江一妄的唇,良久笑了下,“你说梦话了。”

  江一妄警铃大作,梦话?

  他该不会说了些不该说的吧。

  “看看反派杀意值!”

  江一妄赶紧呼叫穿书系统。

  【0。】

  ?

  “出故障了?怎么才0?”

  【不清楚呢亲亲,检测结果没有出错哒。】

  江一妄更加惴惴不安了,事出反常必有妖。

  等会杀意值不会一下蹦到100吧?

  江一妄想跑。

  他推开席司延,眼睛不敢看席司延,“那啥,老大我有点内急,我去上个厕所。”

  麻溜的下了床。

  眼看着江一妄就要冲卫生间里,席司延坐起身,叫住他,“一起。”

  江一妄刹住车,他回眸,反派朝他扬了扬裹得跟粽子一样的手腕。

  声音似乎带了点难堪。

  “我一个人,有点吃力。”

  反派大病初愈似的,漂亮的脸没什么气色,仿佛在提醒江一妄,是他没能阻止别人下药,害得他遭受了这么一场折磨。

  江一妄:“……”

  他怎么看都觉得反派阴恻恻的。

  他不会真的说了些暴露身份的话吧?

  江一妄好慌,面上安然无恙,甚至微微笑了笑。

  “好啊,老大我们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