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11章 总有卧底想搞事情

  席司延的眼睛是冷感的主要来源,他把眼睛遮住,攻击性就减少了许多。

  即便如此,江一妄也没敢乱动。

  在他眼里,席司延不亚于随时爆炸的夺命手雷,一不注意,限制的拉环就会掉落。

  两人干坐着等了近半小时,中途谁都没说话。

  江一妄更想趴着的,后背又酸又疼,他担心惊扰席司延闭目养神,愣是强撑许久。

  听到门铃声响起时,江一妄都站不起来。

  腿麻了。

  席司延一睁眼,就看到江一妄一脸痛色,指骨苍白无力的抵着大腿。

  然后艰难的站立。

  走两步就往后倒,好巧不巧就倒在他的怀里。

  席司延的视线往下移,与江一妄圆润的大眼睛相视。

  跌倒的青年在男人的注视下慢慢红了脸。

  他偏头,嗓音慌乱,耳朵尖一半粉红,“腿麻了没站稳,谢谢老大接住我。”

  在青年口中,很平常的“老大”,有种“老公”的错觉。

  语调湿软微甜。

  席司延滚了滚喉结,他的手,托着青年的腰身,很细,刚好能握住。

  门外的门铃声急促了几分。

  席司延恍若没有听到。

  大手轻轻的用了力,轻轻“描绘”青年纤细的腰。

  惊人的软。

  江一妄惧痒,缩了缩,奈何脚太麻了,用不上力,反而像是故意往席司延怀里塞。

  不知是不是他听错了,他听到席司延似乎笑了一声。

  很短,但是听上去心情很不错。

  江一妄尴尬的抬起头,“老大,外卖到了,你……拿一下?”

  门铃声更急促了。

  似是认同江一妄的话。

  席司延眼神示意,江一妄怔了怔,顺着他看去,才发现自己情急之下,一条手臂牢牢地锁着席司延的腰……

  “你先松开我。”

  男人声音平淡,他的周身有一层灯光的重影,本就漂亮的脸更加妖孽夺华。

  没人不喜欢好看的事物。

  江一妄出神几秒,手臂从席司延的腰上放下。

  他的耳朵尖彻底红了。

  尴尬红的。

  他真不是有意倒在反派怀里,纯粹是脚麻没站稳。

  上方传来男人的低笑。

  这次听得很清楚,席司延真笑了。

  “江一妄,你今晚很喜欢投怀送抱。”

  江一妄:“……”

  江一妄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观察了下杀意值,发现又降了20点后,江一妄摆烂了。

  随便反派怎么说吧,只要不杀他,骂他都行。

  江一妄躺沙发上,屈起一条腿揉腿。

  目送席司延开门拿外卖。

  饭菜和奶茶一块到的。

  席司延先把饭菜放到了餐桌上,至于奶茶……

  奶茶有点多,席司延分几次才拎完。

  江一妄饿得肚皮扁扁的,随着席司延把外卖盒打开,他闻到一股诱人的肉香。

  胃里泛酸,江一妄挣扎想要起身。

  刚缓过来的腿,抽筋了。

  江一妄绝望的苦着脸,“老大,扶我。”

  抽筋太难受了,席司延回到江一妄身边的时候,江一妄眼眶红了一圈,眼尾隐隐有泪意。

  眼睛没有平时睁的那么大,粗略看上去竟然有股媚意。

  席司延沉默。

  这卧底,就这么想尽办法勾引他?

  腿麻很快就能缓过来,偏偏还是叫他过来扶。

  江一妄,太执着了。

  席司延一想到江一妄是替厉颂霆卖命,又想到被单上那些疯狂的示爱。

  脸黑了一瞬。

  冷淡的走开,坐到餐桌旁。

  “腿麻多走动。”

  江一妄:“?”

  不是,抽筋怎么走啊!

  江一妄心想反派可能不喜欢跟他近身接触,心力憔悴的叹了口气。

  他忍着抽筋的钝痛,慢步走到餐桌旁坐下。

  桌子挺大的,一大半放了奶茶。

  江一妄运气好,在手边找到了席司延想喝的芋泥啵啵奶茶。

  他把奶茶递给席司延。

  席司延没接,那种怪异感过去了,他没那么想喝奶茶了。

  奶茶太甜,他一向不喜欢。

  席司延不接奶茶,江一妄沉思了会,恍然大悟。

  他把吸管扒开,插进奶茶里。

  脱口而出。

  “喝吧小公主。”

  江一妄一愣,席司延也一愣。

  紧接着,那神秘怪异感强势回归。

  席司延唇角不自然的往上提,笑容属实不好看,“好啊,我最喜欢喝芋泥啵啵奶茶了。”

  不止嘴上说说,席司延大口喝了一口,几乎喝了半杯。

  甜腻感充斥口腔。

  席司延本来要愤怒这种失控感,待看到江一妄眼眸亮亮的同他说好喝吗。

  扎破皮球似的,心里的气全跑了。

  席司延罕见的没有想起过去的血色画面,他品味温热细腻的奶茶,认真评价,“还可以。”

  年幼时喝过,被骂过喝垃圾食品,他就再也没碰。

  后来在他的印象里,奶茶就是个太甜太腻的劣质饮品。

  席司延盖住眼底的晦涩,今天喝了下,意外不难喝,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不堪。

  他不讨厌。

  更甚者,他喜欢。

  席司延咬着吸管,将剩下的半杯也都喝了。

  胃里暖暖的,他的唇悄无声息地弯了弯。

  江一妄见他喝得香甜,也抽了杯奶茶喝。

  猛灌好几口。

  仙酿。

  好喝。

  饿的时候吃甜的很有饱腹感,江一妄满足的眯了眯眼。

  接着抱着米饭啃,肉往嘴里塞,芳香四溢。

  江一妄喜爱美食,吃什么都很幸福,简单的家常菜吃出了顶级美食感。

  席司延不怎么饿,愣是看江一妄的吃相吃了半碗饭。

  江一妄吃饱喝足,把桌子收拾了。

  此时已经深夜三点。

  考虑到他们白天要坐飞机去隔壁b市出差,江一妄催促席司延洗澡休息。

  “老大,浴室只有一个,你先洗。”

  席司延眼如点漆,“没有换洗衣服,等下午去了b市,定酒店洗。”

  会有专门的人替席司延收拾行李,里面会有换洗的衣服。

  江一妄点头表示了解,走动的时候碰到了抽筋的腿,神情有些不太好看。

  席司延把这当成了江一妄的惋惜。

  洗澡这种事,能做文章的地方太多了。

  江一妄一心想引诱他,听到他不洗澡,难免失落。

  席司延矜贵起身,回房休息。

  没过一会,隔壁房间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席司延:“……”

  很好,即便他不洗澡,江一妄也有办法勾引他。

  不愧是他身边留的最久的卧底。

  真是好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