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3章 那一抹雪白

  江一妄嘴里的奶差点喷出来。

  反派已经察觉到他卧底的身份了?

  他拍着胸口,咳嗽了两声,装作没听清的样子,“什么?”

  席司延没说话,良久语调有些阴沉,“打车。”

  两人都喝了酒,显然是开不了车的。

  要回公司,得打车。

  江一妄摸了摸口袋,没摸到手机,伸出手在席司延面前晃了晃。

  路灯的光斜着落下,地面倒映着席司延高挑的影子。

  清冷的风吹拂着薄凉的夜,席司延抬眉,漂亮的脸带着一丝疑惑。

  “老大,我手机没带。”

  青年的手很白,指骨微微凸起,修长的手指白里透红,如同冬日里挂在枝头上的腊梅。

  说不上来的精美。

  席司延愣神了几秒,意识到自己因为一个卧底涣散心绪,全身气势冷了冷。

  他扔出手机,语气不耐,“下次出门带好你的手机。”

  江一妄稳稳接住,风拂过额前细碎的发,他扬起清隽的笑容。

  “知道了老大。”

  青年的唇沾了些奶渍,衬得唇色愈发红润。

  席司延低眸,冷着一张脸。

  心想江一妄真轻浮,喝个牛奶也要找角度诱惑他。

  江一妄点进席司延的公用微信,找出打车的小程序,快速的打了辆出租车。

  “老大,司机两分钟就到。”

  他把手机还给席司延,席司延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接。

  江一妄僵着手,手指不小心碰到了席司延的手,席司延手指微动。

  黑沉眸子晦暗不明。

  青年的手出乎意料的柔软,不同于他的冰冷,青年的手指裹着一层浅浅的温度。

  大概是被牛奶暖热的。

  “江一妄,你在我身边多久了?”

  冷不丁的,江一妄的耳边多出男人低沉的声音。

  江一妄剧情在手,很快答出,“一年。”

  剧情里,江一妄为了博取席司延的信任,一点出格的举措都没做过。

  席司延让他往东,他绝不往西。

  中途还替席司延找出几个其他对家派来的卧底,兢兢业业。

  席司延没理由怀疑他卧底身份吧?

  江一妄想到开局就被席司延掐脖子,又想到系统说的蝴蝶效应,忽然有点心慌。

  席司延不会是查到了什么,觉得身边依旧藏着卧底,这才掐他脖子试探他?

  江一妄才不信掐脖子是个大冒险,席司延不会玩这种幼稚游戏的。

  所以……

  他现在的情况很危险。

  席司延势必会诈他身份。

  江一妄打起十二分精神,“怎么了老大?”

  席司延看了江一妄一会,江一妄挂着无懈可击的温和笑容。

  一想到这人在厉颂霆面前也会露出这副笑容,他眉心蹙了蹙,烦躁涌上心头。

  恰好此时出租车摁了喇叭,席司延收回视线,冷淡的说了句“没什么”。

  转身上了车。

  江一妄杵在原地,正准备迎接席司延的大招,结果发现席司延三两步上了车。

  他的头顶缓缓浮起一个问号。

  “反派几个意思?”

  穿书系统:【不清楚呢亲亲。】

  【反派就是这种大便性格呢亲亲。】

  大便性格?

  原谅江一妄的笑点低,他真的忍不住想爆笑。

  系统太会形容了,这辈子没见过这么贴切的词。

  江一妄压下嘴角的笑意,拉开车门上了后座。

  席司延坐在副驾驶,通过车内的小镜子,能看见江一妄憋红了的脸。

  潮红,生动。

  温润的青年眉眼干净明朗,衬衣虽然皱,但是格外合身。

  腰很细,皮肤白皙细腻。

  此时乖乖的倚着座位,像是打破了次元的虚拟人物。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小卧底有这么一张好看的脸?

  席司延的记忆里,江一妄的脸已然记不清,只能记得江一妄有很出色的电脑能力。

  席司延摁了摁跳动的眉心。

  将有关“江一妄”的东西剔除脑子。

  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老大,你的手机。”

  江一妄往前倾了倾身体,碎发荡了荡,精致的眉眼更清新淡雅。

  席司延下意识回头,撞进江一妄清澈的眼睛里。

  江一妄的眼睛带着柔软的水波,似乎跟他人一样,温润无害。

  席司延细长的手指捏住手机的一角,正准备收回手机——

  司机师傅忽的大叫一声,“哎呦卧槽,兔崽子超车?!”

  “你们两个坐好了,我超回去!”

  车子猛然加速,人因为惯性往后仰。

  席司延系了安全带,后背贴着座位,倒是无所谓这股惯性。

  江一妄不一样,他忘记系安全带了,他原本身子是往前倾的,车子的突然加速,让他重重的往后撞去。

  衬衣很薄,江一妄的后背火辣辣的疼。

  好娇嫩的皮肤……

  江一妄“嘶”了声,红润的脸颊一下子白了下去,脆弱的睫羽颤了颤,唇色淡白。

  车内就那么点空间,席司延听力又极好,轻松就听到了江一妄的痛吟。

  手机上残留着江一妄手心的温度,席司延无意识的摩挲了几下。

  车外的景象在倒退。

  车视镜上映着席司延漂亮的脸。

  他的脸没有过多情绪,只是黑沉的眼眸里似乎蕴含着沉重的风暴。

  “不会开车,这辈子就别开了。”

  冷冽的嗓音裹着几百层冰碴子似的,冻结了车内的空气。

  司机超车成功的兴奋脸,顿时惨白。

  副驾驶上传来的寒意比夏天的空调还冰冷,这是嗜血的上位者的气息。

  不是他一个普通司机能招惹的。

  司机猛踩刹车,把车速控制在一个平缓状态。

  他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会开,会开。”

  席司延透着镜子看江一妄,江一妄正低垂着眼睛,撩起衣服揉后背的皮肤。

  腰身纤细雪白,能窥见薄薄的腹肌纹理。

  席司延见鬼似的闭上眼睛,耳朵根染上一层细细的樱粉。

  但即便他闭上了眼睛,那抹雪白依旧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

  脑海里竟然一比一复刻了江一妄的腰。

  好细、好白……

  席司延摇下车内的车窗,细爽的凉风不断的扑洒在脸上,热意散去很多。

  良久。

  他嘴角噙了丝冷意。

  丹凤眼凉薄的眯起。

  卧底终是卧底,背叛他的人,他一个都不会饶恕。

  过去种种的血色重现脑海,席司延唇边冷意更甚。

  手部用力,手机屏幕不堪重负的裂了几道口子。

  司机噤若寒蝉,吓得面无血色,生怕席司延把他也捏爆了。

  江一妄一心关注自己的后背,揉了一会还是疼,难受得眼眶泛红。

  “老大,先去药店好不好,我想买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