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14章 陪我睡觉觉

  车子行驶了半小时,停在一个豪华酒店。

  前方早早有人候着,热情的低头哈腰。

  领着席司延和江一妄去了顶层的豪华总统套房。

  席司延出差是不打算带人的,因此只定了一间。

  江一妄杵在门口,不太理解前台那些人奇怪的眼神。

  待人走后,他问:“老大,我睡哪?”

  这个房间里面有一扇巨大的落地窗,远眺能看见远方富丽堂皇的建筑,最下方是一条清澈见底的湖泊,有古朴的小船游荡其中。

  席司延收回视线,半倚着落地窗,漂亮的脸半明半昧,他回味着怀里搂着青年的滋味,樱粉的薄唇勾起,“跟我睡。”

  洋娃娃,该被主人搂在怀里。

  江一妄一言难尽,他扯了扯衣服的边角,回顾了一遍剧情,努力找到阐述席司延性取向的句子。

  快速翻阅全文……

  很好,没找到。

  江一妄眼神飘了飘,“老大,我睡姿差,还是睡沙发吧。”

  他有点担心自己的屁股。

  还有点担心反派半夜做噩梦,一个心情不好把他嘎了。

  席司延没说话,视线冰冷黏腻。

  门口的青年,穿着合身的西装,腰部纤细漂亮,底下是一对很修长的腿,一张温润的脸有些红,整个人过分精美。

  明明满心接近他,勾引他,他给了机会,他又假意拒绝。

  欲擒故纵?

  席司延气急,冷笑,“那就睡你的沙发。”

  席司延说完就回房了,门被重重的关上。

  江一妄摸摸鼻子,又生气了。

  反派是受气包吗,这么会生气?

  心里吐槽了两句,房间门又开了。

  席司延满脸阴郁,一缕较长的发丝垂在左眼,衬得墨色的眸更深邃。

  他抬着眼睫,笑容扭曲,“我要你,陪我睡觉觉。”

  那个在商界无所不能的反派,此时红着眼,死死的盯着江一妄,嘴里说着不太正常的叠字。

  江一妄眼睁睁看着反派的杀意值提升到了90。

  他只是十秒钟没说话,杀意值攀升到了99.9。

  江一妄慌了,比起死,节操轻微至极,根本不算什么。

  反派要是对他有别的想法,他咬咬牙,给就给了。

  以反派这个容貌跟身材,他横竖不亏。

  就当点鸭了。

  席司延快要掏出刀的时候,江一妄朝着席司延笑,温温柔柔,“好。”

  “都听老大的。”

  青年温和,让人想到了影视剧里的贤妻良母。

  全身上下都是温柔的知性美。

  席司延屈指敲敲门框,眼底疯魔不在,“去暖床,我先洗个澡。”

  暖床?

  江一妄:“……”

  不会吧不会吧,反派真是冲着他屁股来的?

  江一妄忧心忡忡,先摸屁股后摸腰,他这老年人的腰怕是给不了反派想要的感觉。

  江一妄夜里洗过澡,衣服都是当天换的,身上很干净,他把西装脱了,换了身睡衣,躺在了豪华总统套房的大床上。

  等反派洗澡期间,江一妄拿手机刷了会视频。

  两分钟左右来电话了。

  是一串外地号码。

  江一妄挂了,那号码又打,反复好几次,江一妄就接了。

  对面是个气泡音男声。

  “小妄,我就知道你有本事,席司延出差谁都没带就带了你……”

  “你现在已经住酒店了吧,东西拿到没?”

  对面自顾自的说了会儿,然后急匆匆的问道。

  能这么称呼江一妄的,只有男主厉颂霆吧。

  江一妄将手机拿远,故意装着急迫的样子,小声诉苦,“霆哥哥,我拿不到啊。”

  “席司延一直没给我近身的机会,他可能知道我有点问题,防着我呢。”

  厉颂霆皱眉不耐,“潜伏了一年多,偷个东西都偷不到?”

  顿了一下,想到明天油水肥润的新项目,他忍着不爽,轻哄道:“小妄,你再努力一下,只要拿到那样东西,我立马给你钱安排手术。”

  手术?

  江一妄询问穿书系统,“这个角色患病了?”

  如果是绝症什么的,那他任务就不用做了,肯定活不到五年。

  穿书系统伸出细长小手,摆了摆,【没患病,角色很健康。】

  江一妄垂眸思索。

  既然没有患病,那厉颂霆就是故意引导这个角色,让这个角色以为自己生了重病。

  正常人知道自己生病了,肯定想要花钱去治。

  厉颂霆就利用这一点,逼迫江一妄去做了卧底。

  而卧底落到席司延手里,下场没有一个好的……

  这男主厉颂霆,从一开始,就是将这个角色推入了一个死局。

  用无数配角牺牲,来换男主的平步青云吗?

  凭什么呢?

  江一妄这边没声音,厉颂霆打起了感情牌,蛊惑江一妄赶紧把东西弄到手。

  “小妄,从两年前在人工湖边救了你,我就一直很喜欢你,但是你知道的我作为家里的私生子,必须向老爷子证明自己的能力,才能获得继承权……”

  “如果能拿下明天的新项目,我就是厉家的继承人,到时候,我给你钱养病,再和你结婚,好吗?”

  厉颂霆这是把buff叠满了,救人,喜欢,治病,结婚。

  种种话术一块丢出来,能够砸的涉世不足的懵懂者晕头转向,欣喜若狂。

  可惜厉颂霆不知道“江一妄”这个角色“活”过来了。

  成为了一个有思想的角色。

  不再是他呼之来喝之去的纸片人。

  江一妄眼里闪过讥讽之色,“好的,我再努力努力。”

  “霆哥哥,你一定能当上厉家的继承人的。”

  语调毫无起伏的说完,对面高高兴兴的说了几声好就挂了。

  江一妄将通话记录删了,重新刷起视频。

  偷项链?

  偷不了一点。

  他只想苟命。

  根据剧情描述,反派败给男主还需要十多年。

  以目前形势来看,反派要比男主牛逼得多。

  江一妄有脑子,知道自己该向着谁。

  真的,如果今天他把项链偷给男主,可能不用到明天,他就被席司延随身带的刀一刀封喉了,然后尸身扔进大海。

  小说世界里,法律可是几乎不存在的。

  没人拦得住席司延。

  这么一想,江一妄这个卧底身份始终是个定时炸弹。

  江一妄愁啊,今天拿不到项链,还得跟男主周旋。

  他不能跟男主翻脸。

  万一男主把他卧底的身份说给席司延,他的下场只有葬身大海。

  所以,得两边做好人。

  江一妄思绪乱糟糟,身侧蓦地凹下去一块,带着水气的温热气息扑面而来。

  席司延洗完澡了。

  凌乱的发丝滴着水,水珠从妖孽的五官滑落,没入隆起的腹肌上。

  席司延只穿了个裤衩,他的皮肤白得晃人,身材漂亮匀称。

  “在看什么,这么入迷?”

  江一妄手一抖,低头看屏幕,发现只是搞笑的电影讲解,神态肉眼可见的放松。

  “电影,解说挺逗的。”

  江一妄抬着手机,席司延只看了一眼就没兴趣了。

  他懒洋洋的说,“帮我吹头发。”

  “好。”

  在江一妄起身去拿吹风机的时候,席司延冷冷的瞥了眼卫生间。

  他把项链摘下了,就在吹风机旁。

  他又给了江一妄一次机会。

  如果他拿了他的项链……

  他会把江一妄囚禁起来,折磨得只剩半条命。

  这是背叛他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