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4章 叮!金手指已到账

  席司延淡淡的挑了下眉,睨了眼缩小自己存在感的司机。

  气质矜贵清冷。

  “药店停车。”

  席司延压迫性太强,司机大汗淋漓,听话的把车停药店旁。

  江一妄一分钱没带,犹豫了会下车敲了敲席司延的车窗。

  席司延摇下车窗,半明半昧的光倾斜着,使得他清冷漂亮的眉眼笼罩着一层阴翳。

  他没说话,垂眸作聆听状。

  江一妄窘迫的说:“没带钱。”

  风声裹挟着青年不好意思的温润嗓音,一并入了席司延耳中。

  席司延指腹摸到口袋里的百元钞票,顿了顿,抽出自己的黑卡。

  “没有密码。”

  黑卡融于夜色,表面的金丝线闪烁着璀璨的光亮。

  刹那间,江一妄的瞳孔里只剩下席司延的黑卡。

  作为打工人,他这辈子都没想过,会有一天触碰到上位者才有的顶级身份象征。

  江一妄虔诚的接过黑卡,爱不释手的摸了摸。

  这一幕落在席司延的眼里,他下意识的把这当成了青年贪财爱富的表现。

  瞳仁墨色沉沉。

  阴戾淡漠的扫视江一妄的脸。

  厉颂霆就是用钱收买你的吗?

  心头郁气翻涌。

  席司延眼底浮出猩红的杀意,冷冷的声音从喉咙里逼出来。

  “去买药吧。”

  小卧底还没露出马脚,再等等。

  他会给小卧底一个难忘的死法。

  席司延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他喜欢给背叛自己的人一个难以忘怀的结局。

  江一妄哪里知道这是反派的试探,他道了句谢,去药店买了药膏。

  上车的时候,利索的把黑卡还了过去。

  丝毫不在意黑卡的模样。

  席司延心头嗤笑,装。

  分明是爱得不得了,偏偏装作毫不在意,这小卧底真虚伪。

  席司延周身飘着冷冰冰的寒意,对着司机冷然道:“开车。”

  “好,好的哥。”司机颤颤巍巍的启动车子。

  给他天大的胆子,他都不敢得罪黑卡的主人。

  黑卡持有者,非富即贵。

  属于金字塔顶端的神。

  他一出租车司机,拿什么跟人家碰瓷。

  车速平缓,江一妄拧下药膏的盖子,抹了点冰凉的膏体涂抹后背。

  火辣辣的痛立马消了下去。

  江一妄松了口气,但随即一怔——

  他的手臂还疼着,更上面一点的皮肤,涂抹不到。

  好像又得麻烦反派了。

  短暂相处下来,江一妄不是很怕席司延,甚至觉得席司延人还可以。

  但前提是,他没有暴露卧底身份。

  一旦身份暴露,席司延就会发疯把他杀了。

  江一妄实在是没有把握跟反派对抗,他只能祈祷金手指能给力点。

  五分钟后。

  司机小心翼翼的打破安静的氛围,“到目的地了。”

  席司延颔首,扔给司机一百元下车。

  司机哆嗦着找钱,他不敢跟席司延说话,就把钱塞给了还没下车的江一妄。

  江一妄骨子里是不爱钱的,但背负了巨额债款,他渐渐的喜欢上了钱。

  只有还了债,那些债主才不会跑到他面前搞事情。

  不过现在不是他原本的世界,他可以不用那么喜欢钱。

  “老大,你的零钱。”

  青年手指勾着零碎的纸钱,眸光清澈明亮。

  恍若谪仙般淡然,什么世俗都不放在心上。

  席司延一向反感装出来的虚伪面孔,他垂眼接过泛着青年体温的纸币,倏地松开手,硬币掉落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

  嗓音生冷,透着丝丝扭曲快意。

  “赏你了。”

  反派性格通常都是诡谲多变的,江一妄笑眯眯的把钱捡起来,丝毫没生气。

  他从来不会嫌钱多,这些零钱够一天的伙食了。

  弯腰起身时,后背传来酸爽的痛感,江一妄这才想起来他需要反派给他上药。

  眼看着席司延就要坐电梯上办公室,他赶紧趁着电梯门没合上时挤了进去。

  “老大,我手疼……”

  电梯厢内部很大,江一妄站在一旁,斟酌了会,“可以帮我上个药吗?”

  深夜,公司,电梯。

  一个长相温润精致的青年,撩着薄薄的衬衣,眉眼弯弯,音色绵软,同一个高挑的男人说话。

  他微微抬着头,长长的睫毛落下一团阴影,脸颊冷白,比玉清雅。

  席司延喉咙轻轻滚动,眉梢熏出一阵红。

  厉颂霆到哪里找的卧底,这么会勾引人?

  席司延本能的想拒绝,余光看见青年的后背大片大片的红,像集聚了很多红色的小疙瘩。

  看着触目惊心。

  心里莫名一软。

  后背都这样了还有心思勾搭他,这小卧底真够敬业的。

  席司延压下心底深处的不爽,漂亮的红唇轻抿,“药膏给我。”

  江一妄不知道自己被贴上了【会勾引】的标签,他把药膏递给席司延。

  青年的后背有部分涂抹了药膏,已经没那么红了,主要是上面够不到的部分,需要涂抹。

  空气里莫名有股清香,说不清是青年的体香还是药膏的味道。

  席司延呼吸稍微凌乱,“棉签呢?”

  江一妄没想那么多就没有买棉签,他沉默了会,“在药店里。”

  【亲亲怪幽默的呢。】

  穿书系统时刻关注着江一妄这边的情况,一团雪白的小棉花在江一妄脑子里东倒西歪。

  乐不可支的。

  席司延跟着沉默了,他虽然没有那么重的洁癖,但让他触摸一个蔫坏的卧底,他自认为做不到。

  他不可能用手给卧底擦药的。

  江一妄后背真的又疼又痒,眼看着涂抹药后就不难受了,偏偏反派不准备帮他了。

  他顿时急了。

  他回眸,眸里潋滟水色,晕着央求,“老大……”

  青年可能不清楚自己的这番姿态有多么的诱人,明亮的灯光下,他简直是唯一的绝色。

  席司延深呼一口气,常年阴戾的眉眼流露出一丝复杂情绪。

  他的理智竟然因为青年的一句话而动摇。

  厉颂霆找来的卧底,真是好样的。

  半晌,席司延咬牙,冷着一张脸给青年上药。

  就这一次。

  等他抓到卧底的露馅之处,他一定让卧底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指腹轻触青年的肌肤。

  温温的,细腻的。

  ……

  江一妄低头发呆,穿书系统突然咋呼一声,【金手指已到账!】

  嗯?

  金手指到了?

  “是什么?”

  穿书系统嘿嘿一笑,【一个光环类型的金手指,具体的要亲亲自己发掘。】

  江一妄还想问几句,身子被人转了过去。

  就见反派阴郁漂亮的脸,挂上扭曲的甜笑。

  “药药涂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