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13章 他像小熊玩偶,抱着舒服

  江一妄揉到后面,手酸腰也酸。

  这身体非常柔弱,长时间做事就会头晕。

  江一妄想喝点水休息,大脑突然空白,一头栽到席司延的身上。

  席司延一夜没休息好,睡得沉,怀里多了个人都没有醒。

  空姐们看到两人亲密抱在一起,面面相觑,眼里爆发出惊人的光。

  难怪对她们不假辞色,人家的爱人就坐在旁边。

  不过有一说一,这两个男人的颜值都好高。

  气质又好。

  唉,怎么就内部消化了呢?

  空姐们小声细聊,满脸遗憾。

  席司延醒的时候,江一妄在他怀里,头埋着他的胸口,恨不得嵌在他的身体里。

  席司延眸色复杂,想推开江一妄,手指触碰到江一妄的肩,又缩了回去。

  深色的眸子如同打翻的墨水,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凝聚。

  没人知道,这一刻席司延想到了年幼时的小熊玩偶。

  那是温柔的母亲给他精挑细选的生日礼物。

  席司延的童年黑暗凄惨,但在最开始,他是母亲最疼爱的宝贝。

  母亲无时无刻都在关心他,温柔的笑,温柔的给他做饭,温柔的送他生日礼物。

  浅褐色的小熊制作精美,软毛丝滑,蠢萌蠢萌的。

  年幼时的席司延爱不释手。每天都要抱着小熊睡觉,而母亲则是抱着他睡觉。

  后来家里惨遭变故,母亲再也没有抱着他睡觉,小小的席司延惶恐不安的抱着小熊,一夜又一夜度过漫长难熬的岁月。

  再后来,席司延的小熊被扔了。

  那个人,那个人用一种最恶心的嘴脸,毁掉了他最在意的东西。

  年幼时的席司延会哭,没了小熊玩偶,彻夜彻夜的哭。

  哭累了,才睡得着。

  席司延睫羽颤了颤,垂下的手轻轻的圈住怀里的人,如同抱住那个母亲送的小熊玩偶。

  幼年时的遗憾,莫名在此刻得到弥补。

  席司延眼尾猩红,一直控制良好的情绪,疯了似的在心里肆虐。

  脑袋有电钻似的搅动,疼得厉害。

  他没有管,只是垂首,把头埋进江一妄的肩窝里,鸟归巢似的闭上眼。

  放纵一会儿。

  让他依靠一会儿。

  江一妄的身上很香,暖暖的,席司延靠着,那些折磨了他多年的绝望情绪,第一回没有药物的控制就得到了缓和。

  席司延又睡着了。

  后来是被空姐叫醒的。

  飞机到站了。

  席司延看向怀里的江一妄,他还在睡着,发窝都睡凌乱了,几根呆毛直直挺立。

  席司延推了推江一妄,江一妄没醒。

  他捏住江一妄的鼻子,江一妄没反应,过了会,猛地睁开眼睛用嘴呼吸。

  江一妄要炸毛了。

  他觉得自己太累了,忽然晕了过去,然后就有一股窒息感袭来。

  睁开眼睛一看是反派在捏他的鼻子。

  “杀意值到百了?”

  穿书系统大惊,迅速查看,【没有啊,才15。】

  江一妄还疑惑杀意值这么点为什么反派要搞他的时候,席司延的声音响起。

  “到b市了。”

  他松开手。

  江一妄愣了愣,用鼻子深呼了几口气。

  一脸呆样。

  席司延很有耐心解释,“你睡得太死,只能用这种方法叫醒你。”

  江一妄:“……”

  他哪是睡着了,分明是累晕过去了。

  不过在知道反派并没有杀他的意思之后,紧绷的身体松懈下来。

  江一妄和席司延下了飞机。

  机场外早有专车候着。

  这小说世界里的城市非常繁华,江一妄看到好多自己世界没有的设施建筑,一时间移不开眼,眼睛都要贴在玻璃上了。

  “喜欢摩天轮?”席司延墨镜搭在鼻梁上,有种颓废惑人的美感。

  摩天轮?

  江一妄疑惑,眼睛往右侧扫了扫才发现,某处有一个游乐场,摩天轮冲天而起,距离老远也能看到,非常醒目。

  小时候,江一妄的父母总是带着他到处玩,摩天轮这种东西经常坐。

  江一妄想到逝去的父母,情绪有些低迷,“嗯,喜欢。”

  席司延不同,他讨厌摩天轮。

  因为那个人抛下他的母亲,和另一个女人在摩天轮上接吻。

  他的母亲以泪洗面,身体逐渐垮掉……

  席司延死死抿唇,戾气一圈一圈荡开,眼尾烧出绯色。

  很生气。

  生气江一妄说喜欢摩天轮。

  摩天轮那种毁人幸福的建筑,凭什么有人喜欢?

  漂亮的脸不断扭曲,墨镜都阻挡不了席司延的阴郁病态。

  穿书系统发出惊天惨叫,【坏了坏了,反派杀意值飙升到99.9了。】

  还有小数点?

  江一妄摇了摇脑袋,不对,他喵的反派怎么又想杀他了?

  他不就是说了句喜欢?

  难道反派很讨厌摩天轮?

  江一妄冷汗涔涔,他这次坐在副驾驶,小心的透过镜子看了眼后面,正好对上反派猩红、杀意泛滥的丹凤眸。

  狭长丶冰冷。

  很好,又是说错话了。

  江一妄这才穿到这本书里第二天,已经无数次面临死亡危机。

  江一妄抹了把冷汗,从善如流道:“以前喜欢,后来就不喜欢了。”

  “我之前坐过几次,有次出了意外,差点没从上面下来,后来我就觉得摩天轮是一个会带来不幸的建筑,就再也没坐过了。”

  最后一句话说到了席司延的心坎里。

  摩天轮,是个会带来不幸的建筑。

  江一妄和他的观点是一致的。

  席司延褪去眼里的阴翳,勾了勾唇,“我也不喜欢。”

  穿书系统的警告弱了下去,【杀意值正常了,掉到50了。】

  江一妄虚惊一场,想给自己灵活的大脑颁个奖。

  还好脑子动的快,否则……

  江一妄透过玻璃看到席司延手里握着的刀状物,否则就要挨刀子了。

  江一妄生怕席司延杀意值再涨回去,又说了几个摩天轮导致的安全事故。

  给席司延说开心了。

  杀意值慷慨的掉到10。

  不知怎么的,江一妄还是没什么安全感,反派这人很奇葩,他只要有什么不满,那杀意值立马就能逼近100。

  江一妄经历了好几次死亡危机,深深感觉到席司延的阴晴不定。

  好在江一妄还没有受到实质性上的伤害,不是很畏惧席司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