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6章 第二次了……好白

  黑市上流传的药数不胜数,席司延合理怀疑江一妄趁他不备下药了。

  不然怎么解释那个莫名其妙的叠词?

  孟诉赶到的时候,就看见席司延沉着一张美人脸,在思考着什么。

  沉着冷静,哪里像中药的模样。

  放下医疗箱,孟诉坐席司延对面,翘起个二郎腿,“席大爷,中什么药了?”

  席司延抬起深邃的眸子,轻啧了声,“我要是知道,还要你来?”

  未知的药?

  孟诉微微正色,“什么症状?”

  席司延有些失神,“控制不住自己,想说些奇怪的话,甚至做一些出格的事。”

  这个形容……

  孟诉放下了二郎腿,默默的把椅子往后推了推,太特么像那玩意儿的药了。

  中了那玩意儿,不就是想说奇怪的话,做一些“和谐”的事吗?

  注意到孟诉的小动作,席司延意识到他想歪了,黑着脸说:“不是你想的那种。”

  “是类似于控制的感觉,我变得不像我。”

  变得不像自己?

  孟诉蹙眉,“这种效果持续了多久?”

  “三四分钟。”

  持续时间还挺久,孟诉脑子里闪过很多种药物的名字,但都不确定。

  他起身,给席司延做了个检查。

  眉头越皱越紧。

  “没有中药的迹象。”

  想到什么似的,他望着席司延欲言又止。

  席司延知道他想说什么,漂亮的眉眼染上几分倦怠。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犯病了,这不是犯病的症状。”

  孟诉记得上次席司延也这么说,然后席司延发疯自残,差点把命玩没了。

  这么一想,孟诉后背浸出一层冷汗,“白天还是去做个深层检查……”

  “不用。”

  席司延打断他,“我精神状态很好。”

  席司延这次很笃定,失控与他的病无关。

  是那个卧底对他做了什么,他才变得不像自己。

  孟诉还想劝说,席司延声音多了分戾气,“滚。”

  孟诉:“……”

  孟诉不死心,“席……”

  话没说完,席司延出去了,留下凌乱的孟诉。

  孟诉扯着嘴角,“……你大爷的。”

  这烂脾气,难怪这么多年身边一个人陪着人都没有。

  不过孟诉也清楚,没人能够受得了发病的席司延。

  席司延这个人,表面上看上去光鲜亮丽的,其实……挺可怜的。

  孟诉叹了两口气,收拾东西离开。

  出了公司大门口,发现席司延正站在不远处的路灯下,身旁还有个人。

  席司延是侧着身子的,神情看不清,倒是另一个人的面容清晰可见。

  青年捂着头,偏圆的眼睛周遭微微泛红,不好意思的说着话。

  孟诉朝着他们的方向走近了些,听清了青年的声音。

  “……我醉了,忘了家在哪里……”

  凉风一吹,孟诉浑身一激灵。

  醉酒碰瓷的人?

  很快,孟诉知道自己想错了。

  两人聊了起来。

  虽然基本上都是青年在说话,但是席司延时不时的会回复几句。

  明显两人认识。

  知道不是莫名其妙的人,孟诉放心了。

  他也没赶过去凑热闹,走另一侧的路准备绕开他们。

  刚走两步,席司延背后长眼睛似的叫住了他,“孟诉,开车送他回家。”

  孟诉暗骂一句,转过身,皮笑肉不笑,“我是医生不是司机。”

  席司延揉揉眉心,“我知道。”

  他用软件搜了一遍,附近没有可搭乘的便车,想到孟诉是开自己车赶过来的,他才让孟诉送人回去。

  他还以为江一妄早就回去了。

  没想到醉酒把家给忘了,一直待路灯下发呆。

  席司延眸子里有几分探究,不过究竟是不是真的醉酒把家忘了,只有江一妄自己清楚。

  毕竟江一妄一心想勾引他。

  不排除他是为了找机会和他在一起。

  席司延一般会根据卧底的目的来判定他们的行为有多恶劣,再考虑处理方式。

  目前江一妄,是唯一一个让他有些无奈的卧底,因为他太安分了些,除了有勾引他的意向,没有半点搞事情的意思。

  席司延指尖碰了碰颈部的项链,眸色愈深。

  但只要是卧底,无论什么目的,他都不会放过。

  无非就是采取的处理方式不同。

  孟诉笑容冷却,“你知道还让我送人回家?”

  席司延没有理会孟诉的不满,严格意义上孟诉是他的员工,员工听老板话天经地义,“先送他再送我。”

  孟诉想弄死席司延,“大晚上把我弄过来,给你们当司机?”

  孟诉的国粹快到嘴边了,席司延身旁的青年对着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麻烦孟哥了。”

  路灯的光照着青年的半张脸,映射在孟诉的瞳孔里。

  孟诉移开视线,他对有礼貌的人不讨厌,“也不是不行。”

  “他住哪?”孟诉挑眉问席司延。

  席司延报了一串地址。

  孟诉点点头,“还行,不是很远。”

  “我车就在前面,来吧。”

  上了孟诉的车,江一妄松了口气。

  不动声色的擦了擦手心的冷汗。

  太坑了。

  他只知道剧情发展,压根不知道自身角色的背景情况。

  除了名字是一样的,他可谓是一问三不知。

  还好今晚喝了酒,能用醉酒来掩饰自己忘却的一些事。

  江一妄刚开始询问了穿书系统,穿书系统很没用的说了句“不知道”,一人一统对视良久,江一妄才接受自家系统很废物这个事实。

  谁家优秀系统会这么不靠谱?

  想到那个操蛋的光环金手指,江一妄沉重的呼出一口气。

  只能靠自己慢慢苟了。

  只要活够五年,就能抱一百亿回家……

  “席哥。”有人在的时候,孟诉都是叫席司延席哥。

  席司延坐在副驾驶,闭着眼,“说。”

  孟诉严肃抿唇,“后面有车。”

  席司延这两年崛起太快,仇家太多,被车追是件寻常的事。

  因此席司延没有放在心上,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找机会甩掉。”

  孟诉:“……你是不是忘了,我只是个医生?”

  他车技很普的。

  似是要验证孟诉的话,不远处的车猛然往前窜,没一会儿就把距离拉近。

  再近一些,就要撞上了。

  孟诉赶紧加速,身后的车跟着加速。

  孟诉靠了声,“玩命?”

  席司延缓缓睁开眼,慢条斯理的用纸巾擦了擦手,接替了孟诉的方向盘。

  几个华丽的漂移,两分钟就把身后的车甩开了。

  孟诉惊诧,发现新大陆似的盯着席司延。

  他又靠了声,“席哥,还得是你。”

  “改天有时间教教我怎么耍这些技巧。”

  “医生不需要学这些。”席司延委婉拒绝。

  孟诉也没指望席司延同意,他就随口一说。

  因为这种话很应景。

  席司延刚要闭眼,想到什么,往后看了眼。

  后面是江一妄。

  车速太快,漂移颠簸,江一妄即便系了安全带,后背还是被磨到了。

  于是,席司延再次看到江一妄撩起衣服。

  看到那一截雪白发红的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