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5章 你要说完成任务一百亿,那我可就不摆了

  宛若晴天霹雳,轰鸣声在脑海里嗡嗡作响。

  江一妄呆滞的瞪大眼眸。

  药药?

  有生之年,他竟然能听见阴戾无情、冷血阴鸷的反派说叠词?

  江一妄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反派被夺舍了?”

  穿书系统热情提醒:【可能是金手指生效了。】

  ……?

  这不是江一妄想象中的金手指。

  他所理解的金手指,类似于武力值,或者兑换道具,能够保命的那种。

  而不是把反派搞成奇奇怪怪的模样。

  江一妄只觉得反派更瘆人了。

  谁家的阴郁反派,面部表情跟抽搐一样,挤出一个死人般的微笑?

  江一妄失神过久,席司延慢几拍才意识到刚刚从嘴里吐出的字眼是叠词。

  叠!词!

  额头青筋冒了冒。

  席司延一把掐住江一妄的脖子,声音冷漠,“你对我做了什么?”

  电梯在上升,内部微微有失重感。

  席司延的力气很大,江一妄被抵在了电梯内壁,没站稳,半跪了下来。

  席司延冷厉的眉眼血沉沉的,怒火在其跳跃。

  反派的手跟钢筋似的,又冷又沉,江一妄推不开,脖子生疼生疼的。

  泛着冷玉光泽的脖子周围全红了。

  江一妄总不能说有个光环把你给影响了,他估计席司延会把他当成精神病。

  到时候更要折磨死他了。

  江一妄的两只手胡乱的推搡席司延,眼尾生理性的泪水一滴一滴的掉落。

  他挣扎着用虚弱的声线说:“老大,你怎么了……”

  “我什么也没有做啊……”

  声音越说越小,江一妄不知所措的眨了眨眼,微圆的眼睛湿漉漉的,夹杂着受伤的茫然。

  下巴处有眼泪的痕迹,温润精致的面颊如同即将凋谢的蓝色妖姬,颓败柔弱。

  他的唇色没有席司延红,但是唇形很漂亮,一张一合的发出气声,“老大……”

  席司延眼睛仿佛被针刺了一下,松开手,语气阴冷,“江一妄,你对我下药了?”

  江一妄垂着纤长的眼睫咳嗽,音色又好听又哑,“没有。”

  席司延阴晴不定的扯了扯领口,心里没有信任江一妄。

  刚才有几个瞬间,他变得完全不像自己了。

  这种失控的感觉让他想到当年深入骨髓的无力感与绝望。

  他不会允许自己有这么脆弱的时刻,更不会留下弱点给任何人看见。

  席司延眼里氤氲着风暴,巨浪在翻涌,惊天的戾气似是要从里面爆炸。

  江一妄沉默的与他对视。

  他轻轻的从席司延手里抠出小小的药膏,“这只是个皮肤药。”

  他的眸光恳切温柔,“不是毒药。”

  “我不知道老大哪里不舒服,但是请老大相信我,我不会伤害老大的。”

  卧底·江一妄唇角轻扬,眉眼清朗,一番话说的清清白白。

  其实江一妄还兼职过话剧演员。

  他有点演技天赋,话剧老师傅当时一直嚷嚷,要把他认作关门大弟子。

  可惜他需要还巨额债款。

  没有时间从一个底层小演员做起。

  就委婉的拒绝了。

  席司延一早就知道江一妄的卧底身份,眼里的嘲弄几乎溢出来。

  不会害他?

  没找到机会下手罢了。

  这些年他的身边没少过卧底,那些卧底的手段,可没有一个干净的。

  都是要他坠入万劫不复之地。

  卧底的话,狗都不信。

  “叮——”

  电梯停了,总裁的专属楼层到了。

  电梯门缓缓打开,席司延已经恢复了平静,那些阴冷的暴戾仿佛不复存在。

  他走出电梯,“去整理文件,明后两天要出差,把要用的都备好。”

  说完,他消失在走廊尽头。

  没一会,就响起哗啦啦的水声。

  席司延去洗手了。

  江一妄手撑着电梯内壁,慢慢的站起来。

  他抬眸,清晰的从反光那里看见红肿的脖子。

  指尖碰了一下,疼痛立马钻入脑子里。

  “我真的能活下去吗?”

  反派又凶又狠。

  一言不合就掐脖子。

  再用点力气,他都怀疑自己的脖子会断掉。

  对于这个活下去的任务,江一妄真不抱什么希望。

  【亲亲一定可以的!】

  穿书系统跳起了拉拉队的舞蹈。

  雪白的棉花伸出细长的小手,做出一个加油打气的动作。

  【我向总部申请了奖励,亲亲任务圆满结束,我们将为您送上一百亿。】

  “多少?”

  江一妄出了电梯,精神一振,脑子都变清明了。

  【亲亲,一百亿。】

  他父母留给他的债款有十个亿左右,他要是得了这笔奖励,岂不是还有九十个亿等着他挥霍?

  很好,不就是活够五年?

  有手就行。

  江一妄有了念想,后背不疼了,脖子也不疼了,精神抖擞的帮反派整理文件。

  席司延洗完手看到江一妄的时候,一度怀疑江一妄是不是在翻找他公司的机密文件。

  因为此时的江一妄,太亢奋了。

  明明前脚刚被他掐得半死不活,后脚又精神百倍的做起了工作……

  嘴里还哼着轻松的小曲。

  一副热爱工作的好员工形象。

  席司延放在桌上的文件都是不重要的,即便丢失了,也不会影响明后两天的出差。

  江一妄这个对家的卧底,没道理看不出来。

  席司延眼里露出一丝探究。

  他打量江一妄,眼睛渐渐停在江一妄的腰上。

  江一妄的身子看上去单薄,其实是有薄肌的,后背很紧实,他涂药的时候……

  “老大。”

  青年的声音传来,席司延眸里沉淀的晦暗一下子没了。

  他看着青年捧着厚重的文件向他走来,“这些都是明后两天要用的文件,我都整理好了。”

  席司延淡淡的点了点头,“放那吧。”

  “江一妄,你可以回去了。”

  “不是加班吗?”江一妄都做好熬夜的打算了,结果反派让他回去。

  “记错了,那些事已经解决了。”席司延看了眼时间,浓黑的眸子冰冷深邃。

  他说:“很晚了,打车回去吧。”

  赶人的语气。

  “好。”江一妄把文件放好,他作为反派的小弟,自然是听反派的。

  “老大你也早点回去。”

  席司延垂首,目送江一妄乘坐电梯离开。

  他坐椅子上,拨出个电话。

  眉眼阴郁漂亮,面色如雪,极致的美色里透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

  嗓音低哑。

  “来S.Y,我可能中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