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彤小说>穿越重生>一朝穿书命难保,反派爆改小甜宝>第2章 卧底美色惑人

  青年的声音听着很乖。

  他的呼吸洒落席司延的手背,席司延只觉得一阵灼热。

  他不受控制的松开了手。

  江一妄捂着脖子咳嗽。

  他皮肤白皙,五官精致温润,是女孩子们很喜欢的温文尔雅类型。

  此时,他的唇色殷红,潋滟波澜,像极了披着人皮的勾人妖精。

  “老大,为什么掐我?”

  江一妄擅长利用自己的皮相,他的眼睛微垂,无辜可怜。

  像只被虐待的小兔子。

  席司延恍惚了一瞬,眼神变得冰冷。

  什么小兔子,分明是个不安好心的卧底。

  表面奉承他,内心指不定想着怎么对付他。

  “喝酒输了,大冒险。”

  席司延慢条斯理的起身,眉眼阴郁,整个人埋在昏暗的光线里。

  依稀能看见他漂亮的半张脸。

  下巴略尖。

  叫人想到带刺的娇艳玫瑰。

  江一妄乖顺的哦了声,声音因为过度咳嗽,更哑了。

  “老大,兄弟们人呢?”

  “在另一个包厢。”

  席司延坐到沙发的另一头,音色慵懒,“他们看你睡着了,怕吵醒你。”

  “老大怎么不过去?”

  江一妄聊天很自然,他平时兼职心理医生,聊天什么的有嘴就行。

  席司延瞥他一眼,似笑非笑,“你锢着我的腰,我走不了。”

  江一妄喉咙里平息下来的痒意再次浮了上来。

  他拼命咳了咳,眼尾夹着生理泪水,解释道:“我把老大当娃娃抱枕了。”

  席司延平淡的嗯了声。

  他的衣服微微凌乱,白皙的脖子侧边有几道红痕,应该是两人抱着的时候,不小心蹭到的。

  江一妄生怕席司延有洁癖,然后大发雷霆把他丢海里喂鱼。

  等了会,见席司延没反应,江一妄提起来的心放了下去。

  “老大,我们找兄弟们再喝点?”

  两人相处太尴尬了。

  尤其是,他的小命掌控在席司延的手里,万一席司延一个不爽,他就要倒霉。

  江一妄求生欲很强,他直起身子,神色自若。

  以席司延的角度,能看见江一妄撩起来的衣服下,一截雪白的腰身,晃得人眼睛疼。

  江一妄的领子纽扣没有扣,大片的锁骨晕着因咳嗽升起的粉意,摄人心魄。

  席司延无声冷笑,丹凤眼眯起。

  果然是准备色诱他。

  喝多了把他拐上床,成为他的枕边人?

  厉颂霆派来的卧底,真是太想当然了。

  他席司延,从不为美色倾倒。

  席司延刚立下flag,就见青年朝着他笑了笑,甜甜的梨涡若隐若现。

  音色温润含情,听着心里发痒。

  “好不好啊?老大。”

  席司延一怔。

  差点脱口而出“好啊”。

  他不自然移开视线,声色微冷,“公司临时有事,你跟我去加班,下次再跟他们喝。”

  莫名的,席司延不是很想带江一妄去喝酒。

  江一妄一副勾搭人的引诱姿态,说不准会做些什么奇怪的事。

  席司延想了想,打算把卧底放自己眼皮子底下,省得他惹什么幺蛾子。

  江一妄听到两人要回公司,脸上的笑容几乎维持不住。

  天杀的,跟一个随时会暴起杀人的反派独处,他不要命啦?

  江一妄暗暗的磨了磨牙。

  “系统,我金手指呢?”

  【快了快了,很快就能到账,亲亲别急。】

  好一个别急。

  江一妄心想自己都要凉了,到时候金手指不会是复活他一次吧?

  这么垃圾的金手指,不要也罢。

  “老大,走吧。”

  纵然很不想跟席司延去公司,但他作为反派的狗腿子小弟,必须得顺从。

  绝不能暴露卧底的身份!

  自然,江一妄也不会走今天的剧情。

  开玩笑,真要去偷反派的项链,估计明天大海里就会有他的气息。

  江一妄脑袋有点晕,他摇摇晃晃的走到包厢门口,把门打开。

  外面没有空调,冷风嗖嗖的。

  江一妄哆嗦了下,这才发现自己衣服没放下来,白色的衬衣上全都是睡出来的褶皱。

  手指卷着衣服慢慢往下顺,后背的衣服翻了上去,江一妄手臂有点疼,够不到。

  恰好席司延走了过来,江一妄求助,“老大,帮我拉下衣服。”

  江一妄开门的时候顺手把包厢里最后的一盏灯给关了,现在入目可及的光线,是大厅内投过来的。

  青年站在门口,身形修长。

  他的背影很高很瘦,头发浓黑,整个人像极了一棵盘松,坚韧挺拔,温润而有力量。

  后背的衣服卷着,肌肤光滑如玉。

  席司延定定的看了两眼,愈发认定江一妄在色诱他。

  刚要嗤笑一声,让他自己来。

  就听见江一妄叫了走廊上的服务员,“小哥,帮我把衣服拉一下。”

  服务员很有职业精神,正要上前,席司延脸一黑,声音不虞,“他有手,能自己拉。”

  “好,好的。”服务员畏惧的退后几步,见到瘟神似的赶忙离开。

  江一妄是有手,手睡觉时枕麻了,酸疼无力,真就够不到。

  “老大,我手疼,帮帮我。”

  青年声音干净,外面的嘈杂更能衬得音色的温润,似是炫技的山水画,雅致美好。

  席司延真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喝醉酒醒了后,能这么的与众不同。

  简直变了一个人似的。

  席司延饶有兴趣的勾了勾唇角,他倒要看看小卧底究竟会耍什么花招。

  席司延手指屈了屈,没有碰江一妄后背肌肤,轻松将其衣服拉了下来。

  “好了。”

  皱起来的衣服被理顺,江一妄冷嗖嗖的感觉淡了不少。

  他呼出一口气,“谢谢老大。”

  席司延垂眸,黑眸沉淀着看不透的东西,“不客气。”

  他掠过江一妄,大步往前走。

  江一妄赶紧跟上。

  只是席司延走太快了,江一妄没赶上同一班电梯。

  江一妄下去的时候,席司延正站在KTV大门口等他。

  怀里被塞了个热乎的东西。

  是一杯热牛奶。

  “外面冷,喝点热的暖身子。”

  江一妄受宠若惊的捧住牛奶。

  阴戾无情的反派,竟然给他买牛奶。

  这牛奶该不会是下毒了吧?

  江一妄不敢喝,但是席司延幽幽的盯着他,“怎么不喝?”

  江一妄勉强笑笑,“不怎么爱喝牛奶,我捧着捂捂手吧。”

  席司延不咸不淡的说:“不爱喝就扔了。”

  这是生气了?

  江一妄体会到了古代太监伴君如伴虎的感觉,狗腿子不好当啊。

  江一妄插入吸管,猛喝两大口。

  “爱喝,突然就喜欢上牛奶了。”

  席司延似乎笑了下,说出的话却让江一妄心惊肉跳。

  “江一妄,你的话有几句真?”